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文史視頻

章百家談對中國共產黨歷史的新認識(1)

南湖一大的開會時間至今仍不確定

2011年04月20日14:09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文字實錄:我們黨的歷史,有一個情況,很多事情是沒有檔案記錄的,做黨史研究的人經常發現,越重要的事越找不到答案,可能是幾個領導人先商量,這個事定了,然后再做工作,有的時候你會發現很多事情找不到答案。口述史對黨史的補充作用是非常重要的。還有一個,實際歷史進程和我們文件原來的說法也經常是有很大差異的,所以你如果不了解實際進程的情況,有時就看不懂文件裡到底要表達什麼意思。除了口述史之外,現在的黨史工作者十分注意收集整理國外有關中共歷史的檔案資料,比如中央黨史研究室和俄羅斯遠東研究所經過長期合作所編輯出版的多卷本的《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這個文件現在已經出了10幾本,還沒出完。這套資料有極高的史料價值,使得我們的黨史研究者可以搞清楚很多建黨初期一直到抗戰時期的重要事情。通過大量新史料的發現、檔案的公開和研究工作的展開,我們解決了黨史上的不少疑點和懸案。

  比如說“一大”召開的時間,我們定的七一,是中國共產黨成立20年的時候要搞個紀念,當時在延安的時候毛澤東、董必武等三個參加者,誰也記不清楚“一大”是哪天開的,那就先定個日子吧,7月1日,反正是7月開的。經過多方面的核對,所有的參加者都記得有一件事:開會的前一天,上海有一個“情殺案”,報上登的都是,第二天開的會,后來就去翻老報紙,最后確定那事兒是22號,“一大”召開那天是23號,這樣才確定了“一大”是哪天召開。后來轉移到了南湖,南湖的會到底是哪天開的,其實到現在仍然定不下來。還比如,我們原來對遵義會議的了解也非常有限,會議並不是像我們現在開會大家都坐在那兒,當時會開了好幾天,開會的過程中人來人往,坐的位置也不固定,討論的問題也非常多。后人都說不清楚,直到后來找到一份陳雲會后不久寫的一份報告,許多情況才得到証實,這是80年代黨史學界兩個引人注目的發現。

(責任編輯:吳皓、肖靜)

相關專題

錢鐘書被窩裡吃蛋糕】錢先生胃口大開,興致勃勃地坐病床上手托著蛋糕品嘗。偏巧在這個時刻,中央電視台的一位攝影記者,夜襲隊進庄般溜進病房,[詳細]

【張大千:“你是君子,我是小人”】張大千主動挑起了話頭,他笑著對梅蘭芳說:“主人安排我倆坐在一塊好像不太合適啊?”梅蘭芳覺得很奇怪,忙問[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7月下)
    明治維新
    改革派突圍

    上期本刊回顧了甲午戰爭的歷史,崛起的島國日本,打贏了龐大而腐朽的清帝國。日本的現代化進程,源自十九世紀六十年代,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諸多領域,日本全面向西方文明靠攏。明治維新,是改革派對保守派發起的沖鋒,是民主與專制的巔峰對決[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