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75年1月19日 人民日報報道我國有近1000萬知識青年上山下鄉  公告:《文史參考》網上訂閱系統已開放

人民網>>文史>>中國古代史

康熙的暴力拆遷:3天打造沿海無人區 違者立斬不赦

王佩雲

2010年12月07日16:52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 台灣鄭氏始末 》一書這樣記載,康熙三年( 1664年 )三月初六,清軍大隊兵船入東山,“盡驅沿海居民入內地,筑牆為界,縱軍士大肆淫掠,殺人山積,海水殷然”。

  

    康熙

 

    本文摘自《最后的海洋與遲到的覺醒:激蕩中國海》,王佩雲著,作家出版社出版

 

    康熙皇帝曾被世人稱頌為“一代聖主”。有歷史學家甚至稱其為“漢文帝以來的第一個好皇帝,亦是一部二十五史中,惟一了解西方文明、尊重科學精神的一個皇帝”。當然如何全面評價康熙其人,不在本書敘述的范疇。但是,如果從海洋的角度來講,特別就其“遷界”留給國家、民族的后遺症而言,這個評價就該打上一個很大的問號。

  誠然,康熙堅持收復台灣,實現江山一統,應當高度肯定。1683年,他派遣施琅率領戰艦300艘,精銳水師2萬人,大舉進攻澎湖。經過7天激戰,逼退了鄭經部署在澎湖的兵力。不久,鄭經的兒子鄭克塽派人前來乞降,清軍順利進駐台灣。清政府同時接受施琅建議,在台灣設一府( 台灣府 )三縣( 台灣縣、鳳山縣、諸羅縣 ),隸屬福建省,在清朝中央政府的統一管理下,密切了台灣與大陸的關系。與此同時,康熙遏制沙俄擴張,親征新疆准噶爾,擊敗噶爾丹,使蒙古土爾扈特臣服清朝,維護了國家的統一,也功不可沒。

  但認真回顧一下,台灣、澎湖當年的丟失,根子即在明朝政府對海洋的背棄。自文、宣之后,所有的大明皇帝,既對海上滾滾而來的巨大商機不聞不問,也閉眼不看從海上步步逼近的嚴重威脅,西方殖民主義者趕走這個來了那個,這個搶走這個島嶼,那個搶走那個島嶼,全都沒當一回事兒。待荷蘭人將偌大一個台灣島從眼皮底下奪走,朱元璋的這些灰孫子們才傻了眼,然國運式微,已經沒了脾氣,隻能以崇禎吊死在煤山的一株歪脖子樹上作了結。照理說,以康熙之精明,在收復台灣的過程中,該很好反思前朝丟失台灣的深刻教訓,認真思索老對手鄭成功在海上與其長久相持的奧秘,從中好好領悟背海而衰、向海而興的治國之道。敢於學習和汲取對手的長處,那才是名副其實的聖者。

  說也奇怪,康熙有寬大胸襟肯定鄭成功對前朝的忠誠,留下一副膾炙人口的挽聯:“四鎮多貳心,兩島屯師,敢向東南爭半壁﹔諸王無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但他卻無開闊視野去接受這個老對手重視經營海洋的成功戰略,而且反其道而行之,鄭成功愛海他恨海,鄭成功視海路為活路,他視海路為絕路。他在與鄭家軍多年的征戰中,居然聽了鄭氏降將黃梧的餿主意,不但殺鄭芝龍堅定了鄭成功反抗到底的決心,還繼續秉承明朝禁海杜絕民船通匪的敗招,進而堅持實施長達20余年的“遷界令”,像趕雞鴨一樣,將世代久居海邊的百姓全部攆走,制造了空前絕后的沿海無人區。   現在冷靜下來分析,清朝開國之初在東南沿海頒布“遷界令”,無論從軍事還是政治、經濟的角度,似乎都找不出像樣的理由來。惟一的解釋,就是出身游牧的滿清皇室貴冑,因對大海的陌生而產生了對大海的恐懼﹔或者是太過相信自己在興安嶺、長白山圍獵的本領,以為隻要有了沿海無人區,就好比在一片草原上張開了大網,逮鄭成功會像逮圍網中的?子、兔子。康熙和乃父順治被深山老林鎖住的腦袋瓜怎麼也想不到,你把大海當藩籬它就是禁錮你的藩籬,你把大海當通衢它就是任你縱橫馳騁的通衢。

