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22年12月30日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成立 公告:《文史參考》網上訂閱系統已恢復正常,歡迎訪問

人民網>>文史>>人物春秋

葉帥女兒凌孜:獄中用鐵絲練針灸

周海濱

2010年12月29日17:50  來源:人民網-《人民文摘》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江青把凌孜請到釣魚台,跟她一起吃飯說:怎麼能讓這些反革命在家養尊處優,要讓他們見群眾嘛!在凌孜的組織下,彭、羅、陸3人被抓,除了楊尚昆。

  打開一扇緊閉的高大鐵門,便是一棟兩層小樓,這裡就是當年葉帥的家。

  在這個位於北京西山軍事科學院的宅院裡,葉劍英的夫人吳博和二女兒凌孜(原名葉向真)平靜地生活著。

  冬日朦朧。在挂滿葉帥照片的客廳裡,凌孜迎面走來,高挑、干練、高雅、清新,完全不似一個年屆七旬的老人。

  “造反派頭頭”葉向真

  1966年“文革”爆發,25歲的凌孜這時是中央戲劇學院的學生,還擔任了中央戲劇學院的學生會主席。“文革”大潮中,凌孜亦難抵造反激情,是中央戲劇學院造反派組織“毛澤東主義”紅衛兵的首腦,成為首都藝術院校的“造反派”領袖。

  1966年12月的一天晚上,兩輛載滿紅衛兵的汽車停在位於台基廠7號的彭真住地,他們把一封信交給了門衛。趁門衛進屋看信之機,紅衛兵強行沖進了大門,把彭真從床榻上搶走,並擺脫了隨后追來的警衛人員。

  策劃“綁架”彭真的主角之一就是當年的葉向真。

  “江青很會利用我們這些熱血青年。當時有一種單純的革命熱情,或者說,是一種信念,帶有一種色彩。我們一看毛主席定了性了,一定就是這樣了。”江青為此還把凌孜請到釣魚台,跟她一起吃飯說:怎麼能讓這些反革命在家養尊處優,要讓他們見群眾嘛!

  在凌孜的組織下,彭、羅、陸3人被抓,除了楊尚昆。“楊沒抓到,找不到他住的地兒。”

  此事馬上驚動了周恩來總理。他打電話問“中央文革小組”成員戚本禹是誰搶的人。

  戚本禹說:“可能是凌孜,我們打聽打聽。”不到5分鐘,這一“可能”被確認。

  凌孜回憶說:“周總理千方百計找到我,跟我要人。我們就和總理談判。”

  “周總理看著我笑,他看著我長大的,就問‘你們怎麼回事啊,把他們藏在哪裡了?’我們不說,就說把他們藏在安全的地方了。總理就笑,說我們保証,幫你們開群眾大會。”

  “他說:你們看不住,他們的安全誰負責,如果有壞人搗亂,你們不能保証他們的安全。你們不是還少一個楊尚昆麼,開會的時候我保証把四個人都送過來。”

  “我們當然聽總理的話,就老實交代,人藏在中央音樂團的音樂大廳。”凌孜說,隻藏了一天,人就被總理帶走了。

  然后,公開批斗彭、羅、陸、楊等人的萬人群眾大會舉行,這是全國首次公開揪斗中央一級的“黑幫”,轟動一時。

  醫生江峰

  1962年,凌孜和“鋼琴神童”劉詩昆結婚,並於1964年生了兒子毛毛。“文革”爆發,劉詩昆被打成反革命分子投進監獄,為免連累凌孜,兩人辦理離婚,但凌孜也未能逃離厄運。

  1967年,“在父親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江青批示,由公安部長謝富治執行,突然把我們家6個子女和保姆都抓起來關進了監獄,為的是從子女口中弄出整父親的材料。”

  凌孜被關押在九平方米的單人牢房裡,一切與外界隔絕。“開始的時候覺得沒什麼,想著過幾天還不得把我放了啊。兩三個月后,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好像他們弄不倒我父親就要永遠弄我,但如果我父親被弄倒了,我也出不去了。”

  在獄中,凌孜鑽研起了中醫,試驗針灸。她趁提審時,在桌子上撿了根大頭針,又從掃帚上截下一小段鐵絲,在水泥地上磨成針,往自己大腿的穴位裡扎。后來,獄醫給犯人看病,無意間遺落下兩根針。她從此用這兩根“正牌武器”練習針灸,為出獄后當醫生埋下了伏筆。

  “九·一三事件”后,葉劍英重新主持軍委工作。周恩來總理向毛澤東說:“葉帥有一個女兒還在監獄裡關著,就是延安出生的那個……”

