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79年12月10日 台灣高雄發生《美麗島》事件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

顧順章叛變后 蔣介石為何突然下達槍決他的手諭?

作者:吳基民 來源:《世紀》

2010年12月10日13:24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一代梟雄顧順章就這麼死去了。其實他到底怎麼死的並不重要,問題是這麼一個被中華蘇維埃毛澤東主席簽署的第一號通緝令中“嚴加追捕,如有發現工農紅軍和革命群眾可立即捕殺”的大叛徒,真的會幡然悔悟,重新想要回到共產黨內來……

  1931年4月25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特委三位領導之一,中央特科的主要責任人顧順章在漢口被捕,隨即叛變。為了表明自己的身價,他一口氣供出了中共在武漢的湘鄂邊區特委、中央軍委武漢交通大站、湘鄂邊區紅二軍團駐漢機關等20多個秘密機關,中共在武漢的地下組織幾乎無一幸免。

  一、是否向國民黨隱瞞了許多機密?

  由於顧順章堅持要到南京面見蔣介石才肯供出中共中央在上海的重要機關,當時他還心存一個夢想:就是讓蔣介石支持他成立一個新共產黨,由他實現和蔣介石的所謂“國共合作”。25日深夜顧順章被捕叛變的消息被潛伏在中統負責人徐恩曾身邊的機要秘書錢壯飛獲悉。周恩來利用這寶貴的三天時間進行了空前規模的大轉移。向忠發、周恩來、王明等時任中共中央一些最重要機關的領導人都撤離到了更加隱秘的住所。但是中共地下組織還是遭到了極大的破壞,先后被捕的有800多人,中央特科也遭到大破壞,一些來不及轉移的機關如中央軍委保衛組、紅旗報社、中央地下印刷廠等都被破獲。顧順章叛變的最直接后果,就是使得中共中央機關無法再在上海生存下去,中共中央的負責人如周恩來、王明等都先后離開了上海,或去江西中央蘇區,或遠赴蘇聯到共產國際任職,這對中共今后的歷史影響極大。

  由於沒有抓到周恩來,顧順章為了邀功,又先后出賣了中共中央幾個極其重要的負責人,如曾任黃埔軍校總教官的惲代英、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向忠發、時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的蔡和森等。

  顧順章是中共歷史上罪惡最大、危害最大的叛徒,可以說是怙惡不悛,十惡不赦,但是據最新發現的資料表明,他在大出賣的同時,還作了相當多的保留。

  據《中國共產黨史稿》中記載,顧順章在被捕后有這麼一段供詞:“共產國際派遣代表9人來上海,即系國際遠東局,大多數是俄人,也有波蘭人,德國人,姓名住址都不知道。遠東局主任,名叫牛蘭,我們都叫他老毛子。”(史稿第二卷160頁)實際上當時遠東局在上海僅2人,一個波蘭人,一個美國人,恰恰沒有俄國人。牛蘭絕非遠東局主任,經常和包括其他在內的中共領導人開會的遠東局執委會代表叫羅伯特,共產國際遠東局的負責人 米夫不久前還在上海,並曾和顧順章多次開會見面。遠東局6月10日在給共產國際的報告中就特別提到了這一點,認為顧順章有意隱瞞了許多重要秘密。報告稱:“我們在南京秘密工作的同志向莫斯克濕(周恩來)報告,在4月26日有一名共產黨在漢口被捕,旋經証明系中共政治局委員(應為候補委員——筆者注),並負責特務工作者。他願意見蔣介石及南京特務工作者,並告訴一切,並預備為南京政府工作……起初我們不大相信此人有反叛之可能。其后又以為顧某似乎不致立刻全盤托出,所以整個星期是在談話及謠言之中,而不能決此事之確否。此種反叛極為可慮,因顧某不但知道所有中國同志之住所,而且還知道克蘭莫及坡托歇夫斯基之住宅(坡即為牛蘭黨內名)。幾天以內,我們望著警察到這些地方來,同時做著必要的防備。直至現在,還未見警察巡捕來到。中國同志盡可能的立刻搬家,但是如果這位朋友將真確的地址告之警察,我們的負責同志很可能將全數被捕。但是結果未曾發生。”(見遠東局給共產國際的報告。1931年6月10日)

  據中國現代史專家楊奎鬆在《民國人物過眼錄》一書中披露:“顧順章早先是有過將共產國際代表和中共中央全盤托出的想法的,但為什麼在供詞中表示他隻知道一個人叫牛蘭,而對這方面其他人員的名字和地址一概不知呢?唯一能夠用來加以解釋的理由,大概就是顧順章對出賣俄國人,包括中共領導人,還是多少有顧慮的。因此,除了有回憶指稱顧順章供出了周恩來和另外兩名中央委員過去的住宅外,顧順章被捕最嚴重的危害多半是帶著國民黨特務人員巡視南京各監獄,指認中共分子……”(見該書第80頁)

  一方面窮凶極惡地帶著特務親自到香港去誘捕和森,一方面故意隱瞞了許多機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或許是顧順章叛變后留給我們的第一個謎團!

(責任編輯:吳皓)

相關新聞

許地山到英國,住在老舍那裡。一日,許地山去倫敦城裡,日落時才回來,進門便笑,而且不住地摸他剛剛刮過的臉。老舍莫名其妙。許又笑了一陣才說:“教理發匠掙去兩鎊多!”老舍大吃一驚,那時候,在倫敦理發普通是八個便士,理發帶刮臉也不過是一個先令,…更多

1919年北京高校教師因欠薪達數月,罷教請願抗議,教育總長范源濂苦勸復課無效,辭職避往天津。后來政府補發欠薪,教師派代表赴津請范源濂復職,他閉門不理,說:“自古隻聞教師肯教,而學生不願學。未聞學生肯學,而師長不願教者。諸君有錢便上課,無錢便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