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66年12月15日 美國動畫制作家迪斯尼逝世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世界史

1969,勃列日涅夫為何沒敢撳動打擊中國的核按鈕

2010年12月15日09:23  來源:《文匯讀書周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8月28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刊登了一則震動世界的消息,題目是《蘇聯欲對中國做外科手術式的核打擊》。文中說:“據可靠消息,蘇聯欲動用中程巡航導彈,攜帶幾百萬噸當量的核彈頭,對中國的重要軍事基地———酒泉、西昌導彈發射基地及北京、長春、鞍山等重要工業城市進行外科手術式的核打擊……”仿佛這個核彈頭已在世界爆炸,它的沖擊波迷漫在每一個關心時局的人們的心頭,世界為之恐慌。

  延伸閱讀:

    《文史參考第八期封面故事:中國曾遭五次核威脅

     1969年珍寶島沖突:蘇欲進行外科手術式核打擊

     林彪的“一號號令” 毛澤東到底知不知道?

   

 

    8月28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刊登了一則震動世界的消息,題目是《蘇聯欲對中國做外科手術式的核打擊》。文中說:“據可靠消息,蘇聯欲動用中程巡航導彈,攜帶幾百萬噸當量的核彈頭,對中國的重要軍事基地進行外科手術式的核打擊……”本文摘自《紅牆知情錄》(三)作者尹家民(當代中國出版社出版)



  蘇聯領導人打給毛主席的熱線電話被挂斷

  珍寶島事件后,蘇聯調兵遣將,發出戰爭叫囂,態度十分強硬。然而,在中國戰爭問題上,蘇聯領導人中也有不同意見,分成“鷹派”和“鴿派”。以軍方為代表的“鷹派”主張立即同中國開戰,為此,不惜發動核戰爭。而以柯西金為首的“鴿派”認為國內經濟狀況不好,軍費缺乏﹔中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如對中國作戰,勢必要打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歷史証明,沒有一個武裝團體能迅速征服中國的。同時他認為,蘇聯的戰略重點仍在歐洲,主要敵人是美國。在柯西金的要求下,勃列日涅夫同意由柯西金試探中國的態度,於是,柯西金撥通了直通毛澤東的熱線電話。

  這條線路,還是50年代中蘇友好時,為了兩國領導人保持聯系特意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間架設的。到了60年代,隨著中蘇關系的疏遠和分裂,這條熱線變成了死線。

  1969年3月29日晚8點,這條線上的指示燈突然亮了。年輕的中國女話務員驚詫地插上了機塞。

  “喂,是北京嗎?”“是啊,請問你找誰?”“請接毛澤東主席,我要同毛澤東通話。”“您是誰?”“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女話務員覺悟還挺“高”,一聽是蘇修頭子,頓時義憤填膺,大聲說:“你是修正主義者,沒資格跟我們的偉大領袖毛澤東主席講話。我不給你接電話。”“既然你不肯接毛澤東主席,那麼請你給我接周恩來總理吧!”

  話務員一聽更來氣了:“蘇修頭子,你聽著:趁早死了這條心吧!我們的總理很忙,沒空聽你的胡言亂語,就算有空,也不會聽你?唆——”“啪”一聲,挂斷了電話。年輕的中國話務員哪裡知道,由於她魯莽的“義舉”,險些釀成了災難性的后果。

  在蘇聯企圖打擊中國前,尼克鬆巧透機密

  由於蘇聯的插手,新疆方面的外交糾紛不斷。進入6月份以來,有關蘇軍越境入侵的事顯著增多。由廣州軍區副司令調任新疆軍區司令員的龍書金對此已經熟視無睹,甚至膩煩:今天一頭羊,明天一頭牛,你打我一槍,我還你一彈,中蘇邊界線有7000多公裡,誰管得住?!龍書金漸漸對這些報告漫不經心了。

