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39年1月28日 愛爾蘭詩人葉芝逝世  公告:《文史參考》網上訂閱系統已開放,歡迎訪問!

人民網>>文史>>世界史

有多少人非正常地死在斯大林時代

作者:袁晞  來源:《隨筆》2011年第1期

2011年01月28日14:51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在世界大多數人都知道斯大林是暴君,他幾十年的統治是暴政時,我們這一代中國人還被蒙在鼓裡,仍把他稱為“偉大的革命導師”。直到改革開放的年代,我們才漸漸知道了真相,1983年第一次讀到索爾仁尼琴大作《古拉格群島》的中譯本時,被斯大林時代巨大的非正常死亡數字所震撼。

  在世界大多數人都知道斯大林是暴君,他幾十年的統治是暴政時,我們這一代中國人還被蒙在鼓裡,仍把他稱為“偉大的革命導師”。1963年《人民日報》、《紅旗》雜志開始發表的《評蘇共中央的公開信》,即著名的“九評”,其中的“二評”《關於斯大林問題》是這樣說的:“從十月革命開始的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歷史,到現在隻有四十六年。斯大林作為這個國家的主要領導人,近三十年之久。無論從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上說,或者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上說,斯大林一生的活動,都佔有極為重要的地位。”“斯大林的一生,是一個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的一生,是一個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的一生。”大多數中國人當時和以后很多年是相信這一評價的。由於“二評”是針對赫魯曉夫的,當然也要就蘇共二十大赫魯曉夫關於斯大林的“秘密報告”談點看法,但“二評”基本上是為斯大林評功擺好,勉強地提到“錯誤”,也是為其辯解:“斯大林,作為一個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和無產階級革命家,在他為蘇聯人民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建立功勛的同時,也的確犯了一些錯誤。斯大林的錯誤,有些是原則性的錯誤,有些是具體工作中的錯誤;有些是可以避免的錯誤,有些是在無產階級專政沒有先例的情況下難以避免的錯誤。”絕大多數中國人沒有可能讀到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更不知歷史的真相,因此也隻能相信《人民日報》和《紅旗》雜志所說的,有些錯誤是“難以避免的”。

  直到改革開放的年代,我們才漸漸知道了真相,1983年第一次讀到索爾仁尼琴大作《古拉格群島》的中譯本時,被斯大林時代巨大的非正常死亡數字所震撼。同時也相信索爾仁尼琴所說的蘇聯官方絕不會公布非正常死亡的准確數字。索爾仁尼琴多年前是這樣寫的:“關於這些槍決———有哪個法學家,有哪個刑事史家能給我們舉出核實的統計數字來呢?這個特別檔案庫在哪裡呀?我們要能潛進去讀一讀數字該有多好。這些數字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誰想到1991年蘇聯解體,頃刻之間呼喇喇似大廈傾,一個政權、一種體制在一個國家的徹底崩潰,讓世人有了知道這個政權歷史真相的可能。

  1999年亞·尼·雅科夫列夫的《一杯苦酒———俄羅斯的布爾什維克主義和改革運動》在中國翻譯出版,書中寫道:“僅僅這個世紀(20世紀),俄羅斯由於戰爭、飢餓和鎮壓就死亡了6000多萬人。”他還寫道:“1954年,內部部長C.克魯格洛夫(他本人曾是鎮壓的積極參與者、強制遷徙北高加索民族的組織者)報呈赫魯曉夫:1930年至1953年間遭鎮壓的人數約為370萬,其中76.5萬人被槍決。”由於雅科夫列夫是戈爾巴喬夫時代的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蘇聯總統特別顧問,在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兩個時期都擔任“政治鎮壓受害人平反委員會”主席,所以他提供的數字是可靠的,不算官方也至少是半官方。

