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66年12月15日 美國動畫制作家迪斯尼逝世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

鄧小平為何交待 與蘇聯人見面時隻握手不擁抱?

李景賢

2010年12月15日14:19  來源:中青在線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小平同志是我黨對外關系的決策人之一,與蘇共及其他共產黨的領導人多次舉行過談判。他對國際共運的歷史十分了解,也清楚黨與黨的領導人見面時那種“擁抱貼面禮”獨特的政治含義: 20世紀五六十年代“社會主義陣營”的那種結盟,以及隨后蘇聯東歐“大家庭”的那種“抱團”。見蘇聯人時“不擁抱”——這是老人家針對20世紀下半葉那段曲折的國際共運史和中蘇關系史有感而發。

  我在外交部工作期間,曾有幸對鄧小平同志進行過零距離觀察,與他的女兒談起過其父親,還有機會聽部領導傳達這位中國領導人的指示精神,聽當事人講述老人家的趣聞。

  從“山重水復”到“柳暗花明”

  從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10月1日成立,到蘇聯1991年12月26日正式解體,中蘇關系經歷了42年零86天的風風雨雨、陰晴圓缺。

  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從十年全方位友好,到十年意識形態對立,再到十年軍事對抗,直至兵戎相見,雙方的傷亡都很慘重。由於“冷戰”轉入“熱戰”,盟國成了敵國,“本是同根生”,卻“相煎”一二十年,雙邊關系幾乎陷入“山窮水盡”的絕境。

  20世紀70年代末,小平同志復出后,著手實行強國富民、緩和世界局勢、與各國友好合作的務實政策。調整對蘇關系這一影響戰略全局的大事,自然也就進入到他的視野中。差不多與此同時,蘇聯與美國爭霸已經力不從心,逐步從對外擴張的頂峰往下跌,從而被迫實行戰略調整,也開始思考如何緩和對華關系。這兩大因素客觀上使得雙方“相向而行”,中蘇關系“絕處逢生”因而也就露出了一些曙光。

  勃列日涅夫傳來“絕唱”(去世前發出改善中蘇關系的信號),小平同志通過多種渠道作出回應,並採取高屋建瓴、堅持原則、穩健靈活、鍥而不舍的對策。

  在小平同志的不懈推動下,經過長達6年異常艱難的中蘇政治磋商,蘇聯最高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蘇聯威脅中國安全這一關鍵問題上的態度,終於發生了根本性變化:下決心卸掉支持越南侵略柬埔寨這個歷史大包袱,從而消除了牽制中蘇關系正常化的最大障礙。

  經過異常艱辛的十年政治對話,“山重水復”已達一二十年之久的中蘇關系,終於迎來了“柳暗花明”。

  中蘇關系“半正常化”

  中蘇雙方商定:中蘇高級會見將於1989年5月中旬在北京舉行。兩國外長於1988年12月初、1989年2月初先行互訪,為這一會見做准備。

  中蘇兩國外長已經有30多年沒有來往了。在20世紀80年代,他們只是在紐約聯合國大會期間,曾見過幾次面。因此,錢其琛外長把這次出訪蘇聯看得很重,稱之為“破冰之旅”。對於姍姍來遲竟達30多年之久的這次中蘇外長互訪,兩國高層自然寄以厚望。

  1988年12月1日,錢其琛外長到達莫斯科,開始對蘇聯進行為期三天的正式訪問。這是30年來中國外交部長首次踏上了蘇聯的領土。中蘇兩國外長就早日徹底解決柬埔寨問題交換意見,並達成了一些共識。

  2日,戈爾巴喬夫在克裡姆林宮會見了錢其琛外長。這是他作為蘇共中央總書記,繼1985年春、冬兩次在莫斯科會見李鵬副總理以后,第三次會見重要的中國官方人士。此時的戈爾巴喬夫才不過五十七、八歲,但入主克裡姆林宮已快4年。當時,他正在大力推行旨在使蘇聯擺脫“停滯”困局的“新思維”。中蘇關系正常化即將實現。蘇美關系沒有太大的波折。東歐“改制”的苗頭雖已顯露,但戈爾巴喬夫自信仍可維系“華約”集團於不散。他見到錢外長時,在輕鬆的氣氛中,滔滔不絕地講,國內改革、中蘇關系、國際大勢,都談到了,給人一種“春風得意”的感覺。

  在交談中,戈爾巴喬夫主動說:對蘇中之間過去發生的一些事情,蘇方“也有過錯”。這是在長達1小時40分鐘的會見中,戈爾巴喬夫所說最有份量的一句話。聽得出來,此話不是隨便說說的,而是經過深思熟慮、有備而講的。蘇聯最高領導人正式向我方承認有過錯,這在中蘇關系史上是比較少見的。

  談及中蘇高級會見時,戈爾巴喬夫還主動表示,出於種種考慮,他准備前往北京。鑒於在這次會見前,雙方已就越南從柬埔寨撤軍時間表這一關鍵問題取得了一致意見,錢外長便順勢轉達了中國領導人歡迎戈於1989年訪華的邀請。參照他的表述,蘇方與我方還達成了以下共識:中蘇高級會見是指鄧小平同志與戈爾巴喬夫的會見。

  1989年2月2日至4日,蘇聯外長謝瓦爾德納澤對中國進行了回訪。這是新中國成立40年以來,到我國進行正式訪問的第一位蘇聯外交部長。他當時是蘇聯最高層第三四號人物。

  中蘇兩國外長就早日徹底解決柬埔寨問題繼續交換意見,又達成了一些新的共識。

  由於小平同志4日將在上海虹橋國賓館會見謝瓦爾德納澤,中蘇兩國外長便於3日一起飛抵滬。在會見中,老人家說出了已成為“世紀經典”的8個大字:“結束過去,開辟未來”。他還扼要點明了:與戈爾巴喬夫見面時,大體上講些什麼,怎麼講。后來,小平同志與戈爾巴喬夫會見時所發表的那篇運籌帷幄達3年多,成竹在胸的“5·16談話”,便是他與蘇聯外長這次談話的深化與擴展。

  謝瓦爾德納澤在交談中說,戈爾巴喬夫建議5月15日至18日訪華,兩國外長已經談了這個問題。他顯然是想打個馬虎眼,讓小平同志先確認戈訪華的日期,使之成為既成事實,然后避開蘇方依然感到有點棘手的柬埔寨問題。小平同志當即識破了蘇聯外長的這個小計謀,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兩位外長的談話還未結束,希望你們繼續工作。老人家還幽默了一句:訪問日期由兩位來定,“我聽你們指揮”。

  2月6日,雙方發表了關於柬埔寨問題的聲明,同時宣布戈爾巴喬夫將於1989年5月15日至18日正式訪問中國。

  小平同志后來談及中蘇外長互訪時,曾精辟地指出,兩國外長互訪標志著兩國關系實現了“半正常化”。

(責任編輯:張淑燕)

“文革”期間,張仃長期受到批判,甚至被打得渾身是血,但每次回家前,他喜歡在外面坐很長時間,梳理好頭發,整理好衣裝,擠出笑容,以最好的狀態面對家人。窗外的高音喇叭吵個不停,被批斗過的張仃累得不想動彈,但還是會讓妻兒們給他讀書,讀魯迅, …更多

1943年10月,第二次緬甸戰役開始,中國遠征軍新38師師長孫立人率部猛虎般扑向胡康河谷,連續佔領新平洋、於邦,把號稱“叢林作戰之王”的日軍第18師團打得死傷過半。當日軍俘虜被帶到孫立人面前時,他厭惡地皺皺眉頭,不加思索地命令參謀:“這些狗雜種!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