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27年12月14日 國民政府與蘇聯斷交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

梁漱溟與毛澤東沖突的伏筆:在延安就開始話不投機

黃銘

2010年12月14日09:10  來源:《文匯讀書周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毛約他當晚談話,誰知晚上是看京劇,只是在開演前二十分鐘兩人碰了一下頭,梁無法講完自己的觀點,只是要求毛消除誤會,而毛堅持說梁反對總路線,兩人語言激烈,沖突頻頻,不歡而散。

  沖突的伏筆

  梁漱溟和毛澤東相識在1918年,那時梁已受蔡元培、陳獨秀之聘擔任北大文科學院講師,講授印度哲學。毛澤東從湖南來找自己的恩師也就是后來的岳父楊昌濟老先生,寄住於楊家,為了糊口在北大擔任圖書管理員。據載,他也經常去聽梁漱溟的課。楊昌濟是著名的倫理學家,特別是崇尚陽明哲學。梁漱溟為了了解陽明哲學,經常去拜訪楊,向其求教。楊把毛介紹給梁,但梁當時並未在意這個高大長瘦和自己同歲的湖南青年。后來楊昌濟去世,毛澤東回到湖南開始了革命生涯,梁也離開北大為鄉村建設理想而奔波,二十余年二人再未謀面。直到抗戰爆發,梁初訪延安,才和毛重新見面。毛重提舊事,梁這才記起原來眼前的毛澤東就是當年那個毛潤之。梁漱溟這次訪問延安,其主要目的是想與中共領導人進行交流,傾聽中共對抗戰的看法,主題是抗戰,但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想交換關於治國建國的想法。他在延安總共和毛交談有六次,但主要是剛到時的兩次徹夜交談。

  第一晚主要交談抗戰問題,兩人相識甚歡。梁本人是主戰派,但當時國內主和派、悲觀論腔調很盛,梁也有些惶惑。在來延安之前,梁漱溟曾拜訪過當時的著名軍事理論家蔣百裡先生,第一次從蔣百裡那裡聽到了抗戰必勝,抗戰必然是持久戰的觀點,梁感到觀點很新穎,也很受啟發和鼓舞。在和毛澤東交談后,沒想到毛也是這個觀點,而且講得更系統,更全面,包括戰爭的各個階段,每個階段應該採用什麼樣的戰略戰術等。梁聽了十分贊同。談話一直到天明,臨走時,梁送毛一本他自己寫的《鄉村建設理論》,並點明明晚的談話將圍繞這本書。但是第二晚的談話卻沒有像第一晚那樣投機。談話一開始,毛就說:“大作拜讀了,但看得不細,主要之點都看了。您的著作對中國社會歷史的分析有獨到見解,不少認識是對的,但您的主張總的來說是改良主義的路,不是革命的路。而我認為,改良主義解決不了中國的問題,中國社會需要徹底的革命。中國共產黨的基本理論,是對中國社會進行階級和階級斗爭的分析、估計,來確定路線、方針、政策……”梁馬上爭辯:“中國社會貧富貴賤不鮮明、不強烈、不固定,因此階級分化和對立也不鮮明、不強烈、不固定。”梁在此基礎上講了一大通中國“倫理本位”的重要性,而否認階級斗爭的作用……兩人你來我往,誰也沒讓誰,誰也沒說服誰,這就埋下了兩人沖突的第一支伏筆。

  抗戰勝利后,國共開始和談。梁漱溟第二次赴延安。這時他渴望國共和談能談出成果。這時他的身份已是民盟中央常委、秘書長,民盟出席政協會議的代表,他的觀點代表著民盟的主張。延安熱情地歡迎了他。他發表演講,希望國共雙方都互相讓一讓,不要打仗,在一個統一政府下搞經濟建設。這實際上是讓共產黨放下武器,讓出自己的控制地區,承認蔣介石的國民黨政府。這可以說是第二支伏筆。

  國共和談后期,實際上蔣介石在東北和中原的槍聲已表明了他的心跡。但和談這一形式還在繼續。美國特使本負有調停國共沖突的使命,擔當和談的第三方調停人,但受美國國內政策的影響過於偏袒蔣方,引起共產黨人的不滿,隻好退出調停人的角色,由國內的第三方面即民盟來充當。梁作為當時民盟的實際負責人接任了這個角色。在這之前,共產黨談判首席代表周恩來和民盟負責人之一的黃炎培曾商定:彼此有所決定,事先互相關照。但梁漱溟在主持擬定東北停戰方案,准備由民盟提出供國會討論時,卻未和共產黨方面商量。當時有一個參加和談調停的東北無黨派人士莫德惠提出,可以承認當時已被中共所控制的齊齊哈爾、北安、佳木斯為東北共產黨軍隊駐地,但東北鐵路沿線共41個縣,20個縣在共產黨方面,21個縣在國民黨方面。國民黨政府可以派縣長帶警察去接收共產黨所控的那20個縣的政權,以達到全鐵路線的行政統一。莫認為,隻帶警察不帶軍隊,這可以照顧到共產黨方面。這樣國民黨政府能接受,共產黨也不會有太大意見。梁漱溟考慮時間緊迫,就接受了這個方案,並以民盟的名義,擬寫三份提案,一份送給馬歇爾,一份送給國民黨政府,一份送給共產黨代表團。共產黨的這份是梁漱溟親自送到周恩來手中的。周看后,面色驟變。梁要解釋,周忙用手攔住說:“不用再往下講了!我的心都碎了!怎麼國民黨壓迫我們不算,你們第三方面亦一同壓迫我們?今天和平破裂!即先對你們破裂。十年交情從此算完。今天你們就是我的敵人。”周還問梁:“我們彼此商量好,彼此有所決定,事先相互關照,今天為何失信?”梁無言可答,隻好立即收回提案,並讓人從馬歇爾和國民黨政府處也拿回另兩份。這成為沖突的第三支伏筆。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邀請梁到新政府工作。梁考慮自己一直是以第三方人士調停國共爭端,今后大局如有變化,仍需要他這樣的人出來為國事奔走。而如果進入新政府,就失去了為各方說法的機會。故他拒絕了毛的邀請:“主席,像我這樣的人,如果先把我留在政府外邊,不是更好嗎?”毛遂有不悅之意。這是第四支伏筆。

  建國初期,毛知道梁對農民問題感興趣,就邀請梁去各地解放區農村考察,沒有想到梁考察回來后,即向毛反映了一個情況,他說,土改是深得民心之舉,但毛病也不少。比如政策規定不許打地主,但他親眼看到斗爭會上打得很凶,有一對地主夫婦,因為受到體罰,一塊跳河自殺。這個問題應引起注意。毛並不以為然。他一直是以“糟得很”還是“好得很”來評論自己領導的農民運動的。以后,梁和毛幾乎每隔一二個月就會見一次面,深談一次,類似的問題提了不少。這大概是第五支伏筆。

(責任編輯:張淑燕)

王世襄回憶,1943年冬天的時候,他想進傅斯年擔任所長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工作,經由與他有密切關系的一代建筑學大師梁思成的介紹,得以拜見傅斯年。兩人見面,傅斯年首先問王世襄:“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王答曰:他是燕京大學國文系本科及  …更多

貝多芬對德國的統治者十分厭惡。盡管許多貴族經常向他獻殷勤,他對他們卻十分冷淡。有一次,他在音樂會上演奏《月光曲》,有一個貴族竟大聲吵嚷,他馬上停止演奏,說:“我絕不奏給這種蠢豬聽!”一個親王走過來訓斥他,他毫不屈服,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