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49年1月31日 平津戰役結束,北平和平解放  公告:《文史參考》網上訂閱系統已開放,歡迎訪問!

人民網>>文史>>世界史

一段以訛傳訛的引語正誤

美國人認為出兵朝鮮是“錯誤的戰爭”嗎? 

文 | 資中筠

2011年01月31日11:40  來源:《文史參考》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人們一直以為,美國自己也認為朝鮮戰爭是不該打的,那是一場“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同錯誤的敵人打的錯誤的戰爭”。事實上這只是斷章取義,誤解了美國政府對朝鮮戰爭的看法。

一個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正在被一群韓國志願者救起,他們用的擔架是用從人民軍那裡繳獲的步槍做成的。就是這樣一個受重傷的士兵,用他的微弱的聲音懇請他的隊長:“請讓大家不要后退,無論他們用什麼攻擊你。”

1954年2月17日,電影明星瑪麗蓮·夢露到韓國為美國步兵第三師的官兵們演出,表演者結束后在后台擺出各種姿勢接受美軍士兵拍照。在零下幾十度的冰天雪地,夢露穿著一襲裸露的長裙,載歌載舞地演出了10場。“我必須讓他們看到他們想看的”,夢露說。慰問演出結束后,夢露因為風寒發燒了一周。

 

 

    本文摘自最新一期《文史參考》(2月上) 點擊進入該期目錄

 

  多年來,每提到朝鮮戰爭,我國各種報刊經常引的一句話就是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布萊德利曾說那是一場“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同錯誤的敵人打的錯誤的戰爭”,以此來說明美國自己也認為那場戰爭是不該打的。本人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在美國查檔案中發現這段話出現的背景與我國廣為流傳的不一樣,一直被斷章取義,由此誤解了美國政府對朝鮮戰爭的看法。當時我就曾寫過文章予以澄清,可惜不為人所注意。直到今天,朝鮮戰爭已過去六十年,我的正誤也已提出二十年,國人還在不斷以原來的理解來引用這段話,因此感到有必要再次說明來龍去脈,以還歷史本來面貌。

  布萊德利的確說過這樣的話,但不是指美國出兵朝鮮本身,而是另有所指。在美國出兵朝鮮,打得比較順利,直抵鴨綠江邊時,以麥克阿瑟為代表的少數軍人主張轟炸中國東北,以切斷志願軍的供應線,並摧毀新中國東北的重要工業基地。根據麥克阿瑟的想法,這樣一來,中國的工業化就要推遲許多年,而且將成為蘇聯的沉重包袱。而以杜魯門為首的美國當政者的主流派堅決反對把戰爭擴大到中國領土,由於麥克阿瑟擅自發表與美國政府政策不同的言論(威脅可能打擊中國本土),杜魯門於1951年4月解除了他遠東地區“盟軍總司令”之職。此事在美國國內引起軒然大波,麥克阿瑟回國時受到英雄凱旋般的群眾歡迎。以共和黨人為主的反對派大肆攻擊杜魯門政府,並在國會提出質詢。5月間由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和對外關系委員會聯合舉行了一系列聽証會,總題目為“遠東的軍事形勢”,全面審議美國的遠東政策。布萊德利在5月15日的聽証會上的証詞中闡述了反對將朝鮮戰爭擴大到中國的理由,大意謂:美國出兵朝鮮是以最小的力量抵制蘇聯全球擴張的一個方面,如果戰事擴大到中國,將使美國大量軍力,特別是海空軍力量陷進去,這將正中蘇聯下懷,它可以乘機控制整個歐亞大陸,並由此控制全世界。因此,正確的做法是把朝鮮戰爭限制在朝鮮境內。他還說了這樣一段話:

  “紅色中國不是一個謀求統治全世界的強大國家,坦率地說,根據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意見,這個戰略(按:指麥克阿瑟把戰爭擴大到中國的戰略)將會把我們卷入一場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同錯誤的敵人打的錯誤的戰爭”。

  他用的語法是虛擬式:“將會”,很清楚,“錯誤的戰爭”決不是指已經進行的在朝鮮的戰爭,而是“如果”擴大到中國的戰爭。另外,布萊德利還說過,即便要同中國打一仗,也隻能在南邊而不能在北邊,因為那裡離蘇聯太近,蘇聯不可能坐視不管。事實上,無論在當時,還是以后,美國朝野都沒有否定過在當時的形勢下美國出兵朝鮮的必要性(不像對越南戰爭有許多反思,認為是錯誤的意見佔上風)。在我國流傳甚廣的布萊德利的這幾句話往往被詮釋為美國自認為決策失誤,有后悔之意,這是一廂情願的誤解,不符合事實。

  美國人在總結經驗教訓中的普遍共識是:首先是艾奇遜於1950年1月12日那篇著名的講話中關於美國在西太平洋的防線沒有包括朝鮮半島,給金日成造成錯覺,以為美國可以放棄南朝鮮﹔后來,美國又不顧李承晚的反對,開始從南朝鮮撤軍,更加重了這一印象,從而幫助了金日成發動進攻的決心,這才是美國人自己檢討之點。

  不論如何,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當時美蘇兩家都力圖避免直接沖突,同時也決不允許對方跨越已經劃定的勢力范圍的界線,這是雙方的戰略底線。

 

    專題推薦:

 

(責任編輯:張淑燕)

毛澤東在國內是活魚、死魚都吃的,但為什麼一到莫斯科就隻吃活魚呢?原因得追溯到1949年1月米高揚秘訪西柏坡一事。為了表示對蘇聯代表的熱情歡迎,中方備好了豐盛的酒菜。知道蘇聯人愛喝酒,中方特意從石家庄買來了上等的汾酒和葡萄酒。蘇聯人帶來許多罐頭 …更多 

閑暇時,梁啟超喜歡打麻將。他有句名言非常流行:“隻有讀書可以忘記打牌,隻有打牌可以忘記讀書。”梁啟超認為打牌有助啟發智商,“手一撫之,思潮汩汩來”。在擔任《時務報》主筆時,梁啟超經常半夜一邊吆喝“八萬”、“九條”,一邊口述社論,…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2月上)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在這家人團聚、訪親拜友的歡樂時節,中國昔日領袖級人物辭舊迎新之際留下的許多佳話和軼聞,至今為人所津津樂道。
         “開國元首”毛澤東宴請“末代皇帝”溥儀時,請他吃青椒炒苦瓜,辣出一臉熱汗的溥儀,直說味道“不錯,不錯”﹔……更多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2.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3.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