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37年12月13日 南京大屠殺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

南京大屠殺在日本的影子:血寫的歷史無法改變

 薩蘇

2010年12月13日08:25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幾年以前,和日本的一些年輕人在BBS上面辯論,對方的觀點是“南京大屠殺”純粹是捏造。終於,耐不住性子的薩憤而問道:無論你怎樣講,總不能否認南京城下的累累白骨吧。

  文章摘自 《尊嚴不是無代價的》 ,薩蘇著,山東畫報出版社出版

  在研究七十年前(本文寫於2007年)開始的那場抗日衛國戰爭之時,有一個話題我總是盡量回避。那就是“南京大屠殺”。

  其實,我開始關注有關這場戰爭的文獻,和南京大屠殺有著直接的關系。那是在幾年以前,和日本的一些年輕人在BBS上面辯論,對方的觀點是“南京大屠殺”純粹是捏造。終於,耐不住性子的薩憤而問道:無論你怎樣講,總不能否認南京城下的累累白骨吧。

  一個日本的年輕人回答,你們中國人一直在打內戰,誰知道是不是你們自己埋下的?

  面對這個一半無知一半狂妄的回答,那時候,我的感覺是出離了憤怒。

  我下了一個決心,就讓我用日本的史料,來說服你吧。

  在我的書櫥中,有關這場戰爭的資料如今已經堆積如山。然而,關於南京大屠殺的,卻很少。

  是因為在日本沒有這樣的史料嗎?

  恰恰相反,在日本的出版物中,關於這場悲慘事件的紀錄比比皆是。我只是沒有勇氣面對。

  沒有勇氣面對我們先人曾經遭受的屈辱和災難,那些文字中,曾經的日軍士兵用日本民族特有的細致把這場大屠殺描述得如同在你眼前再現。

  原日本海軍第十三航空隊轟炸機隊隊長奧宮正武在《我所見的南京事件》中,曾經這樣描述自己所見的大屠殺場面:

  在下關刑場附近,從城中開來滿載中國人的敞篷卡車絡繹不絕,停在倉庫中間。作為海軍軍官的奧宮認出這支部隊屬於第九師團第三十六聯隊,他走進碼頭的倉庫群,看到兩手被綁在背后的十幾個中國人,被一個個拉到江岸邊幾米的地方,用軍刀和刺刀慘殺后,投入揚子江中。江中隻見層層疊疊的尸體,靠近岸邊的江水為之阻塞,以肉眼幾乎難看出的速度裹挾著尸體艱難流向下游。但,有些人還沒有徹底死透,掙扎著向岸邊淺灣處逃生,那附近已經是一片血海,因為那裡等待他們的,是早有准備的槍擊和刺刀。整個過程如同流水線一樣秩序井然,連大聲指揮的人都沒有。看來,明顯是根據上級的命令在進行。我向刑場入口的一個下士問道:“這麼多中國人,就這樣安安靜靜被帶來,你們是怎麼做到的?”回答是:“城內,對著在廢墟上收拾的中國人問:‘有肚子餓的舉手’,然后把舉手的裝上卡車作出帶去吃飯的樣子,就完成了唄。”“那麼,為什麼用日本刀和刺刀行刑呢?”“長官說,為了節省子彈。”

  這已經是12月27日,距南京陷落差不多過了兩個星期。

  僅僅日軍第三十旅團一支部隊,其指揮官佐佐木道一少將就在手記中記錄,“到12月24日共計處刑一萬五千人以上,12月24日至第二年1月5日,處刑數千人。”

  這樣的記載車載斗量。

  在我面前的一本描述南京大屠殺的日本史料中,總計373頁的書中,有95頁全部記載的是在南京日軍如何凌辱中國女性。那部分書頁,我至今沒有勇氣打開。

  墨寫的謊言無法改變血寫的歷史!