  毛澤東說:“一個孩子關她做什麼!”凌孜終於重獲自由。然而,出獄后的凌孜讓父親震驚了,女兒幾乎連話都不會講了,人也變得十分遲鈍。

  凌孜被關了近4年的單人牢房,是葉家被關監獄時間最長的一個親屬。“出來后我怕聽到聲音,每天都只是傻呆呆地坐著。”每當這個時候,葉帥就想跟凌孜說說話,比如“身體狀況如何”,而凌孜卻愣愣地回答不清楚,后來突然說了一句憋了很久的心裡話:“爸,是我不好,我害了您和全家。”聽了女兒的話,葉劍英眼圈發紅,眼睛濕潤:“不是!是爸爸連累了你們。”

  他擔心自己這個女兒會傻掉。“父親對此一直心存歉疚,他知道,我們幾個做兒女的遭遇種種磨難,完全是因為江青要整他。他真擔心我的身體恢復不了。”

  幸運的是,一年以后,凌孜身體基本恢復正常。

  1972年,凌孜改名江峰進入北京醫學院改行學醫,兩年后在解放軍301醫院實習。實習結束后,她留在了這家醫院,開始了7年的外科醫生生涯。

  導演凌子

  1976年初,79歲高齡的葉劍英主管著軍隊的主要工作。9月,毛澤東逝世。凌孜回憶說,葉劍英分頭與華國鋒、汪東興談話,3個人經過多次精心縝密的策劃安排,商定好了如何實施解決“四人幫”問題的具體計劃。他們於10月6日,在中南海懷仁堂由華國鋒、葉劍英、汪東興主持和見証,由中央警衛局將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江青等分別抓了起來。

  沒響一槍,沒流一滴血,“四人幫”就這樣被驅逐出了歷史舞台,中國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

  “十年浩劫”結束后,1978年,葉向真改筆名凌子,回歸“本業”當了電影導演,在中國新聞社電影部拍攝紀錄片。

  而在父親對凌孜的期許中,希望女兒做個中國的“米丘林”。凌孜小時候對植物的栽培嫁接有天賦,父親認為女兒學習植物學會很有前途,但是,凌孜沒和父親商量就報考了藝術學院。1960年,葉劍英得知女兒考上的是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后就不高興了。凌孜說:“父親一個星期沒跟我說一句話。”

  20年后,凌孜拍完電影《原野》,請父親看這部片子。父親看完說了一句話:“現在我才明白你在干什麼。”

  1980年,《原野》獲得威尼斯電影節世界最優秀影片推薦榮譽獎。獲獎的《原野》並沒有就此進入公眾視線,被審查定性為“隻能外銷,禁止內銷”。時隔7年之后,《原野》解禁,公眾才一睹禁片的真面目。

  1986年深秋,葉劍英元帥因病逝世。讓凌孜遺憾的是,父親沒能看到自己事業上的這次“平反”。

  之后,她跟著先生在香港默默生活了多年,並改名為凌孜。現在的凌孜是全國政協委員、國際儒學聯合會普及委員會副主任,中華孔子學會副會長,致力於中國傳統文化的宣傳和普及,“儒家的傳統文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從一名社會秩序的破壞者到一名中國傳統文化的建構者,凌孜談起自己的“文革”經歷,她說:“我不后悔,我也是受害者。現在想當年當然不對,真幼稚。歷史就是這樣。”

  如今的凌孜,“文革”和電影已是過眼雲煙,現在只是平靜地生活。

  摘自《中國經濟周刊》2010.3

(責任編輯:張淑燕)

魯迅曾應邀去廣州中山大學演講,在進校門時,由於不修邊幅,被門房趕了出去。魯迅並不在意,轉身就走。到演講的時候,校方久等魯迅不到,就去問門房。門房說:“沒有魯迅這個人到來,只是有個不像樣的人來過,已經把他趕了出去。”…更多

胡適得知妻子有孕的消息后,禁不住自我挪揄:“我實在不要兒子,兒子自己來了,‘無后主義’的招牌,於今挂不起來了。”胡適覺得沒有愛情的“結果”實在令人難堪,也不希望即將來世的兒子像自己一樣,他說:“我要你做一個堂堂的人,不要你做我的孝順兒子。”…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下)
    延坪島一聲炮響,不知驚醒朝鮮半島多少人的清夢,整個世界敏感的神經也再次繃緊。自11月底朝韓大炮對話后,連日來不斷升級的實彈軍演,南北雙方已劍拔弩張,外加美日等國的攪局,任何頭腦發熱的沖突,都可能引爆亞太地區這個埋放已久的火藥桶。一切要從60年前說起……[目錄]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