  順治十三年( 1656年 ),清政府惱怒鄭成功在海邊神出鬼沒,想夠夠不著,想避避不開,搬出前朝的禁海政策,嚴令“寸板不許下海”、“片帆不許入口”,不但禁止漁船、商船出海捕魚和貿易,也禁止外來船隻進入港口停泊,企圖將鄭家軍困死海上。福建和廣東沿海居民首當其沖,接著殃及到遠在南海諸島謀生的漁人和商賈,從根本上斷絕了這些中國島民的生計。“禁海令”推開后,雖然尚未強迫遷移,然沿海周環立界,“商賈絕跡”,連魚鹽小徑都被堵死。島上居民頓失生產、生活基本條件,不得不放棄家園內遷,或遠逃海外謀生。我們先民本來經營多年的一些島嶼頓時變成渺無人煙的荒島,這嚴重阻礙了國家、民族開發南海諸島的腳步。

  1661年3月,鄭成功經澎湖順利登陸台灣,一路所向披靡。清政府急了眼,立刻變本加厲,頒布更為徹底也更為殘暴的“遷界令”。朝廷先是派人察看東南沿海地勢,畫出遷界圖紙,隨即吩咐兩位滿清王爺監督地方官府按圖作業。頭一次“遷界”,從山東至廣東,所有沿海各處居民一律內遷50裡,所有沿海船隻悉數燒毀,片板不許留存。凡溪、河樁柵,貨物不許越界,布置兵丁“時刻瞭望,違者死無赦”。1662年,即改元康熙以后,盤踞台灣的荷蘭總督簽了投降書,鄭成功全面收復台灣,“聚島歡慶”。消息傳來,清廷氣急敗壞,再次頒布“遷界令”,勒逼從廣東饒平、澄海、揭陽、潮陽、惠來至廉江、合浦、欽州24州縣居民再內遷50裡,除澳門外的附近海島洲港,皆封港毀船,禁止居住。聖旨還諭令將界外地區房屋全部拆毀,田地不准耕種,漁民不准出海捕魚,出界者立斬不赦。緊接著又下令東起饒平大城千戶所上裡尾,西迄欽州防城沿邊筑墩台、樹樁柵,派重兵防守。而遷界時限僅有3天,必須“盡夷其地,空其人”,不願遷走的居民無分男女老幼一律砍掉腦袋。南粵大地頃刻亡者載道,哀鴻遍野,一片淒風苦雨。據粗略估算,僅粵東八郡死亡人數便達數十萬。屈大均在《 廣東新語 》中沉痛地寫道:“自有粵東以來,生靈之禍,莫慘於此。”

  就這麼著,康熙還嫌“遷”得不徹底。1664年5月,朝廷又稱“時以遷民竊出魚鹽、恐其仍通海舶”,下令再次內遷30裡。原本不在遷界之內的廣東順德、番禺、南海及海陽居民,又上演了一輪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拆遷悲劇。如此一遷、再遷、三遷,才把沿海無人區的界線基本定下來,最遠距離有達二三百裡者。那時也搞暴力拆遷,大小官員手持“遷界令”,先定下“遷界”的兩端,用繩索拉直,作為鐵定的界線。一些居民的房屋不幸建在界線上,劃界從中間穿過,便被強行拆掉在界內的一半房屋,剩下半邊能否住人,官家一概不管。有的還在界線上掘一深溝,以分內外,稍有跨越深溝、“走出界外者”,便是死罪。清廷派來的巡海使者到新會勘界,更以潮水涌至的河面定為劃界的標准,竟然“逼城為界”,使得靠近城郭的肥沃田土全部拋荒。今日繁榮興旺的廣東新會環城、禮樂、江門郊區,那時也列入遷徙范圍,一派“萬戶蕭疏鬼唱歌”的慘狀。

(責任編輯:張淑燕)

相關新聞

杜月笙與國民政府財政部有一筆交易,他為此支付了600萬元。后來,他想討回這筆錢,但時任財政部長宋子文卻還給他600萬元公債券。事情發生后不久,1931年7月23日的《紐約時報》刊出了一則新聞《槍彈未擊中宋子文》,報紙引用宋子文本人的自述說 …更多

斯大林曾當面明確告訴蔣經國蘇聯為什麼一定要把外蒙古從中國分裂出去:“倘使有一個軍事力量,從外蒙古向蘇聯進攻,西伯利亞鐵路一被切斷,俄國就完了……日本和中國都沒有力量佔領外蒙古來打俄國﹔但是,不能說就沒有第三個力量出來這樣做。”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月下)
    32年前鄧小平訪美經歷了一系列波折,甚至是遭暗殺的險情。從白宮歡迎儀式上僅次於國家元首的19響禮炮,到抽“熊貓”牌香煙、戴牛仔帽、擁吻唱《我愛北京天安門》的美國兒童……75歲的鄧小平風靡全美國。與此同時,一些針對中國領導人的破壞活動也暗流涌動,“台獨分子”、美國3K黨等勢力一度企圖襲擊鄧小平,訪美途中險象環生……詳細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