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75年1月5日 鄧小平主持中央工作,開始整頓   公告:《文史參考》網上訂閱系統已恢復正常,歡迎訪問

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

毛澤東總結一生的談話

作者:於光遠 來源:《炎黃春秋》

2011年01月05日08:53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從這年5月起,毛澤東的病情不斷加重,身體極度衰弱。6月初,他突患心肌梗塞,經過及時搶救,才脫離危險。這一年,毛澤東在他的住地召見華國鋒等,又一次談到自己一生中的兩件大事。他說:“人生七十歲古來稀,我八十歲了。人老總想后事,中國有句古話,叫‘蓋棺定論’,我雖未蓋棺,也快了,總可以定論了吧!……”

  延伸閱讀:

  ·張玉鳳憶1976年權力轉移:毛澤東扳著手指選定華國鋒

  ·毛澤東兩次“試探”林彪:誰來當“國家主席”?

  ·"文革"期間蘇聯與台灣的秘密外交:欲聯手除掉毛澤東

  ·毛澤東在臥室與科學家暢談 自稱身上的“猴氣”使然

  ·毛澤東想照一張側臉的相片懸挂在天安門城樓上?

  ·毛澤東晚年迷上了李小龍 有了好電影文件都不看

  ·毛澤東晚年痛斥極“左”思想 稱自己是中間派的激進分子

  我在2003年中共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毛澤東傳·下》看到如下的記載:

  1975年10月1日國慶二十六周年到來時,那天上午,毛澤東沒有看書,也沒有睡覺,獨自靠在床頭上,靜靜地想著。突然,他自言自語道:“這也許是我過的最后一個國慶節了,最后一個‘十一’了。”他隨即轉向身邊的工作人員,平靜地問:“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個‘十一’了吧?”工作人員說:“怎麼會呢?主席,您可別這麼想。”毛澤東認真地說:“怎麼不會呢?哪有不死的人呢?死神面前,一律平等,毛澤東豈能例外?‘萬壽無疆’,天大的唯心主義。”

  1976年初農歷除夕之夜是毛澤東度過的最后一個春節。毛主席身邊的工作人員張玉鳳回憶道:

  “毛主席這裡沒有客人,也沒有自己家的親人,隻有幾個工作人員陪伴著他,度過他生命的最后一個春節。”

  “他在這天,依然像往常一樣在病榻上側臥著吃了幾口他歷來喜歡吃的武昌魚和一點米飯。這就是偉大領袖的最后一次年飯。

  飯后,我們把他攙扶下床,送到客廳。他坐下后頭靠在沙發上休息,靜靜地坐在那裡。入夜時隱隱約約聽見遠處的鞭炮聲,他看看日夜陪伴他的幾個工作人員。遠處的鞭炮聲,使他想起了往年燃放鞭炮的情景。他用低啞的聲音對我說:‘放點炮竹吧。你們這些年輕人也該過過節。’就這樣,我通知了正在值班的其他幾名工作人員。他們准備好了幾挂鞭炮在房外燃放了一會兒。此刻的毛主席聽著這爆竹聲,在他那瘦弱、鬆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我們都明白,主席的這一絲笑容,是在寬慰我們這些陪伴他的工作人員。”

  這段時間內,毛澤東喜歡懷念往事,常談起戰爭年代和建國初期的事情,願意看這方面內容的電影。一次,銀幕上伴隨著高昂雄壯的樂曲,出現人民解放軍整隊進入剛攻克的某城市、受到市民們熱烈歡迎的場面。漸漸地,毛澤東開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先是陣陣抽泣,隨即失聲大哭,工作人員隻得將他攙扶退場。有時,他還要來一些舊照片反復看。據工作人員回憶,對兩張舊照片,毛澤東看得津津有味:一張是他穿著打補丁的褲子在延安給一二O師干部作報告(1942年),另一張是他騎馬行軍於轉戰陝北途中(1947年)。

  從這年5月起,毛澤東的病情不斷加重,身體極度衰弱。6月初,他突患心肌梗塞,經過及時搶救,才脫離危險。這一年,毛澤東在他的住地召見華國鋒等,又一次談到自己一生中的兩件大事。他說:

