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66年12月15日 美國動畫制作家迪斯尼逝世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

國共的教授爭奪戰:清華老師見面互問“走不走”

孫文曄

2010年12月15日11:14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危城之內,每一個人都被推到十字路口,必須抉擇走與留。無疑,這個決定,將成為他們人生的重大轉折,這同時意味著,選擇一種社會制度乃至一種生活方式。當時,清華老師們見面,互相打聽“走不走”,就像老北京的見面禮問“您吃了嗎?”一樣自然。錢偉長還特地組織了一個中年教授會議,專門討論去留問題。

  本文摘自《光輝歲月:我們新中國的記憶》,北京日報紀事採寫組編寫,作家出版社出版

 

    1949年1月10日,清華大學被解放軍正式接管。下午2時,這裡被宣布為“一所人民的大學”。在全中國的解放進程中,人民政府宣布一個正規大學為人民的大學,清華是第一個。

  如今,撥開宏大的國家記憶,透過原始文檔、日記、回憶錄,追尋那些帶著體溫的歷史,看那勝利所帶來的萬千氣象,體察師生們在大變革前的憧憬與彷徨,剎那間,耳邊仿佛弦歌又起。

  奇特的課堂

  1948年8月中旬,一個煤鋪伙計打扮的人匆匆趕到河北泊鎮,敲開了永茂建筑公司的大門,他隻說了句“找陳池同志談生意”,便立馬被請進裡間。接待的人什麼也不問,先端出碗紅燒肉來。小伙計也不客氣,如同到了家裡一般。

  泊鎮,河北滄縣的一個小村庄,當時已是解放區。那時,平津地下黨黨員都把去解放區稱為“回家”。到了永茂建筑公司,就是到了中共晉察冀中央城市工作部(后更名為華北局城工部),那裡的“老板”劉仁,領導著華北地下黨的工作。

  此時白色恐怖籠罩京城,蔣介石正籌劃著對北平地下黨的大規模鎮壓。那個煤鋪小伙計——清華大學地下黨骨干王滸——本以為在這個節骨眼上“回家”,必定是有什麼凶險“生意”。他哪裡想得到,勝利已觸手可及。

  回憶起60年前這段往事,全國政協委員、原北京工業大學校長王滸不由感慨,“真沒想到,這個地圖上都沒有的泊鎮,竟然成了清華迎接解放的起點。”這次小鎮培訓,第一次把勝利拉到了他眼前。

  在這次奇特的培訓中,王滸聽了很多堂課,愣是不知道老師長什麼樣。

  教室,其實是一個大院。院子裡縱橫拉著繩子,繩子上挂著白床單,把院子隔成像棋盤一樣的“包廂”,每個單間裡放一個方凳,凳上放盞小油燈,還有一個小馬扎。王滸和幾十名學生改頭換面,頭上扎著白羊肚手巾,嘴上戴著大口罩,被引進了“包廂”。一堂老師看不見學生,學員們之間也互相看不見的黨課就這樣開始了。劉仁先傳達了當前的形勢,一直在蔣管區內被封鎖消息的學生們這才知道,遼沈戰役打響,解放軍由防御轉入了進攻,革命已經進入了“轉折點”。按照當時傳達的精神,不出5年,也就是1952年即可解放全中國。

  5年很長,但比王滸預想的要短,對地下黨來說,任何與勝利有關的信息,都能讓人在冰冷的深海中為之一振。雖然還有5年,但任務已經布置下來,作為第二條戰線上的地下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為解放后建設新中國輸送干部、准備人才。

  讓劉仁擔心的是,國民黨困獸猶斗,必然會在最后階段,對地下黨和進步學生下狠手。為此,平津地區地下黨決定,放棄可能造成犧牲的大規模游行,按照“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的方針潛伏下去,“把一枚枚定時炸彈,埋伏在敵人的心臟。”

  樂觀的氣氛在鑼鼓點中彌散開來,培訓班之余,“土八路”們還為學生演出了獨唱、小合唱、快板、口琴等節目,“老清華”榮高棠的西河大鼓《西廂記》最受歡迎,博得了滿堂彩。

  “包廂”裡王滸幾次想跟著唱,但他不能開口,連笑都不行,隻能鼓掌。此時,即使明知道身邊都是平津地區地下黨骨干,甚至可能是自己的同班同學,也不能有任何暴露身份的舉動。地下黨都是單線聯系,即使是在黨內、在冀中解放區也是如此。

  據說,這是華北局城工部最大規模的一次培訓,除王滸外,平津地區大中學校地下黨骨干一百四十余人都陸續參加了迎接解放的集訓。

  喜悅是短暫的,黎明前的黑暗轉眼就到。剛看完華北大學文工團的演出,組織上就派人把王滸帶到了滄縣交通站,在這裡,他聽說了“八·一九”大逮捕的消息。

  1948年8月19日,國民黨軍警包圍各大學,按“黑名單”抓人。組織上決定,上了“黑名單”的人就留在解放區,沒上“黑名單”的火速趕回平津工作。因為隱蔽得好,王滸不在逮捕之列,天剛麻麻亮他便獨自上路,趕往北平。

  清華怎麼樣了?雖然心裡焦慮萬分,但王滸明白,到北平后不能直接進清華,先在外圍摸清情況再說。

  最后的大逮捕

  在清華檔案館,存有一份1948年8月20日由清華校長梅貽琦手書的講話大綱,這份擬在教育會議上作報告的大綱顯示,大逮捕已經醞釀了兩個月。

  原來,南京方面7月份已經提出,要入校逮捕地下黨和進步學生,校方和警方為此會商達十余次未果。暑假前夕,數百名化裝成老百姓的國民黨特務在清華門口逡巡,西門口還貼出了“消滅知識潛匪”的標語。各種跡象顯示,山雨欲來。

  8月12日南京政府的青年部部長陳雪屏飛到北平,堅持要派軍警直接進校抓捕。

  梅貽琦與北大校長胡適隻得密電國民黨教育部部長朱家驊,替學生求情,稱“此事萬不得已可由正規法院執行,若軍警入校,行之必致學校陷入長期紛亂,無法收拾。”

  “諫阻此事”的電文轉蔣介石后,梅貽琦赴北平清剿大隊(簡稱“剿總”)會談,得到一個不得已的結果:軍警暫不入校拘捕,由法庭傳訊。

  雖然梅校長提出,“名單性質特請注意,並請慎重行事”,當局並沒當回事。8月19日,北平各報刊登了國民黨當局發出的第一批拘傳名單,包括11所大學的250名學生,罪名是“危害國家”、“共匪嫌疑”,限定他們第二天到特刑庭投案,否則入校逮捕。接著,國民黨當局先后公布三批名單,要逮捕審訊的學生達463人。

(責任編輯:張淑燕)

“文革”期間,張仃長期受到批判,甚至被打得渾身是血,但每次回家前,他喜歡在外面坐很長時間,梳理好頭發,整理好衣裝,擠出笑容,以最好的狀態面對家人。窗外的高音喇叭吵個不停,被批斗過的張仃累得不想動彈,但還是會讓妻兒們給他讀書,讀魯迅, …更多

1943年10月,第二次緬甸戰役開始,中國遠征軍新38師師長孫立人率部猛虎般扑向胡康河谷,連續佔領新平洋、於邦,把號稱“叢林作戰之王”的日軍第18師團打得死傷過半。當日軍俘虜被帶到孫立人面前時,他厭惡地皺皺眉頭,不加思索地命令參謀:“這些狗雜種!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