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27年12月14日 國民政府與蘇聯斷交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

毛澤東想照一張側臉的相片懸挂在天安門城樓上?

2010年12月14日09:53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為了彌補自己的粗心,杜修賢有意識地多給主席照了些側面照片,但那都不會再是標准照。毛主席的正面像懸挂在了天安門城樓上,也許正是他們攝影者的保守僵化,給毛澤東留下了一個永久的遺憾。

毛澤東標准像 

    本文摘自《毛澤東最后七年風雨路》,顧保孜著 杜修賢攝,人民文學出版社,2010年6月出版

  攝影記者第一次走進毛澤東書房,他想起了拍攝標准像的往事。如今游泳池裡再也不見毛澤東游動的身影,成了一個名副其實可以供人休息的大廳。

  新華社攝影記者杜修賢自從4月在人民大會堂拍攝毛澤東外事活動之后,不到一個月,再次接受拍攝毛澤東會見外賓的任務。

  5月中旬,越南領導人秘密來華,先拜會周恩來,接著就要拜見毛澤東。

  中央辦公廳決定拍攝此次活動的攝影記者還定杜修賢。

  杜修賢秉承了陝北人的直性子,他一接到通知,馬上向辦公廳汪東興告急:"總理一個人的活動就夠我忙的,又加個主席……這怎麼忙得過來呀!"

  汪東興可不管這些,直言相告:"忙不過來也要忙,你是中央新聞外事攝影小組的組長,主席的外事新聞攝影你必須管起來!"

  "那……我只是管主席一人?還是連同總理兩人一起都管?"

  "當然兩人都管!"領導的口氣十分干脆,沒有商量的余地。

  杜修賢不說話了,與其猶猶豫豫還不如干脆答應。以前有過幾位攝影記者先后負責毛澤東的專職攝影,現在他們都離開了。看來他已無退路,必須"真槍實彈"上場了。

  進入中南海從事新聞攝影已經十余年的他,為領導人留下了大量的精彩瞬間,那些傳神畫面早被億萬人民熟爛於心,呼之欲出,這其中也包括毛澤東早些時候的珍貴照片。

  杜修賢對毛澤東的了解,更多是從取景器裡獲得的。在他的記憶裡,毛澤東很風趣,一舉一動都帶有詼諧的成分,特別是濃郁的湖南話,使得本詩意的語言更加悅耳同時也更加難懂,為此工作人員沒少鬧笑話,待毛主席明白他的原話已被別人理解得成牛頭不對馬嘴時,他自己也會跟著大家一起大笑,絲毫沒有一絲責備之意。

  他記得有一次,還是上世紀60年代,因為天安門前的毛主席大幅畫像要更換,需要拍攝新的標准相片供畫家們臨摹,重繪一張巨幅畫像。

  他們中央新聞組幾個記者就趁主席在人民大會堂開會之際,為他照一些正面像。那天大家早早地來到毛主席開會的東大廳外架好和照相館一樣的大座機,也用黑色蓋布遮擋著光線。中午,散會了,毛主席走了出來,用他特有的那種大步流星的步伐朝杜修賢他們走了過來。估計辦公廳主任已經通知主席要給他拍攝正面像。毛主席看看大家,看看那張空著的凳子,凳子后面的背景是三合板上蒙著一塊白布。

  毛澤東沒有說話,徑直走到為他擺放的凳子前坐下。他表情嚴肅,好像在舉行什麼重要儀式似的。

  杜修賢知道主席不喜歡面對鏡頭,就趕緊對焦距,想早點照完。可是他一看取景器卻傻了眼:明明正面對著鏡頭的毛澤東,怎麼眨眼功夫就轉了向,側著臉對著鏡頭。這是怎麼回事?他還以為是椅子沒有放正,可是探出腦袋一看,椅子是正的,是主席自己側過了身子。不僅頭部側著,連整個身子都側著。

(責任編輯:張淑燕)

王世襄回憶,1943年冬天的時候,他想進傅斯年擔任所長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工作,經由與他有密切關系的一代建筑學大師梁思成的介紹,得以拜見傅斯年。兩人見面,傅斯年首先問王世襄:“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王答曰:他是燕京大學國文系本科及  …更多

貝多芬對德國的統治者十分厭惡。盡管許多貴族經常向他獻殷勤,他對他們卻十分冷淡。有一次,他在音樂會上演奏《月光曲》,有一個貴族竟大聲吵嚷,他馬上停止演奏,說:“我絕不奏給這種蠢豬聽!”一個親王走過來訓斥他,他毫不屈服,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