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兩次世界大戰的策源地,卻在二十年前進行了一次堪稱是上世紀最獨特而又大膽的試驗,東西德兩種不同的體制在強烈的民族情感和民眾意願之下,以不流血的方式完成了合並,實現了國家的統一。
    這二十年來,德國人為重新融為一體付出了巨大努力,其中的艱辛和痛苦不言而喻。如今,德國已成為歐洲經濟的發動機,在歷史上第一次在周邊國家“隻有朋友,而沒有敵人”,德國正在收獲著統一所帶來的巨大好處,盡管還有諸多現實問題亟待解決,但德國人統一的意願卻從未改變。

鐵幕這樣升起:二戰后德國如何走向分裂

    大國的較量在波茨坦會議上,美、英、蘇三方達成協議,杜魯門承認波蘭政府,德國由四國分區佔領,但蘇聯要求賠款200億美元的意見被否決。取而代之的是蘇聯可以在分戰區自行其是,還可與西方分戰區進行貿易,獲取所需的工業品。作為回報,蘇聯分戰區得為英、法分戰區提供農產品。 同盟國一致同意人為控制德國經濟,降低其生活水平。此后,蘇聯堅定地在自己的分戰區實行全方位的限制,而法國復仇心切也不打算對德國心存仁慈。不過,美國和英國出於人道主義考慮,更擔憂貧窮將引發共產主義,於是認為應該拉德國一把,減輕民眾的痛苦。美英與蘇聯在德國問題上的爭斗就這樣開始了,並且漸行漸遠。【詳細】

丘吉爾發表鐵幕演說   西方採取分裂德國的步驟
1948年初捷克斯洛伐克爆發"二月事件",以哥特瓦爾德為首的捷克共產黨推翻資產階級聯合政府,掌握了政權。歐洲冷戰氣氛從此益濃。美國大肆渲染"蘇聯和共產主義的威脅",並以此為借口大力加速德國分裂步伐。"倫敦建議"的核心就是分裂德國,成立西德國家,並把它納入美國與西歐結盟的大西洋聯盟的軌道。6月18日美英法當局宣稱,自6月21日起在德國的西方佔區單方實行幣制改革,規定西方佔區將發行一種新馬克即“B”記馬克。【詳細】

三次柏林危機催生柏林牆
第一次發生於1948年,又稱“柏林封鎖”,是冷戰開始后其中一個最早發生的危機,其導火線為1948年6月24日蘇聯阻塞鐵路和到柏林西部的通道,至1949年5月11日蘇聯宣布解除封鎖,停止行動之后,危機緩和。第二次發生於1958年,蘇聯發出最后通牒,要求英美法六個月內撤出西柏林駐軍,后來以蘇聯讓步完結。第三次發生於1961年,蘇聯重新提出西柏林撤軍要求,事件以蘇聯在東柏林筑起柏林牆作結,美蘇關系以蘇聯凍結柏林問題而得以緩和。【詳細

20世紀的物象
柏林牆的建造,從外觀上標志了柏林作為一座城市的消失。兩個城市,東柏林與西柏林則據以呈現。在它的后面,是德國成為兩個:東德和西德﹔世界也成為兩個:東方和西方。於是,這堵牆,這條線,成為世界的焦點,也標志了世界的焦慮、焦灼與膠著。這是20世紀的一個寫照,人們的共同點往往被逼成一堵牆、一條線那樣,狹小有限。人類在技術上已經完成了廣泛的交互性,而人類的思想、制度和心理上互相認作敵人。【詳細

分裂與統一

從和平革命到德國統一的二十年
從和平革命到德國統一的二十年

·具有欺騙性的穩定
在自己所屬的陣營中,民主德國日益陷入孤立之中,就連統一社會黨的黨員也開始越來越對其領導人產生了懷疑。

·不滿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在經濟上的窘迫處境已經顯而易見。工業損耗殆盡,環境遭到污染,在許多地方,黃色空氣與繩子上晾晒的灰色衣物同樣司空見慣。破敗的老城同樣也顯得灰暗。

·欺騙
1989年5月7日,星期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國舉行地方選舉,選民參加投票好像在顯示民眾對統一社會黨政策的贊同。

