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18年2月18日 德國全線進攻蘇聯               公告:歡迎網上訂閱《文史參考》雜志

人民網>>文史>>談史憶人

跟張聞天去駐蘇使館(1):從待命駐聯合國代表團到去駐蘇使館

2010年11月04日10:16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跟張聞天去駐蘇使館

  一,從待命駐聯合國代表團到去駐蘇使館

  1950年1月,我跟張聞天從東北調到外交部,是說明去聯合國而不是去蘇聯的。成立這個代表團是准備在蘇聯支持下取代國民黨在聯合國和安理會的席位。毛主席沒征求張聞天的意見就決定派他為中國駐聯合國安理會首席代表,而且當即對外公布。張聞天也是從廣播中才知道對自己的任命,就趕緊向劉少奇提出可否另換人,但是沒有被採納。這時他隻好同夫人劉英、秘書徐達深,也帶著我來到北京。經過兩個多月,就組成了一個包括李一氓、耿飆、孟用潛、冀朝鼎、劉貫一、錢三強、王鐵崖等有三四十人、可能是新中國外交史上空前絕后的高規格代表團。但是沒有過多久,朝鮮戰爭爆發了。美國利用蘇聯代表因抵制國民黨竊據中國席位而缺席不能否決的機會,操縱安理會通過了組成“聯合國軍”、反對北朝鮮“侵略”的決議,美國也就打著聯合國的招牌出兵參戰了。為了避免再上當,蘇聯代表又回到了仍由國民黨佔著中國席位的安理會。斗爭也隨之轉移到了聯大,就是決議不具約束力但又反映國際多數國家意見的聯合國大會。中國志願軍參戰后,把美國打了個措手不及、暈頭轉向。這時世界各國都怕戰爭擴大,希望實現和平。英國、印度等許多國家都積極起來進行斡旋,並且促使聯合國大會通過了一個停戰決議。裡面有一條規定,說是要由英國、美國、蘇聯和我國開會討論解決中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而且整個說來,這個決議對咱們還是比較有利的,對美國反而不利。所以美國雖然被迫投了贊成票,但還是把寶押在中國不會接受上。結果它還真押對了。由於毛主席過分自信,對形勢估計太樂觀,沒有見好就收,結果中國公開拒絕了聯大的停火決議。這不但正中美國的下懷,還引起絕大多數國家的不滿,使得不久后美國提出的譴責中國為“侵略者”的提案得到聯大的通過。同時美國也緩過神來,停止后撤,開始反攻,最后使戰爭陷入相持局面。在這種情況下,眼看著短期內進聯合國是不可能了,窩著那麼些干部也是浪費,因此中央決定解散代表團,所有干部另行分配,各奔前程。

  代表團解散以后,中央對張聞天的安排是,兩個工作由他挑選:一個是去蘇聯當大使。因為原來的大使王稼祥隻干了幾個月,身體支持不住,回國了。另一個是到計劃成立的國際活動指導委員會去當主任,主管后來中聯部、對外文委、對外友協等機構的工作。張聞天考慮的結果,選擇了出國當大使,提的理由是,既然要做外交工作,就應當到實際中去。

  他決定把我帶到蘇聯去的原因,還是帶我去聯合國的那兩條:一個是能幫他寫點東西﹔另一個是懂點俄文。他征求我的意見,問我願意不願意去。到從小就仰慕的蘇聯去和跟隨一直敬佩的洛甫同志工作,哪兒有不願意的,所以我當場就痛快地答應了。這樣,1951年4月我就跟他們夫婦同乘一架飛機飛到莫斯科去了。

  提起頭一次坐飛機,可是出盡了洋相。那時隻能乘坐蘇聯生產的伊爾14客機,一起飛就開始顛簸搖晃,弄得大家翻腸倒胃,吐了一路。而且飛行距離又短,第一天隻能飛到伊爾庫茨克,第二天還要降落加油一次才能飛到莫斯科。所以后來張聞天奉調回國時,寧願坐路上要走十來天還晃蕩得厲害的火車,也沒坐飛機。那時坐飛機,很多人都有反應。1957年我隨張聞天、劉英去東南亞各國視察使館工作,劉英飛到昆明就吐出了一條幾寸長的蛔虫。當年的蘇聯飛機確實差點,后來鄭振鐸的命也喪在它的手裡,哪兒像現在坐飛機,比坐火車還穩當呢。