  “人生七十歲古來稀,我八十歲了。人老總想后事,中國有句古話,叫‘蓋棺定論’,我雖未蓋棺,也快了,總可以定論了吧!我一生干了兩件事,一是和蔣介石斗了那麼幾十年,把他趕到那麼幾個海島上去了。抗戰八年,把日本人請回老家去了。對這些事持異議的人不多,隻有那麼幾個人,在我耳邊唧唧喳喳,無非是讓我及早收回那幾個海島罷了。另一件事你們都知道,就是發動文化大革命。這件事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這兩件事都沒有完。這筆“遺產”得交給下一代。怎麼交?和平交不成就動蕩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風’了。你們怎麼辦?隻有天知道。”

  關於毛澤東同志的這個談話,我曾經得到過一個關於這個談話的兩頁的材料,我完全記不起來是怎樣得到這個談話的,又沒有看到書面的來源,它的真偽我沒有把握。現在我看到了新出版的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原主任逄先知、副主任金沖及主編的《毛澤東傳》最后一節“臨終的日子”,其中根據張玉鳳的一篇文章,把這件事情寫得很清楚,我看是真的,是他的政治遺囑。講了他的一生,也講了他發動文化大革命的態度。

  毛澤東同志這番話,充分表現出他的復雜心態。他把“文化大革命”列為自己一生當中做的“兩件大事”之一,對毛澤東同志這個說法,我以為“顯然是不適當的,也不符合實際”。但是我以為是准確的。《毛澤東傳》說“可以看出‘文化大革命’在他心中的分量是多麼重。明知對這場‘大革命’‘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而他自己的日子已經不多了,怎麼交這個班?”我個人覺得他沒有如《毛澤東傳》所寫“感到深深的憂慮和不安”,而是對發動“文化大革命”這件事情的觀點至死不變。

  這年6月下旬,也就是毛澤東這次談話之后不久,毛澤東同華國鋒談話時,寫下“國內問題要注意”幾個字。這是他生前所說的最后一句話。“國內問題”指的是什麼呢?他沒有具體說明。

  “四人幫”抓住這句話大做文章。1976年7月間,王洪文給毛澤東的一封信中稱:毛主席最近指示“國內問題要注意”,我看國內問題還是要批鄧。全國運動有幾種情況,一種搞得好的,一種比較一般,還有一種是問題比較多的。這后面兩種,佔全國多數,都需要解決領導班子問題,特別是第三種不解決不行。國務院有些部,軍委有些部門,也是這樣。解決的辦法要像有的部已經做的那樣把主要領導干部換掉。對王洪文的這種“解釋”,毛澤東同志沒有作任何答復。

  1976年7月6日,毛澤東同志又一位老戰友、德高望重的朱德在北京逝世。江青作為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席了追悼會,我在遠處看見她。這是我最后一次見到江青。過去還算好看的江青,現在是一個丑八怪了。

(責任編輯:吳皓)

相關新聞

紀曉嵐躲在案帘之內忍了一會兒,聽屋內確無異常動靜,以為乾隆皇帝走了,便撩起案帘,探頭問道:“老頭子走了嗎?”一句話頓時惹怒了一直坐於案旁的乾隆皇帝:“紀昀,休得放肆,什麼老頭子,別的罪過可以饒恕,你憑何稱朕老頭子?若講不清道理,立即處死…更多

毛澤東對斯大林強國主義和民族利己主義的極為不滿,認為他大吹自己,說什麼中國的勝利是在他的理論指導下取得的。毛澤東在1958年7月同蘇聯駐華大使尤金談話時毫不客氣地說:“斯大林對於中國所做的這些事,我在死以前,一定寫篇文章,准備一萬年以后發表”…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月上)
    長期以來,張聞天的歷史地位和功績曾被忽視。從遵義會議開始,無論瓦窯堡會議、西安事變、釋放劉志丹還是反對毛澤東與江青結婚,張聞天扮演了重要角色。由於各種原因,掌權后的毛澤東對張聞天日漸疏遠。從廬山會議到“文革”期間,張聞天長期受到不公正待遇……詳細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