·告別
開始時,少數人公開表示抗議,許多人卻已經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改革失去了希望。

相關鏈接:德國分裂與統一大事記

 

一樣的發展 不一樣的生活

    都是從戰爭廢墟中崛起,都獲得了卓越的發展。東西德最大的差異就是:他們為居民提供的條件不一樣。
    過去的東德因為與西德近在咫尺,可比性十分顯著,由於處在整個社會主義陣營的前沿地帶,故被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稱為“社會主義的櫥窗”,是東歐各國中經濟發展水平最高、民眾生活最好的國家。盡管如此,它當年的人均 GDP僅為西德的1/4,職工收入為西德的1/3,勞動生產率僅為西德的30%,進出口貿易為西德的1/10,科技水平落后於西德20年。當時東德與西德的說法不同,東邊說“隻有生產好才能生活好”,西邊說“隻有生活好才能生產好”,東邊是“勒緊褲帶增加生產”,西邊是建立“福利國家”的社會保障。
    從 1945到1961年,總人口1664萬的東德竟然有350萬人逃往西德,也就是說超過1/5的人口流失,而且期中許多還是各種人才。即便是柏林牆的修砌也並沒能阻隔人們對西邊的向往,從1961到1980年,又有近20萬人成功逃亡,但也有許多人“越獄”失敗,喋血高牆,演成無數慘劇。1989年劇變時,東德游行隊伍高舉的口號就是:“我們要像西德人那樣生活!”【詳細】

  1. 東德地區人民牢騷滿腹
    東德地區人民牢騷滿腹
  2. 監視過三分之一人民
    監視過三分之一人民
  3. 永別了,史塔西!
    永別了,史塔西!
  4. 1949-1989年間東西德分裂后
    1949-1989年間東西德分裂后

柏林牆大逃亡

   ·柏林:歷史的隱痛
    尤根兩兄弟都是天主教徒,哥哥不堪忍受蘇聯對宗教信仰的禁絕,在柏林牆豎立后的第二天,還沒翻過第一道隔離牆,就被一槍擊中心臟,當場斃命。而第二天東德報紙的標題是:“盜竊者、叛國者立特菲恩被就地正法!”尤根的生活從此改變。此后的20年,他全家數度企圖逃亡西柏林,夫妻二人成了東德監獄的常客,被打上“政治犯”的標簽。1981年,他通過賄賂邊境官員,全家終於逃離了東柏林。

·“我們是人民,我們要自由!”
    由於對自由的追求以及對團聚的渴望,自柏林牆豎立之日起,以各種方式演繹的逃亡故事就從來沒有中斷過,但這些故事都是偉大的東德人用自己的鮮血和淚水書寫而成的。據統計,從1961年到1989年的28年間共有5043名東德人成功穿越柏林牆逃入西德,3221人被逮捕, 260人受傷,239人死亡。


·“我們要像西德人那樣生活!”
    中央計劃經濟體制,導致了東德的基礎設施非常糟糕:交通,通訊,加油站,甚至理發館都不能讓人不滿意。飯店擁擠,超市排著長長的隊。
    沒有效率的計劃經濟還拖累了東德馬克,隻要流出國境,東德馬克就變得價值低廉。物質上不豐裕的狀態,讓東德人充滿了挫折感,加上向往已久的自由。1990年,東德人是懷著歡欣和高期望值,以積極的姿態奔向西德的。

冷戰的幽靈

核戰即將爆發?--美首次對蘇核突襲計劃
核戰即將爆發?--美首次對蘇核突襲計劃

·蘇軍總部地下的潛伏計劃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硝煙剛剛消散,“冷戰”的陰雲又籠罩在歐洲大地之上,在冷戰最前沿——柏林,間諜情報戰的形式更是五花八門、別出心裁。當時的美國中情局局長是希倫科特,他認為柏林是東西方的接合點,是從事間諜活動的最理想地點。那時候,竊聽是最普遍也是最行之有效的間諜手段之一,希倫科特自然不會漠視竊聽的作用。於是,著名的“柏林隧道”事件,拉開了美蘇在柏林地下秘密較量的序幕。

·“柏林就是西方的睪丸”

