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66年12月15日 美國動畫制作家迪斯尼逝世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

驚聞蔡廷鍇"閩變" 蔣介石失去控制高聲唱歌

2010年12月15日14:23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侍從室主任晏道剛回憶,蔣介石在撫州得知“閩變”消息,神色異常緊張,深恐紅軍與十九路軍聯合。好幾次與晏道剛同坐汽車時,忽而自言自語,忽而揮拳舞掌。一個人坐在房子裡時,便不時掏出自己寫的“剿匪手本”,翻到后面的軍歌,竟獨自高聲歌唱起來。

    延伸閱讀:五次"圍剿"朱毛毫發未損 蔣介石開始直面"星星之火"

  本文摘自《苦難輝煌》,金一南著,華藝出版社出版

  第五次“圍剿”中蔣介石三遇其險。

  一遇於彭德懷。

  二遇於蔡廷鍇。

  三遇於宋美齡。

  當時蔣介石的侍從秘書鄧文儀回憶:

  “在福建叛變行動才發生的時候,江西的共匪,以彭德懷為指揮,發動了一次空前的大兵團鑽隙遠襲,圍攻蔣委員長在江西臨川的前進指揮所的冒險的戰爭。當時剿匪的部隊,都分散在贛西南及贛東北,與匪軍對峙,時有或大或小的戰斗,在贛中臨川(撫州)委員長前進指揮所附近,幾乎沒有成團的軍隊防守,隻有不到一營或二營的警衛部隊。因為是南昌委員長行營的中心地帶,一般認為是安全的軍事區域,想不到共匪竟能實行這樣一次的奇襲作戰,當時的情況,危急萬分,如果共匪奇襲成功,整個大局就將面目全非,而兩場戰爭都將無法進行、同時失敗了。”

  “………彭德懷以其指揮的第一集團軍,加上第三、第五集團軍的大部,在很短時間內,繞道山嶺晝伏夜行,銜枚疾走,一支十萬人以上的匪軍,竟在不知不覺中,出人意料之外,到達了江西中部的臨川附近。他以一部部署在贛東北黎川方面,阻擊我湯恩伯兵團救援,而以主力包圍攻擊臨川委員長前進指揮所。指揮所設在臨川第八中學,委員長這時正在那裡指揮前線作戰。有一天晚上,臨川附近發生槍聲,經過短期的偵察,便知道了共匪有很大的部隊到達贛東北與贛中,撫州空虛,危急萬狀,南昌后方沒有軍隊可以增援。幸賴蔣委員長指揮若定,沉著應戰,一面命令贛東北的湯恩伯兵團攻擊當面匪軍主力,同時要他迅速派兵,到撫州附近增援解圍。這時冷欣指揮的第四師、宋希濂指揮的第三十六師等約5個師兵力,都是能征慣戰部隊,他們接到命令,聽到委員長指揮所被圍的消息,都是英勇奮進,冒一切惡戰苦斗的行動,以劣勢的兵力和共匪作戰,幸賴將士用命,他們竟把彭德懷的主力囊括住了,而且節節勝利。……經過不到一周之惡戰苦斗,彭德懷部脫離戰場,逃逸無蹤,來如洪水猛獸,去若流水落花,這場戰爭,可謂有驚無險,勝得很輕鬆。”

  鄧文儀所講的是紅軍的滸灣、八角亭戰斗。當時一定極為驚慌的鄧文儀,連著搞錯了幾件事。紅軍進攻發生的時間並不在福建事變中,而在事變之前。彭德懷的兵力也不是十萬,而是不足兩萬。蔣軍以九十八師防守臨川,以第四師、三十六師、八十五師參加戰斗,兵力不但不處於“劣勢”,且兩倍於紅軍。

  但鄧文儀也說出一些真情。當年幸存下來的滸灣戰斗參加者,也不知道后來被指責為李德式硬拚仗的滸灣戰斗,竟然差點端掉了蔣介石的老窠。如果他們知道當年長途奔襲的紅軍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中,竟然挺進到距蔣介石設在臨川第八中學的前進指揮所僅30公裡的地段,那顆已經衰弱的心臟,也要突然間像年青人一樣砰然跳動幾下的。

