歷史上的今天1929年12月28日 古田會議召開  公告:《文史參考》網上訂閱系統已恢復正常,歡迎訪問

人民網>>文史>>中國古代史

慈禧太后拿“喪事當喜事辦”:“倉皇出逃”后“風光歸巢”

黃 波

2010年12月27日09:52  來源:《羊城晚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山河破”有什麼關系呢?隻要“國在”就好,慈禧太后依然能夠“興高採烈”、“大事鋪張”。在京主持議和的李鴻章,隨她一起逃難的軍機大臣,或多賜俸祿,或賞加太子太保、太子少保等榮譽銜。

慈禧與外國公使夫人合影

 

  我們讀清代的野史筆記,當能發現,深宮之中的慈禧對外面的世界有著常人一樣的濃厚興趣,召對臣下,最喜詢問世間百態,這固有掌權者察知下情的需要,而從人情人性上揣摸,未必全無普通人的合理欲望。

  可惜清朝祖制極嚴,作為女性最高統治者的慈禧也不能全無拘束。平定太平軍之后,清王朝一時頗具中興氣象,輿論也歸美於太后的主持大計,不免惹動了慈禧巡游的心思。徐凌霄、徐一士兄弟所著的《凌霄一士隨筆》記載,慈禧一次曾對掌握行政權力的恭親王說:“高宗(乾隆)六次南巡,傳為盛事。予亦擬作江南之游,汝謂何如?”“恭王對以兵燹之后,瘡痍未復,視乾隆時之民康物阜,不啻天淵之別。后為之不懌者久之。”從此,恭王對“嫂子”的南巡之念非常警惕,一有南方官員進京陛見,就先要打“預防針”,提醒他們,太后若問及江南情形,“務以民困未蘇、景物蕭條為對”。

  幸乎不幸乎,恭王於1898年歿后之第三年,慈禧終於還是到宮外走了一遭,隻不過不是“南巡”而是“西巡”。光緒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按照中國人傳統的天干地支紀年,歲在庚子。這一年,慈禧企圖借助義和拳滅洋人的威風,掃除自己廢光緒的障礙,引來八國聯軍,不得不挾光緒倉皇出逃,史稱“庚子事變”。

  庚子事變於國家於慈禧個人都堪稱奇恥大辱。當日逃難的情形,多種筆記中都有真切記載,如率軍勤王,在慈禧轎前護駕的岑春?后來撰文回憶,“太后御藍布衫,以紅棉帶束發。帝御舊葛紗袍,當盛暑流汗,胸背粘膩,蠅蚋群集,手自揮斥。從行宮監,皆徒手奔走,踵穿履破,血流沾洒。竊嘆前史所述,人君出亡苦況,千載相同,不謂平日見於記載者,今乃身親睹之。”的確,當年唐玄宗被叛軍逼得從長安逃往四川,也要比這次的情形好得多了。

  而亂兵潰勇不遵約束,不僅讓供應為難,也潛伏著隱患,岑春?受命整飭軍紀,卻幾乎防不勝防,“途中潰兵益伙,有持槍追逐太后輿前者,叱之不止,反舉槍對余開放。乘其一擊不中,急拔刀斬於御前,宣示有眾,不遵約束者,以此為例。眾始肅然知畏,由是沿途安靖,無敢放肆者。”潰兵在慈禧轎前拿刀動槍,其膽大妄為誠然堪驚。但試想一下,社會秩序崩壞到如此地步,民眾之命運又會如何?

  國家遭遇如此的大難,“肉食者”有怎樣的反思?有的只是空洞的抒情。如岑春?一路喟嘆,“多難興邦,殷憂啟聖”。中國人對這兩個成語真是再熟悉不過了,幾乎逢災難必引,人們就在這種慨嘆中享受精神勝利的快感。很少有人質疑,如果不輔之以“難從何來”的追問,所謂“多難興邦”是不是一種濫調?

  作為最高統治者的慈禧當然是不會追問的。她向臣下頻頻征詢“雪恥”之策,似乎頗有感奮的念頭,但私下一句“不意乃為帝(指光緒)所笑”的喃喃自語又泄露了天機。原來,她只是為丟了面子而羞憤,最擔心的只是害怕自己至高無上的權威因此動搖。

  果然苦難的刺激隻有一時之效。在滿足了列強的索取賠款、懲辦“禍首”等條件,中外簽訂《辛丑條約》之后,慈禧居然下旨大賞臣下。在京主持議和的李鴻章,隨她一起逃難的軍機大臣,或多賜俸祿,或賞加太子太保、太子少保等榮譽銜。不禁讓中外人士瞠目結舌:這不仍是典型的“喪事當喜事辦”的舊習嗎?軍機大臣瞿鴻禨尚識大體,上了一道折子,其中說:“臣頃蒙恩典,實萬分不安。現當時局艱難,諸事都宜核實。恩旨一出,中外矚目。若有幸濫,何以示天下?”意思是請老佛爺三思:在這個當口慶功賜賞,向天下傳遞的會是個什麼信號?可是習慣是很難改變的,樂得封賞的大臣們是這樣,老佛爺也是這樣,瞿氏之進言隻不過使其個人退出了封賞的盛宴而已。

  慈禧太后又回到了紫禁城,而且據清人筆記記載,雖然離京是逃難,但回宮卻像巡游,“興高採烈”,“大事鋪張”,仿佛逃難中的飢寒交迫從未發生過一樣。

  昔人曾改杜詩名句為“國在山河破”,對掌握政權的人來說,“山河破”有什麼關系呢?隻要“國在”就好,依然能夠“興高採烈”、“大事鋪張”。天下依舊太平。

(責任編輯:肖靜)

[劉文典飛踢蔣介石]1928年,國學大師劉文典擔任安徽大學校長。蔣介石多次表示要來視察,但均遭到劉文典的拒絕。劉文典表示,大學不是衙門,不需要向權貴獻媚。后來學生鬧學潮,蔣介石讓他當面匯報,並交出鬧事學生的名單,劉文典再次拒絕,並指著蔣介石說 …更多

[馮玉祥向襪子敬禮]馮玉祥將軍生活儉朴,反對奢侈。有一次,馮玉祥在軍營裡向姬副官恭敬地行了一個軍禮。姬是他的部下,對此感到非常惶恐。馮將軍解釋說:“我不是向你這個人行禮,是向你的襪子行禮。你這雙進口襪子值好幾塊銀元,使我肅然起敬。”…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下)
    延坪島一聲炮響,不知驚醒朝鮮半島多少人的清夢,整個世界敏感的神經也再次繃緊。自11月底朝韓大炮對話后,連日來不斷升級的實彈軍演,南北雙方已劍拔弩張,外加美日等國的攪局,任何頭腦發熱的沖突,都可能引爆亞太地區這個埋放已久的火藥桶。一切要從60年前說起……[目錄]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