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49年12月16日 毛澤東訪問蘇聯  專題:抗美援朝 圓明園 德國統一  知青

人民網>>文史

毛澤東對調八大軍區司令員:“決不允許槍指揮黨”(2)

李林 毅軍等

2010年12月16日08:55  來源:人民網-《環球人物》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在一次聽取工作匯報中,毛澤東講到各大軍區司令員久未調動的問題,問鄧小平怎麼辦?鄧小平稍作沉思,隨后把面前的茶杯和毛澤東的茶杯對換了一下。毛澤東會心一笑,說道:“英雄所見略同。


  從“東平湖”聊到《紅樓夢》

  根據政治局會議的決定,中央12月20日召開了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會議。會議是在毛澤東的書房召開的。據參會的田維新將軍后來回憶,當時毛澤東坐在書房的中央,左手坐著朱德總司令,右手坐著剛參加軍委工作的鄧小平。周恩來、江青等幾位政治局委員依次站立在毛澤東的右后側。王海容站在毛澤東的左后側,她是給毛澤東當“翻譯”的:把方言譯成普通話。

  李德生回憶,毛澤東交代葉劍英副主席把各大軍區司令員、政治委員都找來。46位高級將領受到了接見。將要被調動的八大軍區司令員,坐在面對毛澤東的前排。

  接見開始后,毛澤東拍拍朱老總的肩膀:“這是好司令啊,是我們的紅司令,不是黑司令。”毛澤東簡單地講了幾句之后,便與站立在一側的肖勁光、陳士?(j?)、田維新和馬寧4位高級將領握手談話。

  第一位是海軍司令員肖勁光大將。毛澤東握著肖勁光的手問道:“身體好嗎?”

  與陳士?上將握手時,毛澤東問:“身體怎麼樣?”陳士?立正回答說:“托主席的福,身體還好。”“井崗山下來的人不多了。”毛澤東感嘆了一句。

  第三位與毛澤東握手的是解放軍政治部副主任田維新少將。毛澤東問:“田維新同志,你是哪兒人?”“山東東阿人。”田維新答。 “曹植埋在什麼地方啊?”毛澤東又問。 “魚山。”田維新一面回答,一面想,主席知識真是淵博!

  毛澤東又問:“左邊有個湖,是什麼湖?”田維新想了一下說:“嗯,要說湖,那離魚山還遠,是東平湖。” “噢,那就對了!”毛澤東突然話鋒一轉,說:“總政治部就交你負責了!”

  田維新毫無准備,但很快作出了反應:“德生同志(此前任總政治部主任的李德生)走了,總政就我一個副主任了。讓我繼續留在總政工作是需要的,請主席委派主任。”

  “不,就是你負責了!”毛澤東以十分明確的語氣說。田維新說:“我資歷、經驗都不夠,還請主席派個主任吧!”毛澤東不再作答,開始與空軍司令員馬寧握手談話。

  之后,毛澤東再次開始向全體人員講話。講著講著,他向坐在前排的許世友問道:“我要你讀《紅樓夢》,你讀了沒有?”“讀了。”許世友回答得很干脆。“讀了幾遍?”“一遍。”“一遍不夠,要讀三遍。”毛澤東隨口背了《紅樓夢》第一回中的一大段。

  自從毛澤東要許世友讀《紅樓夢》后,在座的高級將領幾乎都認真讀過這部古典名著,但是沒有誰能大段背誦。80歲高齡的毛澤東這一番即席背誦,令在座的高級將領敬服不已。

  背過《紅樓夢》,毛澤東還要許世友學周勃。周勃是西漢初年劉邦手下的名將,是劉邦去世后朝廷的柱石。接著,毛澤東對北京軍區司令員李德生風趣地說:“在一個地方搞久了,也不太好。你在北京軍區搞得倒不是那麼久。李家出了個李鐵梅,你就是李鐵梅,你就是陪綁的。”他還幽默地說了兩遍:“李德生活到九十九,上帝請你喝燒酒。”

  12月22日,毛澤東正式宣布對調命令,各大軍區司令員、軍兵種主要領導再次集中。毛澤東想給王洪文一次機會,讓他在將帥面前樹立點威信,委托王洪文點名。王洪文不知深淺,就大大咧咧地點起名來。

  “許世友!”沒有人答應。王洪文向會場望去,隻見許世友臉色鐵青,眼望天花板,不理會他。其實,此時許世友正在心中暗罵:“許世友的名字是你喊的嗎?你坐政治火箭行,領導軍隊不行!”王洪文在上海時,和許世友比較熟,也在一起喝過酒,沒有想到許世友一點面子也不給他。於是他又壯著膽,點了一次:“許世友!”忽聽“咚”的一聲,許世友把茶杯往茶幾上一磕,發出巨響。

  這時,王洪文才醒悟過來,他轉過頭來求助似的望著偉大領袖。毛澤東鐵青著臉,有些惱火,但卻一言不發。

  機敏的周恩來立刻來救場。他拿過名冊,看也不看,先從其他司令員點起,李德生、陳錫聯、許世友……剛才還很傲的將軍們,一個個響亮地回答著。點完名,周恩來宣布了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的具體細節:

  北京軍區司令員李德生與沈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對調﹔濟南軍區司令員楊得志與武漢軍區司令員曾思玉對調﹔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與廣州軍區司令員丁盛對調﹔福州軍區司令員韓先楚與蘭州軍區司令員皮定均對調。

(責任編輯:吳皓)

“文革”期間,張仃長期受到批判,甚至被打得渾身是血,但每次回家前,他喜歡在外面坐很長時間,梳理好頭發,整理好衣裝,擠出笑容,以最好的狀態面對家人。窗外的高音喇叭吵個不停,被批斗過的張仃累得不想動彈,但還是會讓妻兒們給他讀書,讀魯迅, …更多

1943年10月,第二次緬甸戰役開始,中國遠征軍新38師師長孫立人率部猛虎般扑向胡康河谷,連續佔領新平洋、於邦,把號稱“叢林作戰之王”的日軍第18師團打得死傷過半。當日軍俘虜被帶到孫立人面前時,他厭惡地皺皺眉頭,不加思索地命令參謀:“這些狗雜種!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剛剛離開人世的梁從誡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驕傲之余總免不了黯然神傷地做兩句論斷:“我們家三代人都是失敗者”,“我們三代人的最大悲劇是選擇越來越小”。
        梁家祖孫三代人走了一條共同的憂國憂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抉擇。……
        誰敢說他們是失敗者!他們舍身求法,隻為報效自己的祖國,他們奔走呼號,隻為維護國人的尊嚴,他們無愧時代,永刻青史,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們,是中國真正的脊“梁”!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