  對紅軍來說,奔襲滸灣,確實是一個大膽的戰役行動。但行動的目的不像鄧文儀所述“圍攻蔣委員長在江西臨川的前進指揮所”。紅軍並不知道蔣介石在臨川指揮作戰。中革軍委的設想是以紅七軍團深入撫州地區活動,牽動圍攻蘇區的南進之敵回援,然后運用主力一、三軍團與回援之敵在運動中決戰。

  11月11日,紅七軍團發起滸灣戰斗。攻擊未能奏效。敵向滸灣方向緊急增援。12日,紅三軍團投入戰斗。攻擊也未能奏效。13日凌晨發動總攻,攻擊動作也不一致,天明以后敵機12架前來支援地面部隊,低空猛烈轟炸掃射。

  當時任紅七軍團參謀長兼二十師師長的粟裕回憶說:

  “這是一場惡戰,這次作戰從戰役指揮到戰術、技術上都有教訓。戰役指揮中通訊聯絡差,軍團之間未能協同配合,當三軍團迂回到敵后,向敵人猛攻時,我們不知道﹔而當敵人向我們這邊猛攻時,三軍團又不知道,所以未能配合上,打成了消耗戰。從戰術上看,敵人在向我發起反擊時,派飛機、裝甲車協同步兵作戰,這是紅七軍團未曾經歷過的。五十八團團長是一位打游擊出身的干部,人稱“游擊健將”,打仗很勇敢,但從來沒有見到過飛機轟炸的場面。敵機集中投彈,他叫喊: ‘不得了啦,不得了啦!‘其實他不是膽小怕敵,而是沒有經過敵人空襲的場面。 十九師是紅七軍團的主力,戰斗力強,擅長打野戰,但沒有見到過裝甲車,這次敵人以兩輛裝甲車為前導沖擊他們的陣地,部隊一見兩個鐵家伙打著機槍沖過來,就手足無措,一個師的陣地硬是被兩輛裝甲車沖垮。”

  粟裕是我軍著名的常勝將軍。常勝將軍卻愛如數家珍一般回憶曾經過的失敗。尤其是重大失敗。“一個師的陣地硬是被兩輛裝甲車沖垮”決不能說是光榮記錄。

  但記錄歷史,不是隻記錄光榮。

  正是這樣,我們這些后人才更加懂得,勝利從何而來。

  滸灣、八角亭戰斗歷時3天,斃傷敵人520多人,紅軍傷亡和失蹤合計1095人,傷亡重大。

  蔣介石卻受刺激重大。

  鄧文儀回憶:

  “當前面戰爭緊急的時候,委員長除了緊急指揮前線軍隊作戰之外,內心也很焦急。因為撫州空虛,增援部隊不能迅速到達,萬一匪軍主力急攻撫州,實在無法以空城計對付彭德懷。曾想令南昌行營派來水上飛機,迎接統帥回南昌去。某天下午,委員長帶衛士二三人與我散步到撫河畔,偵察水上飛機起落場所,行進途中委員長對我說: 剿匪部隊師勞無功,作戰不力,危急戰況,竟在撫州附近發生,証見我們的剿匪部隊,已無能力戰勝共匪,說罷連連慨嘆。”

  這一幾乎擊中國民黨軍神經中樞之舉,令蔣介石沮喪不已。

  更令他沮喪的事情來了: “閩變”。

(責任編輯:吳皓)

“文革”期間,張仃長期受到批判,甚至被打得渾身是血,但每次回家前,他喜歡在外面坐很長時間,梳理好頭發,整理好衣裝,擠出笑容,以最好的狀態面對家人。窗外的高音喇叭吵個不停,被批斗過的張仃累得不想動彈,但還是會讓妻兒們給他讀書,讀魯迅, …更多

1943年10月,第二次緬甸戰役開始,中國遠征軍新38師師長孫立人率部猛虎般扑向胡康河谷,連續佔領新平洋、於邦,把號稱“叢林作戰之王”的日軍第18師團打得死傷過半。當日軍俘虜被帶到孫立人面前時,他厭惡地皺皺眉頭,不加思索地命令參謀:“這些狗雜種!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