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41年12月8日 太平洋戰爭爆發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

波蘭地下黨的復活:起於偽造情報 加深蘇美猜忌

作者:韓偉  來源:《先鋒國家歷史》2009年第12期

2010年12月08日15:47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倫貝爾圖夫戰俘營奇襲事件震動了莫斯科,斯大林感到波蘭有可能陷入“西方陰謀”當中,必須採取斷然措施加以阻止。已經從德國前線回撤的蘇軍重新投入將近10個師的重兵圍剿波蘭地下軍,蘇聯《真理報》指責美英情報機關支持“波蘭反動分子的顛覆活動”。

  長久以來,西方將1948年蘇聯封鎖西柏林事件當作冷戰起點,並指責蘇聯是“罪魁禍首”。事實上,早在1945年5月21日,冷戰就開始了。那一天,美英情報部門支持的波蘭反蘇武裝劫持了倫貝爾圖夫戰俘營,大量蘇聯官兵死傷。這一事件激怒了斯大林和蘇聯,在事實上提前催化了冷戰的到來。

  二戰末期,在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不願波蘭加入蘇聯陣營,一面鼓動西方與蘇聯對抗,一面遙控國內的地下軍,襲擊波蘭境內的蘇聯紅軍。波蘭持續的反蘇活動引來了蘇軍的強力鎮壓,許多波蘭地下軍骨干被捕。1945年5月21日,波蘭反蘇武裝襲擊了關押地下軍骨干的倫貝爾圖夫戰俘營。這一事件激化了蘇聯和西方盟國的矛盾,提前催化了冷戰的到來。東西方的相互猜忌越積越深,終於在1948年西柏林危機中爆發。

  波蘭問題

  當軸心國的敗局已定,二戰的硝煙即將消散之時,盟軍的內部矛盾便浮出了水面。1945年初,美英蘇三巨頭為戰后歐洲地緣政治安排產生重大分歧,矛盾的焦點倒不是后來的東西德分治問題,而是波蘭問題。

  波蘭是一戰后在原德意志和沙俄帝國的勢力范圍內新成立的國家。1939年9月1日,德國閃電入侵波蘭,伙同蘇聯瓜分了這個新生國家。波蘭政府被迫於9月18日開始流亡倫敦。

  流亡政府不願波蘭加入蘇聯陣營,一方面在外交上鼓動西方與蘇聯對抗,另一方面則遙控波蘭國內的地下軍,持續襲擊波蘭境內的蘇聯紅軍。波蘭地下軍組建於1930年初,原本是波蘭元首畢蘇茨基為預防外國入侵而建立的民防力量,它在國土淪陷后開展全面敵后抗戰。然而,在納粹德國入侵期間,波蘭地下軍所發揮的作用遠不如波蘭共產黨。1944年蘇聯紅軍反攻波蘭時,地下軍和流亡政府為同蘇聯爭奪波蘭戰后控制權,在當年8月倉促發動華沙起義,結果遭到德軍血腥鎮壓,地下軍損失慘重。(詳情可參見本刊2009年10月刊《華沙起義真相:誰的波蘭?》一文)

  1944年底,蘇軍即將解放波蘭全境,美國戰略情報局(OSS,CIA的前身)局長威廉•多諾萬向白宮提交了一份材料,指出如果蘇聯完全控制波蘭,就意味著共產主義力量將在戰后主導中東歐乃至整個歐洲的事務。他認為美國應當支持波蘭流亡政府的主張,以避免波蘭在戰后被蘇聯赤化。但當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對此不置可否。對蘇聯懷有敵意的多諾萬遂自作主張地將這份絕密材料泄露給英國和波蘭流亡政府,並故意將自己的意見“包裝”成美國政府的態度。一時間,原本要在波蘭問題上與蘇聯妥協的英國首相丘吉爾立刻強硬起來,而波蘭流亡政府更是興奮異常,流亡軍隊總司令索鬆科夫斯基甚至喊出“一定要同時打贏兩場民族解放戰爭”的口號,其公開對抗蘇聯的意圖已不言自明。