  8月13日上午8時,副連長楊政林率領三排37名官兵,執行例行巡邏任務。行至戈壁,突然一發炮彈在他們中間炸響,迅即6輛

  蘇軍坦克鑽出草窠,300多名蘇軍官兵也從土堆裡爬出來,尾隨坦克向中國軍隊沖擊。楊政林指揮隊伍向蘇軍還擊。楊政林是有經驗的,他的左臂已被炮火洞穿,無暇顧及,他將報話機從已犧牲的報話員手上解下來,對著話筒大聲呼叫:“塔城,塔城,我是楊政林,我們在鐵裡克提東10公裡處遭敵伏擊,蘇軍坦克6輛,步兵300余人。”這時,空中傳來嗡嗡聲,楊政林抬頭,看到兩架直升機在頭頂上盤旋。楊政林發出了最后的誓言:“請黨相信我們,我們會戰斗到最后一個人,一粒子彈,決不會出現一個俘虜……”兩顆汽油燃燒彈扑向孤立無援的中國士兵,大火吞噬了全部的生命和血跡。

  等到中國陸軍第八師的一個團從60公裡外趕來時,戰斗早已結束。被烈火焚燒過的38具尸體,已經面目全非,難以辨認,成了血色黃昏中大漠最慘烈的一縷孤煙。

  半個月后,為了弄清事件真相,中央軍委調查組來到了烏魯木齊,先后調查了司令員龍書金、政委王恩茂、副司令員賽福鼎以下近百人。

  事情傳到了聯合國總部。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興奮異常:“蘇中再度發生流血沖突,蘇軍殲敵30多人。”他拿起電話,向蘇聯駐美大使館詢問蘇共領導人對此事的反應。

  然而蘇聯領導層對此並不像馬立克那樣樂觀。在蘇共中央政治局全體會議上,葛羅米柯氣呼呼地首先發言:“我剛剛聽說,昨天格列奇科同志命令軍方擅自動手,在新疆消滅了中國一支30多人的邊防巡邏隊。我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意思!難道是因為在達曼斯基島(即珍寶島)我們吃了虧就在新疆反咬一口嗎?這種做法,未免太短視,太小家子氣了!這與我們國家的偉大形象相符嗎?”

  柯西金贊同葛羅米柯:“如果是為了教訓中國,這種隔靴搔痒的做法有什麼用呢?去年我們的軍隊進入捷克斯洛伐克,已經讓我們國家的形象蒙受了重大損害。要知道,我們正在推進的亞洲安全體系很可能因格列奇科同志的這一頓槍炮而破產!這劃得來嗎?”

  勃列日涅夫卻不以為然:“不至於這麼嚴重吧!”

  葛羅米柯從公文包裡抽出幾份文件,遞給勃列日涅夫:“請你看看吧。這是20多個使館今天打來的電報。如果說達曼斯基島發生沖突時,世界還弄不清是哪一個首先挑起戰火的話,那這次可就昭然若揭了。不會有一個國家不認為我們是戰爭的挑起者。”

  在一旁一直悶頭吸煙的格列奇科終於坐不住了:“我堅持我的意見,在中國狂人面前,我們的態度必須強硬些!如果想懲治他們而又避免我們的損失過重,那麼就應該讓我們的原子彈顯顯威風。要根除中國的威脅,就必須用幾百萬噸級當量的核武器,對中國的核設施進行一勞永逸的打擊。隻有通過這樣的外科手術,才能摘取亞洲的毒瘤!”

  蘇軍總參謀長奧加爾科夫也心存疑慮:“那不引起世界大戰才怪呢!”

  柯西金有些激動,站了起來:“格列奇科同志,你想過沒有,對付中國這樣一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的國家,動用幾顆原子彈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況且,中國人手中也有核按鈕,一旦到了不是魚死就是網破的時候,他們肯定會不計后果進行反擊的。到那時候,恐怕不僅僅是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問題了,我看世界的末日也該到了!”

(責任編輯:張淑燕)

相關新聞

1974年,啟功的妻子章寶琛黃疸肝炎的病情加重,彌留之際,她傷感地說:“啟功,我們都結婚43年了,要是能在自己家裡住上一天,該多好。”原來40多年來,他們一直借住在親戚家。第二天,啟功便整理物品,決定馬上搬家到別處,給自己和妻子一個獨立的空間。 …更多

1957年6月1日,時任新華社社長吳冷西接到通知,毛澤東要找他談談。當時的中國國內正處在“大鳴大放”時期。見面后,毛澤東嚴肅地告誡吳冷西說:“你到《人民日報》工作,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備,要准備遇到最壞的情況,要有‘五不怕’的精神准備。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