    1952年,斯大林突然做出一個舉世皆驚的決定。他通告美英法三國,提議簽訂一個和平條約,在德國全境進行自由選舉。唯一的附加條件是,德國擁有軍事力量之后,不得以二戰時的對手為敵,加入任何軍事同盟。
  然而,聯邦德國總理阿登納幾乎立即拒絕了斯大林關於和平協定和普選的提議。阿登納的拒絕,受到后世歷史學家的批評,認為他錯過了一個德國無痛統一的機會。其實阿登納有苦難言,因為接受斯大林的提議,意味著失去東普魯士等領土。還要再過40年,直到國際環境和世道人心發生變化,另一位西德總理科爾才承認了二戰后劃定的新邊界。
  然而到了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由於蘇聯在遠程導彈、核武器和航天技術上取得了一些領先優勢,蘇聯推動了與西方的空前對立,核威脅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赫魯曉夫說:“柏林就是西方的睪丸。每次我想讓西方尖叫,我就捏它一捏。”
  1961年蘇美雙峰會,赫魯曉夫說了不下十次,蘇聯要與東德單獨締約,取消盟軍進入柏林的權利。肯尼迪冷冷地說:“如果這是真的,那麼就是嚴冬嘍!”隨后,肯尼迪發表電視演說,雖然表示維護西德的權力,事實上已經默許了蘇聯對東德的控制。

柏林牆的倒塌——民眾的力量

    德國統一民眾的力量不可忽視,“民眾顯示出來的力量是當時政治家們沒有預料到的”。這種民眾的情緒集中表現之一是民主德國建國39周年之際,出境申請的新浪潮壓倒性地涌來,民主德國政府因此不得不在1988年12月14日以部長會議主席斯多夫和內務部長兼警察總署署長迪克爾的名義,發布了關於民主德國公民到國外旅游的新規定:從1989年1月1日起,民主德國公民在提出申請並經有關方面審批后即可去聯邦德國和其他國家旅游。
  1989年10月9日,萊比錫爆發7萬人參加的示威游行,其人數之多為民主德國歷史上所罕見。事態在不斷擴大、蔓延,口號也不斷升級,從要求“改革”、“旅游自由”、“新聞自由”迅速變為要求反對派組織合法化,實行真正的多黨制,舉行“自由選舉”。11月4日,東柏林50多萬人大游行;11月6日萊比錫也有50多萬人大游行,在游行中要求“旅游自由”的呼聲越來越高。
  就這樣,民眾們用腳投票的結果是,柏林牆不再是自由通行的障礙,而統一的德國在柏林牆開放后不到一年即成為現實。【詳細】

  1. 揭秘倒塌的真正原因
    揭秘倒塌的真正原因
  2. 再見列寧
    再見列寧
  3. 歡迎東德社會黨領導人的橫幅
    歡迎東德社會黨領導人的橫幅
  4. 一張小紙條引發柏林牆倒掉
    一張小紙條引發柏林牆倒掉

 大國表情:歐洲的德國?德國的歐洲?

    蘇聯衰敗,有心無力
    戈爾巴喬夫力促法國對德國的統一採取強烈的反對立場,而這種反對立場正是密特朗所期望於蘇聯的。兩個人各懷鬼胎,都不想得罪西德,都想把對方推到反對德國統一的最前線去,為本國爭取外交回旋的空間。密特朗后來抱怨道,戈爾巴喬夫當面勸說他頂住西德和美國的壓力,一轉眼,為了幾個馬克和美元就把法國給拋棄了。【詳細


美國慫恿,借刀殺人
    雖然法國作為德國的近鄰,在德國統一的問題上首當其沖,並且上竄下跳。不過,真正能操控局勢的一般就是那種不出場的幕后策劃者。時任美國總統的老布什,是中央情報局局長出身,手段老辣,計策陰狠。他和他的外交團隊把獲得冷戰的勝利看得比什麼都重要,始終把德國統一問題放在蘇東和平演變的天平上來衡量輕重得失。【詳細


