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12年2月15日 袁世凱當選為臨時大總統          公告:歡迎網上訂閱《文史參考》雜志

人民網>>文史>>史學·史觀

歷史學家雷頤:“歷史熱”中的冷思考

2011年02月15日10:06  來源:《人民政協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歷史寫作並不是歷史學家的專利,人人都有記錄歷史的權利,現在好多歷史的寫作者並不是歷史學家,所以,我覺得,歷史產品的寫作者應該更注重自己的“責任”……

  不管你願意不願意,歷史都開始“熱”得燙手了……

  自2004年閻崇年在《百家講壇》歷數清朝12個皇帝的身世和死亡之謎后,紀連海、易中天、於丹、王立群等人把歷史話題講得熱熱鬧鬧,各省電視台也紛紛效仿……

  從《康熙王朝》、《漢武大帝》到《大明王朝》、《貞觀長歌》,從嚴格的史料考証到戲說,吸引了從歷史學家的專業視角到普通百姓的好奇目光。

  有關歷史的圖書也成為圖書市場的“主打菜”:從《萬歷十五年》、《天朝的崩潰》、《潛規則》、《帝國政界往事》到《品三國》、《於丹〈論語〉心得》、《明亡清興十六年》、柏楊版的《品三國》、“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等,歷史類圖書首次開展全面超越虛構類的小說,開始佔據圖書市場的一片天地。

  有人說,這股“歷史熱”是市場炒作的結果,有人說,這是史學本身發展的幸事。究竟學術界是如何看待目前的這股“歷史熱”的呢?本報記者請教了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雷頤先生。

  “歷史熱”是一個常態

  問:在圖書市場上,各種各樣的中外歷史著作蔚為大觀,已經成為圖書出版業的一個重要品種,而在中國的影視業,各種“大片”中歷史題材也佔了很大比例。您作為一位歷史學家,對目前圖書市場和影視業為代表的社會大眾文化的“歷史熱”,有什麼基本評價?

  答:歷史學家當然覺得,目前出現的這種“歷史熱”是好事。

  歷史熱反映了社會變化,從上個世紀80年代一直到90年代初期,歷史很邊緣、很冷。當時願意研究歷史的人很少,讀者也很少,大學歷史系招不上人來,歷史被邊緣化,歷史學成了“無用”之學,很多歷史工作者都呼吁,要重視當時發生的一場“史學危機”。

  從“史學危機”到“歷史熱”,這個轉折實在太大了。

  從世界范圍內來看,“歷史熱”是個常態,無論美國、法國、英國還是俄國,歷史讀物從來都是一個非常熱鬧的類別,老百姓都願意談古論今,直到現在,歐美的暢銷書榜上,在“非虛構作品類”圖書裡,歷史人物傳記、歷史著作佔據了很重要的一個方面。

  問:發生“史學危機”的原因是什麼?

  答:中國原來的歷史傳統,比如司馬遷的寫法,是比較豐富的,充滿了生動的細節。但后來,漸漸地公式化教條化的東西就多起來了。到“文革”期間,這種情況發展到令人瞠目的地步,歷史成為“斗爭”工具。人們對這種歷史講述產生了極大的反感,這是史學危機的原因之一。

  而這種從一人角度來理解歷史的方法,規避了很多有益的角度,歷史研究變得簡單化了,鮮活的歷史變得教條、僵化、工具化了,離政治近了,離社會大眾遠了。歷史人物都被貼上了標簽,用這個標准判斷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好人按照一個模式寫,壞人也按照一個模式寫,史學作品也簡單化、單一化、臉譜化、教條化,讀者覺得很教條,很干巴,不願意看。歷史並不是活在歷史書裡,也並不是按照所謂的“歷史學家”的意願發展,當歷史脫離了大眾,脫離了它產生和存在的土壤,“史學危機”也就自然而然地發生了。

  問:從“史學危機”到“歷史熱”,你覺得這一巨大變化的原因是什麼?