  正是因為証據如此確鑿,假如問日本人對於南京大屠殺的看法,從官方而言,日本方面從來不能,不曾也不敢否認南京大屠殺的存在。在日本的教科書中,傳統都存在著對南京大屠殺(日文:南京大虐殺)的描述。

  在日本收集到的大多數南京大屠殺的証言,都是近幾年的事情。這之前,日軍的老兵們大多選擇了沉默。然而,也許是即將走進異界時對良心的考驗,最終使一部分日軍老兵對媒體袒露了當時的暴行。這是1999年1月,85歲的佐藤睦郎在回憶南京大屠殺中的情景。

  倒在床上敘說的佐藤道:“對著幾千名絡繹不絕朝對岸逃去的人群,用九二式重機槍開火射擊了。”佐藤是日軍原十六師團步兵第33聯隊第一機關槍中隊的士兵,參加了對南京的進攻。他在採訪中對這次屠殺的背景介紹道:“在揚子江畔包圍了幾千名在岸邊的人群。一個中隊的八挺重機槍對著密集的人群開火了。可以看到人群中的女人和老人。距離四五百米,變著角度掃射,打到的地方人牆就崩塌下去。他們用力地搖著白旗,我想也是很可憐。我們是按照小隊長‘打’的命令來干的,但是,這命令(中國人統統殺掉)應該是出自師團部。”

  但是,就日本普遍輿論而言,對南京大屠殺的看法確實有著極大的分歧。其中,除了接受傳統對於南京大屠殺描述的部分民眾以外,比較典型的“修正看法”就有四種之多。

  第一種看法,南京大屠殺虛構說。

  南京大屠殺虛構說是在日本極端右翼和部分青少年中存在的觀點,曾在網上與我進行辯論的日本青年大體屬於這個派別。其中,比較典型的公開言論當屬1994年9月4日大橋政太郎在《產經新聞》發表的文章,鼓吹南京大屠殺為“虛構”,其原因是“沒有一個証人親眼看到大屠殺的發生”,“看到數千人被屠殺的目擊者一個也沒有”。此外,日本還有專門組織對中國報道中部分列入“南京大屠殺”標題下的歷史照片一一進行檢証,以証明其並非拍攝於南京大屠殺期間。這部分人多半屬於極端缺乏歷史常識的日本年輕人,以及少數別有用心的政治家。然而,當南京大屠殺的歷史証據越來越多被發掘出來的時候,這種觀點就如同陽光下的雪一樣迅速瓦解。上個世紀末,由於中國方面大量公布南京大屠殺親歷者的經歷,相信這種觀點的日本民眾產生了極大動搖,但依然有少數死硬分子堅持那是中國政府組織的宣傳,不足為據。然而,隨著生命即將終結,一些參加過大屠殺的日軍老兵良心發現,近年來逐漸打破沉默,開始提供真實的歷史事實,給日本社會極大的震動。例如,二零零二年,鬆岡環採訪的舊日軍老兵回憶錄《南京戰》,一本書就收錄了102名原日軍官兵的証言,每一條証言都重現了當年南京發生的殘忍暴行。在這樣無可辯駁的事實面前,持南京大屠殺虛構說的觀點,在日本也很難找到市場,呈現日漸式微的情況。不過右翼從來也沒有停止過這種宣傳,目的,無非一個是爭取部分盲目的日本青年的支持,一個是“取法乎上,隻得其中”,抵消真實歷史的影響。

  但是,我國的部分歷史著作或者宣傳資料中,對於歷史照片的引用存在若干失誤,對極右政客混淆視聽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過猶不及,是我們值得反思的事情。

  17-2原日軍士兵境昌平在2000年7月接受記者採訪,提供了他用毛筆書寫的日記,其中記錄了日軍第九師團步兵第三十六聯隊12月13日在下關用重機槍屠殺中國戰俘的場景。他是負責押運戰俘前往屠殺地點的,由於屠殺地點設在突堤以下,戰俘看不到以為是要釋放他們,還對境昌平說“謝謝”。境昌平還記載了日本海軍的士兵和穿和服的日本平民拿中國人練習刀術的過程。

(責任編輯:吳皓)

相關新聞

鄧拓對陶瓷古董情有獨鐘,宿舍的桌子上、窗台上、牆角裡,到處都放著四處搜羅來的破壇爛罐。一次,有位邵編輯到他宿舍裡匯報工作,見他正對著一些文物似老僧打坐,便說:“老鄧,把這玩意送我一個吧!”鄧拓以為遇到知音,驚喜地問道:“你要這干什麼,…更多

1945年8月28日,毛澤東到重慶參加國共談判。周谷城在會場外見到毛澤東,兩人寒暄時,周谷城關切地問:“您從前胃出血的毛病好了沒有?”毛澤東說:“我這個人,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上山當‘土匪’,病就好了。”…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