  駐蘇聯大使館不是一個新建的使館,原來已經有了一套人馬約一二百人。政務參贊是曾涌泉,商務參贊是李強,文化參贊是戈寶權,管行政的參贊叫張觀,還有其他幾位參贊和各級干部、勤雜人員等。我一到,就看到一些熟人。有我在延安俄文學校的幾個同學像后來做了駐蘇聯大使的李則望以及羅焚、高世坤等,還有我們的助教邵天任。曾涌泉也是我們延安俄文學校的校長。

  所以,張聞天就不用多帶人了。他隻從代表團帶去了少數幾個人。除我以外,還有徐達深、李匯川等。我們這幾個人后來又都分別從使館調回外交部。1959年批判張聞天的“反黨宗派集團”時,我們三個人就被定為這個“集團”的主要成員,受到從嚴處理。我被排為第一名,徐達深第二,李匯川第三。1959年,徐達深被下放寧夏,“文革”后回到北京,當過中國社科院西歐所所長和國務院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副總干事,最后去了當代中國研究所。李匯川當過外交部蘇歐司代司長和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現在他們兩位都已經去世多年了。

  使館的機構也都設置齊全,特別是有個龐大的商參處,管蘇聯對中國的援助和雙邊經貿關系。張聞天去后隻增設了一個研究室,要我負責。人員編制,除商參處外,研究室就是使館中最大的部門了。而且他還規定,其他單位如秘書處、領事部等的領導人,都要輪流在研究室工作一兩年,接受實際上的培訓。雖然張聞天對研究室抓得很緊,幾乎每天都要過問,但我管日常具體工作,還是感到擔子不輕。不光是研究業務,最棘手的倒是管人,因為輪換來的還有我的助教和同學。作為新中國第一個使館研究室的主任,我一直工作到1955年4月奉調回國,才卸下了這副擔子。

  張聞天當大使以后,把研究工作擺到使館工作的首要位置上,這成了對駐外使館甚至外交工作上的一個重大突破,使得使館工作的主要內容和整個面貌都改變了。外交系統,在外交部內和在各駐外使館成立研究室,從張聞天開始,駐蘇聯大使館帶了頭。

  那個時候中蘇關系好,在蘇聯做研究工作也有些有利條件。中蘇之間除了外交關系外,還有黨的關系。張聞天是中國黨的政治局委員,出任大使除了遞交國書外,還帶了黨的介紹信,是由劉少奇寫給馬林科夫的。后來毛澤東又寫信給斯大林,請求允許張聞天了解聯共中央的經驗。有黨的關系,蘇聯對我們就很優待了。塔斯社印發的內部參考資料,每天有好多包,一兩尺高的一摞。除了翻譯當天西方通訊社的消息,還有蘇聯駐世界各地記者寫的內部分析研究報告。資料來了以后,我先大概翻一遍,挑出一些來,由研究室兩位同志摘譯出來,印成簡報,給使館的領導和其他同志看,研究室內部也可從中了解當前的大體情況。周恩來等領導同志訪問或路過莫斯科時,也都送給他們看。

(責任編輯:肖靜)

相關專題

光緒年間,慈禧曾在紫禁城后花園中養了1000多隻北京犬,這些寵物狗和滿朝文武一樣,按月領俸祿(由狗監代領)。他們一日三餐主要吃牛羊鹿肉和雞鴨魚湯。給狗沐浴時,所用的澡盆必須是金玉制成,…更多

盡管毛澤東讓米高揚給斯大林帶了信,但羅申大使隨國民黨政府南遷的事實,還是勾起了毛澤東的警覺。劉少奇對蘇聯遷走大使館的做法評論說:“斯大林在走鋼絲。”毛澤東接過話茬說:“那我們就請他從鋼絲…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2月上)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在這家人團聚、訪親拜友的歡樂時節,中國昔日領袖級人物辭舊迎新之際留下的許多佳話和軼聞,至今為人所津津樂道。
         “開國元首”毛澤東宴請“末代皇帝”溥儀時,請他吃青椒炒苦瓜,辣出一臉熱汗的溥儀,直說味道“不錯,不錯”﹔……更多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
  2.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3.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