  答:改革開放以來,史學研究從這些弊端當中走出來,解放思想,研究角度和表述方式發生了很大變化,情況開始好起來。伴隨著人們的思想解放,對歷史事件的描述和分析也逐漸地突破了以前那種簡單化、單一化的傾向,對歷史人物的描寫越來越豐富、越來越豐滿,所以,才出現了一批吸引人的歷史作品。我覺得,這種現象本來就是一種正常狀態,時間過得久了,人們自然而然地會適應這種狀況,也就不會覺得“歷史熱”了。

  “通俗歷史熱”也是“歷史熱”

  問:有人說,眼下的歷史熱,充其量只是歷史文化的熱,是“歷史通俗熱”,並不是歷史研究的熱、“通俗歷史熱”。您覺得,目前的歷史熱是“歷史通俗熱”還是“通俗歷史熱”?

  答:我覺得,兩種情況都有,歷史文化的熱是以歷史研究的熱為基礎的,是歷史學研究突破了簡單化、公式化、臉譜化、教條化,在一定程度上,比較真實地描寫歷史事實,還原了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的豐富性和復雜性,這種學術上的變化最終通過種種方式、種種渠道向社會文化領域不斷滲透,最后體現在大眾讀物和影視作品等文化產品的“歷史熱”上,最終從學術復興演變成一種文化現象。

  問:這些書總的來說有一個特點,就是都不是以學術研究的語態來書寫的,以致有人說歷史類圖書“專業書不暢銷,暢銷書不專業”。很多創作就是“歷史真實+細節發揮”,您對目前的“歷史熱”有哪些提醒?

  答:歷史寫作並不是歷史學家的專利,人人都有記錄歷史的權利,現在好多歷史的寫作者並不是歷史學家,所以,我覺得,歷史產品的寫作者應該更注重自己的“責任”,既然現在社會需要歷史讀物,讀者喜歡閱讀歷史讀物,我們就應該提供更准確、更真實、更鮮活的歷史文化產品。不能因為讀者喜歡讀,這個市場空前地大,為了賺錢,就粗制濫造。

  歷史熱過程中也當然會出現“泥沙俱下、魚龍混雜”的現象,嘩眾取寵的、虛構瞎編的圖書、影視劇也有很多。在目前市場經濟條件下,即使粗制濫造也許也會有市場,甚至你越是胡編亂造、越聳人聽聞,可能會賣得越好。越是如此,越是給寫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歷史文化產品的提供者要經受住市場提出的道德檢驗,讓自己的作品對讀者負責,對歷史本身負責。

  問:作為一名歷史學家,您希望“歷史熱”今后向哪個方向發展?

  答:中國是史學大國,構成歷史熱的要素非常充沛,話題多到不可計數。歷史本來應該是熱的。目前我們稱之為熱,是因為從前的冷。“歷史熱”就像泄洪剛剛打開閘門的時候,水量和勢能都很大,自然所含泥沙也很多,這種現象也是難以完全避免的,但不應該因為“歷史熱”中有負面現象就完全否定這一積極的文化現象。同時也希望,在“水量和勢能”噴發、消耗之后,當一切都回歸正常化的過程中,“水”會越來越清澈、越來越純淨。

  歷史熱應該是一種常態,歷史回歸了它的本來面目。

  楊春

(責任編輯:吳皓)

[“閃婚”前輩楊步偉]1921年,楊步偉與趙元任結婚。兩人想打破家庭本位的婚姻制度,別出心裁,先到中山公園當年定情處照相,再向親友發一份通知,聲明概不收禮。下午一個電話把胡適和朱征請到家中,楊親自掌勺,做了四碗家常菜,掏出一張自己寫的結婚証書…更多

宣統皇帝1912年退位時隻有6歲,對當時的記憶已經模糊,但有一人他卻印象深刻:“有一天,在養心殿的東暖閣裡,隆裕太后坐在靠南窗的炕上,用手絹擦眼淚,面前地上的紅氈子墊上跪著一個粗胖的老頭子,滿臉淚痕。我坐在太后右邊,非常納悶,不明白兩個大人…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2月上)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在這家人團聚、訪親拜友的歡樂時節,中國昔日領袖級人物辭舊迎新之際留下的許多佳話和軼聞,至今為人所津津樂道。
         “開國元首”毛澤東宴請“末代皇帝”溥儀時,請他吃青椒炒苦瓜,辣出一臉熱汗的溥儀,直說味道“不錯,不錯”﹔……更多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
  2.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3.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