法國反對 顧此失彼
1989年12月21日,法國總統密特朗在萊比錫大學向1000多名學生說,兩個德意志國家都是“擁有主權的”。德國統一當然“首先與德國人有關”,但是鄰國應該“關注他們的穩定”。顯而易見,密特朗的東柏林之行的目的在於穩住東德政權,延緩統一進程。這是法國公開表示出的最強烈的反對兩德統一的舉動,西德輿論指責法國在背后向西德捅了一刀。【詳細


英法聯手,先天不足
撒切爾夫人屬於那種在外交上極為精明強硬的領導人,1989年11月9日,豎立在兩德之間的柏林牆被推倒后不久,科爾與撒切爾夫人曾在巴黎會面,科爾告訴她,“誰也無法阻止人們決定自己的命運,你也沒有這種能力。”當時,撒切爾夫人情緒失控,她反駁科爾,“這只是你的看法!”因此,密特朗最初也想到了與英國領導人聯手反對德國統一。【詳細

閃電統一

“統一總理”科爾

“統一總理”科爾

    與一百多年前的俾斯麥相比,當時的西德總理科爾不具備俾斯麥那種外交天才和巨大權勢,而且西德也不如當年的普魯士王國那樣獨立自主。在美國主導的蘇東“和平演變”大勢中,德國統一獲得了瓜熟蒂落和水到渠成的效果。科爾屬於那種剛毅木訥近乎仁的政治家,兩德的順利統一得益於他長期以來鍥而不舍的努力和在關鍵時刻的堅持。
  早在1983年,科爾在一份政府聲明中強調西德政府“將竭盡全力在和平與自由中爭取並完成德國統一”。為此,他與東德簽訂了包括經濟、貿易、交通、文化、環境等多領域的協議,旨在全方位密切兩德關系。對此,聯邦德國輿論評價說,“科爾政府試圖用大步子來超過以前社會民主黨對民主德國的小步子政策。”
  科爾以其政治家的敏銳,感覺到夏秋以來東德發生的一連串震撼歐洲的事件,最終必將導致德國的統一。科爾審時度勢,決心把兩德統一迅速變為現實。因此,10天后,科爾在吸收莫德羅的“條約共同體”中有關內容的基礎上,提出了兩德統一的“十點計劃”,把兩德統一提上了議事日程。【詳細

·遲到的與超前的新德國

    遲到的 西德1949年建國,那時主權獨立和國家統一對其他西方大國來說已是不成問題的現實,但西德卻要經歷一場長達半個多世紀的長征,直到2001年才既在客觀上,也在主觀上實現了國際平等這一外交實質目標。連玉如強調說,“德國的平等要求不僅限於主權獨立和國家統一,還有一個更深的價值規范內核,即新建國家也要成為一個同其他西方國家一樣的民主制國家”。
    超前的 回顧歷史,德國外交政策在1871年德意志帝國成立以后出現過兩種極端傾向“權力狂暴”——極端的民族主義狂熱和軍國主義擴張和“權力忘卻”——極端的自我克制,一在世界范圍發揮作用就被斥為帝國主義死灰復燃。不過現在看來,這兩點都已經得到了克服。

·德國大使:德國統一是一個奇跡

    在過去20年中,改變最為明顯的是原東德人:這些曾經在一個沒有旅行自由、沒有言論自由等權利的社會生活了40年的人們終於建立起了個人和集體自由。1990年統一以后,德國經歷過一段困難時期:西部向東部各州投入了巨額資金進行基礎設施建設,使其逐步達到西部各州的水平。每年從西部轉移到東部的投資額高達500億歐元。除了資金投入,整個社會都為成為一個國家付出了巨大努力。40年的分裂,以及東西德完全不同的政治制度已經造就了東西德人完全不同的觀念。統一以后,東德人,特別是老一代人,需要調整自己適應新的社會,學習像西德人那樣生活。而一貫享受著富裕物質生活的西德人必須接受現實,表現出團結精神,承擔責任,學會分享。
  20年后的今天,原來一分為二的德國社會無論在在物質上還是在精神上都已經真正地融為一體。在融合過程中,德國也遇到很多困難,比如許多年輕人離開東德,因為在西德他們能找到更好、工資更高的工作。一些東德的老年人被落下了。總體上來說,德國統一是一個奇跡。

“德國人能夠得到自由,德國人能夠負起責任”

