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37年12月13日 南京大屠殺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

張學良對自己的傳聞大笑不止:“不抵抗命令是我下的”

本報記者 李喬

2010年12月13日13:50  來源:《北京日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張學良本人曾說過這樣的話:“我覺著歷史上的記載疑案重重,就如我這個人,還活著的,對於我這個人的記述,我所聽到的、看到的,多不正確。我這個人性格毫不護短,我自己知道。我自己的事,我所聽見外間記載、傳聞我的事情,常使我大笑不止。”

  今年12月12日,是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雙十二事變)發生74周年,張學良、楊虎城兩將軍因發動這一事變而成為中華民族的千古功臣。對於張學良將軍,一般民眾的了解,多源於電影《西安事變》和相關的幾部電視劇。歷史學家對於張學良和西安事變的了解當然要深入得多。但限於資料,限於以往當事人披露的歷史真相有限,再加之有些史學家喜歡“以論帶史”,主觀意圖太重,所以,不少史著中的張學良與真實的張學良相差頗遠,而有些影視作品中的張學良就更加失真。張學良本人曾說過這樣的話:“我覺著歷史上的記載疑案重重,就如我這個人,還活著的,對於我這個人的記述,我所聽到的、看到的,多不正確。我這個人性格毫不護短,我自己知道。我自己的事,我所聽見外間記載、傳聞我的事情,常使我大笑不止。”

  哪些傳聞讓張學良大笑不止?張學良認可的真史又是什麼?這是歷史學家應當追尋和回答的嚴肅問題。但這需要大量的第一手資料。張學良本人的口述,無疑是珍貴的第一手資料。它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大量的歷史真相。張學良研究家王海晨先生對“張學良口述歷史”做過比較細致的研究,並據此對許多流行說法做了比對、勘誤,這些成果,在他寫的《從張學良口述看張學良被誤讀》一文中多有披露。(《百年潮》2010年第10期)筆者看到此文后,認定其有重要價值(盡管有的新說已為人知),便以此文為線索,採訪了王海晨先生,請他講講張學良是怎樣被誤讀的,歷史真相又是怎樣的。

  一、“我父親不是土匪”,他是在維護地方治安,收取保護費的“保險隊”裡干事的。

  記者:您是即將出版的《張學良口述歷史全集》的副主編,是張學良研究家,我想多問您幾個問題。您曾說張學良看到寫關於他的記載和傳聞時常發笑,他笑什麼?

  王海晨:從他口述中,可以發現,他一笑有些人亂編:這不是我說的,這是他(編者)說的﹔二笑“大家”亂評:我做的,沒有他寫的這麼好,也不像他說的這麼壞﹔三笑有人胡猜:他又不是我,他怎麼還能寫我心裡怎麼想?四笑史家對歷史細節關注不夠,“九一八”時日本關東軍發的布告,日子是后填上去的,說明他們事先已經把布告都印好了,卻沒人注意。他更多的時候是生氣,甚至以“放屁”嗤之以鼻。張學良在他的口述中說了80多次“胡說八道”、“胡說”、“瞎說八道”,至於“不是這麼回事”、“不對”之類的“評語”就更多了。

  記者:從您的文章中看到,張學良說,“我父親不是土匪”。這完全把我印象中的張作霖的“胡子”形象顛覆了。這真是新奇的說法,但我又確信這應是真實的。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王海晨:加文·麥柯馬克寫的《張作霖在東北》一書,第一句話就是:“張作霖是偏僻的邊疆地區一伙土匪的頭子”。司馬桑敦《張老帥與張少帥》寫道:“甲午后,作霖回家閑居一年,后經馮麟閣介紹,投董大虎伙為‘馬賊’” 。

  張學良對此有不同看法。他說:“我父親和我二大爺為我爺爺報仇,打死了一個人,跑到毅軍那當了幾天兵,混個小官回來了,仇家不放過他,他又逃走了。他就跑到黑山縣的一個交界的地方,跟一個人學獸醫,幫人治馬,給人打下手。那時候,有馬的人大多都是江湖上的人,有一種叫馬販子,就是偷人家馬來賣,賣的時候,都差不多要經過這個獸醫來轉手。所以這獸醫呀,跟這些人最容易接觸。因此,我父親自然就認識一些草莽英雄。他就這麼樣漸漸地認識了一些人,張作相啊,就是這時候認識的。”

  “這時候正趕上義和團變亂,東北沒有政府了,政府的人都跑了,社會治安混亂得不得了。他就糾合了十幾個人吧,有十幾條槍,負責維持地方治安。這就是人家說他是土匪的原因。”

  張作霖沒當過土匪,那他當的是什麼呢?“有人說我父親當過土匪,其實他當的不是土匪,那時候叫‘保險隊’。什麼是保險?就是這個地方的安全我負責,‘我來保護你,你給我錢。’如果有土匪來打你,有什麼旁人在這兒鬧事兒,我負責給你打,但是你拿錢。我父親當年就是干這個的。”

  那個時候維護地方治安有兩種,一種是“人民自己保衛自己,如晚上男人睡覺,女人上炮台警戒”﹔另一種就是“人民請別人來保護自己,就是我父親這種。我父親當年就是干這個的。”

(責任編輯:吳皓)

相關新聞

王世襄回憶,1943年冬天的時候,他想進傅斯年擔任所長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工作,經由與他有密切關系的一代建筑學大師梁思成的介紹,得以拜見傅斯年。兩人見面,傅斯年首先問王世襄:“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王答曰:他是燕京大學國文系本科及  …更多

貝多芬對德國的統治者十分厭惡。盡管許多貴族經常向他獻殷勤,他對他們卻十分冷淡。有一次,他在音樂會上演奏《月光曲》,有一個貴族竟大聲吵嚷,他馬上停止演奏,說:“我絕不奏給這種蠢豬聽!”一個親王走過來訓斥他,他毫不屈服,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