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27年12月14日 國民政府與蘇聯斷交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

朱毛之爭真相:朱德反對毛澤東“家長制”作風

李尚英

2010年12月14日09:40  來源:《文匯讀書周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朱德從一上井岡山,就把自己的命運與毛澤東聯系在一起了,對“朱毛”一詞是十分珍惜的。所以他決不會反毛的。但朱德為什麼這次“反”毛呢?

    關於朱德和毛澤東在井岡山革命斗爭時期的爭論及其后來的影響,雖在一些歷史書籍中有所記載,但對其爭論的由來與實質卻語焉不詳。有幸的是,2009年7月12-15日,我參加了“文化部文化管理清史辦干部井岡山培訓班”,其間,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特聘教授余伯流先生給培訓班全體學員講了一堂生動的《井岡山斗爭與井岡山精神》的課。他在談到1929年紅四軍“七大”前后有關井岡山革命道路的開辟者和奠基人,紅四軍的主要領導人毛澤東、朱德爭論一事時,較為詳細地介紹了他如何根據和運用中央檔案館的檔案,實事求是地介紹了以往為黨史、歷史課本諱莫如深的這一段歷史,並說“實事求是”是他多年研究中國革命史的最主要的經驗。

    余教授是這樣敘述1929年紅四軍“七大”前后有關毛澤東、朱德之爭的:

    朱毛之爭原委要從1929年初朱毛率軍離開井岡山談起。朱毛下山后,一路行軍並不順利。毛澤東感到,在國民黨軍隊窮追不舍的情況下,紅四軍黨內再照過去那樣,遇事層層討論、層層匯報,直至前委最后定奪,太麻煩不說,還會貽誤戰機。於是做出了“停止軍委辦公”的決定,取消了以朱德為書記的軍委。對此,朱德無意見,陳毅表示同意。2月,中共中央去信,莫名其妙地要紅四軍分散行動,並令朱毛到上海“學習”。此信在紅四軍內引起了混亂。毛澤東不願意去,並勸朱德也不要去,紅四軍上下也不希望他們去。毛澤東為此寫信批評了中央的決定,中央后來也不再提及此事,但卻派了劉安恭到紅四軍任職。劉安恭一來,就引起了軒然大波。劉安恭與朱德同為四川籍,兩人又同在德國留過學,關系不錯。他受黨中央委派,到紅四軍后,毛澤東出於紅四軍內部對劉安恭本人資歷、經歷的尊重,征得朱德、陳毅的同意,決定恢復臨時軍委,讓劉任紅四軍臨時軍委書記和政治部主任,位在毛、朱之下,陳毅之上。由此引起了一場朱毛之爭。劉安恭一到任,即與毛澤東爭權。他召開紅四軍軍委會議,並做出決議,撇開黨中央關於軍委統轄於前委的指示,由軍委統轄紅四軍,要以毛澤東為書記的前委“隻管地方工作”,並提出要反對紅四軍中存在的“家長制”。毛澤東看了這個決議后,大吃一驚,非常生氣,立即召開前委會議,取消了臨時軍委。劉安恭激烈反對,認為,“既名四軍,就要有軍委”,指斥毛澤東和前委“管得太多”,“權力太集中”,毛有“家長制”作風。朱德贊成劉的觀點,他提出,“黨管一切為最高原則”,但應“通過無產階級組織,起核心作用”﹔並批評毛澤東在實行“由上而下的家長制”,說毛“強調黨員行動受限制,但他自己的行動是自由的”,“不聽中央調動”。而毛澤東則堅持己見,非要廢掉臨時軍委不可。由此朱毛之爭持續了半年之久。

    說到這裡,余教授頗帶感情地說“這不影響我們對朱老總的熱愛”。隨后,他接著說,朱毛之爭在雷湖和白沙兩次會議上依然激烈地進行著:

    1929年五六月,紅四軍在雷湖和白沙舉行了兩次前委擴大會,就設立軍委等問題進行討論。雙方依然爭執不下。毛澤東見會議無結果,憤然表示要辭去前委書記職務。在白沙會議上,毛的觀點得到36票贊成,朱、劉等5票反對。但毛在會議后,還是表示要辭職。陳毅在朱毛之間始終持調和立場,希望兩人從黨和革命的立場出發團結一致。他說:“你們朱毛兩人,一個晉國,一個楚國,你們兩個大國天天在吵架,我這個鄭國在中間不好辦。跟哪個走,站在哪一邊?我就是怕紅軍分裂,怕黨分裂。我是希望你們兩個團結。”陳毅的調解未能起作用。后來在紅四軍“七大”上,經全體出席者的表決,毛澤東的前委書記職務被撤,陳毅當選為前委書記。林彪在雷湖會議后卻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要毛不要辭職。他還在信中說,朱德整天“無所事事”,“有當領袖欲望”,毛看了信后“若有所思”。

    我們要問:朱毛之爭的焦點和性質是什麼?

    著名歷史學家金沖及主編的《毛澤東傳》指出:朱毛之爭”焦點是紅四軍內是否仍要設立軍委”。從余教授的言談中來看,確乃如是。朱毛之爭的確緣於“軍委”的廢設,這是千真萬確的。朱德和劉安恭都認為毛澤東在廢立“軍委”問題上實施一言堂的“自上而下的”“家長制”作風。劉安恭還在給中央的信中聲稱朱、毛已“分成”兩派。

    我認為,劉、朱反毛的出發點是不同的。前面已說過,劉是因為毛剝奪了他的權力而惱羞成怒,進而反毛的。而朱德則不同。許多歷史事實充分說明,朱德從一上井岡山,就把自己的命運與毛澤東聯系在一起了,對“朱毛”一詞是十分珍惜的。所以他決不會反毛的。但朱德為什麼這次“反”毛呢?先就朱反對“黨管一切”言,朱德認為,“黨管一切為最高原則”,但應“通過無產階級組織,起核心作用”,這正如余教授所說,朱德只是“主張黨不要包辦代替”,並不是反對黨的領導作用。至於說朱德批評毛澤東“不聽中央調動”,也是情有可原的。因為朱德長期以來就是一位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一直深深地扎在他的腦海中,也是他在舊式軍隊和革命隊伍中始終遵行的原則。談起毛澤東的“家長制”,朱德批評毛澤東“強調黨員行動受限制,但他自己的行動是自由的”,是在實行“由上而下的家長制”。這句話體現了朱毛之爭的主要內容。由此,我們也完全可以反過來說,如果朱毛會師一年多的實踐中,毛沒有“由上而下的家長制”作風,那麼忠厚老實的朱德決不會批評他。不是嗎?毛在設立紅四軍軍委這一問題上出爾反爾,劉安恭來紅四軍任職前,毛澤東為加強權力,取消了以朱德為書記的軍委﹔劉安恭到任后,毛澤東違背自己的言論,隨心所欲地又設立“臨時軍委”。等到劉安恭不聽他話時,又自作主張地提出和取消了“臨時軍委”。毛澤東在這裡不是實行“由上而下的家長制”又是什麼?再有,毛澤東在雷湖會議上聲言要辭去前委書記職務,在白沙會議上得到了壓倒多數的贊成票后依然還要辭職,這顯然是非要朱德向他屈膝下跪不可。難怪紅四軍“七大”會議上的口號是“鬧個人意見的滾出黨內”(余教授提醒聽講者注意這句話),矛頭所指也是明顯的。

(責任編輯:張淑燕)

1974年,啟功的妻子章寶琛黃疸肝炎的病情加重,彌留之際,她傷感地說:“啟功,我們都結婚43年了,要是能在自己家裡住上一天,該多好。”原來40多年來,他們一直借住在親戚家。第二天,啟功便整理物品,決定馬上搬家到別處,給自己和妻子一個獨立的空間。 …更多

1957年6月1日,時任新華社社長吳冷西接到通知,毛澤東要找他談談。當時的中國國內正處在“大鳴大放”時期。見面后,毛澤東嚴肅地告誡吳冷西說:“你到《人民日報》工作,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備,要准備遇到最壞的情況,要有‘五不怕’的精神准備。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