  蘇聯解體后,蘇聯的歷史檔案解密公開,鐵幕后面的場景越來越多地顯露出來,這些檔案吸引了全世界的研究者和關注這些歷史的人,2002年《蘇聯歷史檔案選編》(執行總主編沈志華)共34卷在中國出版,其中《關於蘇聯大清洗》和《關於歷史案件的平反》等專題,都提到斯大林時代的政治迫害和非正常死亡,特別是第30卷中《蘇共中央政治局大鎮壓事件復查委員會的簡要報告(1988年12月25日)》中有了正式的被鎮壓者的官方數字。報告中寫道:“研究國家安全機關的文獻資料確定,1930—1953年間根據由蘇聯人民委員會國家政治保衛總局、內務人民委員部、國家安全人民委員部—國家安全部等機關起訴的刑事案件,有3778234人受到鎮壓,其中被判極刑(槍決)的786098人。在被鎮壓的人中間,由執法機關判處的有1299828人(其中槍決129550人),非執法機關判處的有2478406人(其中槍決656548人)。”

  報告在多年研究檔案的基礎上,公布了這樣的事實:“根據文獻判定,斯大林親自監督過鎮壓活動。”“斯大林是不經法院和偵查而進行大規模的逮捕和槍決、成千上萬的人被驅逐出境的倡導者和組織者。”報告說:“犯罪的行為泛濫成災,表現為內務人民委員部擬定清單,交蘇聯最高法院軍事法庭或內務人民委員部‘特別會議'審理,而且‘懲罰'已事先確定。這些名單呈送斯大林本人。”報告舉例說,在1937—1938年期間的383份名單中,有44000高級干部、高級軍官和經濟管理人員受到懲罰,其中39000人被槍決。“在這些名單上有斯大林和政治局其他成員的親筆批示。在383份名單中斯大林簽字的有362份,莫洛托夫簽字的有373份,伏羅希洛夫簽字的有195份,卡岡諾維奇簽字的有191份,日丹諾夫簽字的有177份。還有米高揚、葉若夫和斯·柯秀爾的簽字。政治局委員們不僅同意提出的鎮壓建議,而且還批字鼓勵內務人民委員部機關工作人員進一步鎮壓,而在個別人姓名的上面有批字‘殺—殺'。”

  雅科夫列夫在《一杯苦酒》中還寫道:除了上述被鎮壓的370多萬外,“還應當追加受害於集體化時期的340萬人以及遭鎮壓的330萬少數民族,這樣就超過了1000萬人”。

  蘇聯檔案公開時、《一杯苦酒》出版時索翁還健在,不知他對這些數字有什麼看法,是否相信這個非正常死亡的數字。

  《蘇共中央政治局大鎮壓事件復查委員會的簡要報告》中提出:“伸張正義問題現已具有特殊的政治意義。社會輿論及無辜受害者的親朋都在等待著為他們完全恢復名譽和永久紀念他們。”“紀念鎮壓犧牲者的一切費用當由國家支付,為此應責成蘇聯部長會議為這些工作籌出所需資金。”

(責任編輯:吳皓)

相關新聞

[張大千胡子長 睡覺不知往哪擱] 張大千是個大胡子,濃密的胡須鋪垂近腹。有一人見此,頓生好奇,問:“張先生,睡覺時,您的胡子是放在被子上面還是擱在裡頭的?”張大千一愣:“這……我也不清楚。這樣吧,明天再告訴你。” 晚上就寢,張大千將胡子撂在 …更多 

1896年李鴻章訪問美國,接受《紐約時報》採訪,記者問他是否可以將美國的報紙介紹到中國,他答道:“中國辦有報紙,但遺憾的是,中國的編輯們不願將真相告訴讀者,他們不像你們的報紙敢說真話,隻講真話。中國的編輯們在講真話時十分吝嗇,他們隻講部分的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2月上)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在這家人團聚、訪親拜友的歡樂時節,中國昔日領袖級人物辭舊迎新之際留下的許多佳話和軼聞,至今為人所津津樂道。
         “開國元首”毛澤東宴請“末代皇帝”溥儀時,請他吃青椒炒苦瓜,辣出一臉熱汗的溥儀,直說味道“不錯,不錯”﹔……更多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2.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3.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