    1990年10月3日兩德統一,堪稱是上世紀最獨特而又大膽的試驗。盡管其間利弊至今眾說紛紜,盡管其未來仍存在不確定性,但它至少昭示了:兩個互相排斥的肌體,在外力作用下快速接納對方的可能性。在柏林牆倒塌后的短短11個月內,一開始只是要求自由旅行和改良體制的東德公民,最終得到了一個成熟的民主制度—盡管只是個復制品。
  1990年,赫爾穆特•科爾曾許諾,東部很快會“繁榮昌盛”。他的預言沒有如期實現。但在這統一的20年裡,德國努力從形式統一邁向真正統一的道路,無疑也是德東地區鞏固自由和爭取發展之路。生活在其中的所有德國人,既是客觀的觀察者也是親歷者,並多少作出了貢獻。【詳細】

西德在追求統一的道路上,經過了一個正視現實、沖破傳統禁區、順應客觀形勢發展潮流的痛苦過程,但它沒有被動地順應現實。西德在逐步承認東德的過程中,為了不放棄最終國家統一的目標,總是有創新意義的思想和與之相應的理論出台,或為自己的妥協提供依據,或為國家統一留下余地。









 ·德國統一的歷史經驗
    西德在追求統一的道路上,經過了一個正視現實、沖破傳統禁區、順應客觀形勢發展潮流的痛苦過程,但它沒有被動地順應現實。西德在逐步承認東德的過程中,為了不放棄最終國家統一的目標,總是有創新意義的思想和與之相應的理論出台,或為自己的妥協提供依據,或為國家統一留下余地。西德從立國之始,為了封殺東德的國際活動空間,孤立東德,就聲稱除蘇聯外,其他國家若與東德建交,西德便可能與之斷交。但隨著東德地位的鞏固和提高,西德的這一“不承認”政策在20世紀60年代越來越深地走入死胡同,反而使西德自己在國際上的活動空間受到約束。於是,西德開始考慮對策,提出一個東歐國家“天生缺陷論”,即東歐國家從誕生之日起就與東德有同樣的體制,與東德有天生的外交關系,因而不影響西德與他們建交。從而為西德同東歐國家建交,確立和擴大西德在東歐地區的活動范圍找到了借口。【詳細

失去權力后的老東德共產黨黨員們
    如果說,對於德國現在的政治家,統一意味著“總體還算成功”,那麼對身份和地位都經歷了顛覆性改變的前東德執政黨的成員們來說,則別有一番滋味。
  在1989年那個寒冷的冬季,德國統一社會黨第一次發現自己陷入生存危機。同年12月,該黨更名為“民主社會主義黨”(簡稱“民社黨”)。但即便黨的最高領袖昂納克被開除出黨,他們的黨員人數也不可阻擋地由230萬驟減至70萬,並最終在兩德統一后迅速減少至20萬。
  當時的民社黨別無選擇。他們宣稱“與斯大林主義決裂”,但在1990年3月的東德人民議院選舉中,他們依然隻得到16.3%的選票,成為在野黨。這種苦澀滋味一直伴隨了他們整20年。【詳細

停下來思考的時機


 
·已成為歐洲經濟的發動機

    在國際上,德國獲得的認可度似乎比國內更高一些。由於德國統一時承認德波邊界為最終邊界、保証尊重波蘭的領土完整和主權,並在統一后妥善處理了與捷克的歷史問題,基本消除了東部鄰國的擔憂。用德國政治家的話說,德國歷史上第一次在周邊國家“隻有朋友,而沒有敵人”。此外,統一后的德國也成為名符其實的歐洲第一經濟強國, 2009年國內生產總值達2.1524萬億歐元,成為歐洲經濟的發動機。【詳細


·贊美統一,隔閡仍在

    在今天的網絡上,來自德國東西部之間的網友也存在地域攻擊。西德人指責東德人懶惰,不工作,靠西德人養活,拖了西德經濟的后腿,還要讓西德人交“統一團結稅”﹔而東德人則指責西德人傲慢無禮,不夠理解和寬容,同時指責當初西德在統一時採取了錯誤的經濟政策。【詳細


·德國統一的心路歷程和人文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