  復活的地下軍

  1944年11月,索鬆科夫斯基通過英國軍情5處的幫助,將心腹愛將利奧波德•奧庫裡斯基(Leopold Okulicki)秘密空投到波蘭北部,接替在華沙起義中被德軍俘虜的博爾將軍(真名科摩羅夫斯基,Komorovski),出任最后一任地下軍司令。奧庫裡斯基是個公牛式的人物,他給地下軍頭領們下達的最多的命令是“立刻去戰斗”。

  從1944年底至1945年4月,波蘭地下軍四處活動,對無辜的猶太人和日耳曼人進行“種族清洗”,至於他們抓住的共產黨員或者落單的蘇聯士兵,他們則以殘忍的手段加以殺害。他們還炸毀蘇聯工兵苦心搭建的寬軌鐵路。

  在1945年3月蘇軍攻打柏林戰役發起前,蘇聯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司令統帥羅科索夫斯基不得不抽調相當多的部隊去鎮壓波蘭地下軍。蘇軍與波共主導的波蘭臨時民族統一政府簽署協議,共同在解放區展開治安整頓運動,蘇聯內務人民委員會(NKVD)和蘇軍反諜處專門抽調精干力量,展開分區圍剿。

  1945年3月,波蘭熱舒夫地區的反蘇勢力組成統一的“森林司令部”(Command of the Forest Units),由弗朗齊歇克•普裡茨西尼亞克少校(Franciszek Przysiezniak)任司令,他手下有兩個連約200人的部隊,駐扎在萊扎伊斯克附近一個名叫庫裡洛瓦卡(Kurylowka)的村庄,而蘇軍NKVD部隊則駐扎在比烏戈拉伊。NKVD似乎察覺到波蘭地下軍的存在,打算調第2邊境團下轄的兩個連(約300人)進入庫裡洛瓦卡村清剿。

  戰斗在5月7日(納粹德國投降前一天)打響,蘇波兩軍在庫裡洛瓦卡爆發了激烈的戰斗。歷史學家認為這場戰斗是二戰末期波蘭境內最為嚴重的反蘇事件。雙方交火后,蘇軍內務部隊狼狽撤退,據統計蘇軍有70人陣亡,但蘇聯隻承認陣亡56人。普裡茨西尼亞克少校並未下令追擊,他擔心會遭到蘇軍重兵合圍,於是率領部隊連夜撤出了庫裡洛瓦卡村。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數千蘇軍包圍了庫裡洛瓦卡。作為報復,蘇軍指揮官下令焚毀庫裡洛瓦卡村,200多間房屋被毀,蘇軍射殺了6個村民,兩個村民在大火中遇難,920名村民無家可歸。

  在清剿行動中,蘇軍查獲了大量美英盟國提供給波蘭地下軍的武器,還抓獲不少英國培訓的波蘭特工。而當蘇聯外交部將這些証據提交到美英方面時,美英政府均矢口否認,始作俑者多諾萬甚至說:“我們將武器交給波蘭人去對付納粹,可是我們確保不了武器交付后波蘭人的行為。”

  據被俘的波蘭地下軍成員供認,遲至1945年中旬,波蘭地下軍已經擁有3.6萬名成員,不僅裝備有數萬支長短槍械,還有190多門火炮,16輛坦克、68輛裝甲車、600台拖拉機,甚至還有三個野戰醫院。這些裝備有不少是英軍空投的,還有一些在英國間諜的幫助下,波蘭境內殘存的小股德軍向波蘭地下軍移交的。

(責任編輯:張淑燕)

[元帥洗尿褲]1962年,陳毅已62歲,身任國務院副總理、外交部長等要職。這年春天,他出差途經成都。當時,他的母親年過八旬,重病在身,住在成都的弟弟家中。當天下午,陳毅與妻子張茜前去看望。老人由於病重,有時小便失禁。陳毅剛到母親房中,…更多

蔣、馮、閻大戰前,孫殿英去洛陽參加馮玉祥召集的軍事會議,當他和馮見面的時候,馮緊握他的手說:“殿英老弟,你的革命精神我很佩服!咱們是好朋友,好同志!在反對滿清這一點,我干的是活的(指驅逐溥儀出宮),你干的是死的(指盜陵)。”…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