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46年12月24日 沈崇事件掀起反美怒潮  公告:《文史參考》網上訂閱系統已恢復正常,歡迎訪問

人民網>>文史

時不我待的清末憲政改革

百年前議會的遐想:中國曾與“議院”擦肩而過

文 ︱呂崢

2010年12月22日16:27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歷史是容易被遺忘的,如今的人們早已忘記了那些曾經為這個古老國家的轉型而努力奔波的先行者們,隻因為他們沒有成功的推行憲政,也未曾在歷史上留下濃重的色彩。這一切,和一百年前那個飄落的憲政夢一樣,都最終湮滅在滾滾的歷史浪潮之中。

  本文原載於《文史參考》第21期

  1910年11月5日,北京東西長安街及正陽門外大街皆張燈懸旗,通宵達旦。燈上統一書寫著四個喜慶的大字“慶祝國會”。原來,朝廷曉諭各方,將原本8年的預備立憲期縮短為5年,並允諾於宣統五年,即1913年正式召開議院。

  11月7日晚,在京師督學局的命令下,各學堂齊集於大清門前,學生們提著紅燈,列隊雙行,以軍樂前引,高唱歌曲,三呼萬歲來慶祝立憲。

  日俄戰爭讓改良派發出立憲呼聲

  議院,又稱議會(國會),是國家的最高立法機關,監督內閣行政,並對內閣作出的決議擁有決定權和否決權。在20世紀初,議院設立與否,是衡量一個國家到底是君主專制政體還是君主立憲政體的基本標准。而彼時的清廷所面臨的困局就是,獨裁統治已被大部分有識之士所摒棄、唾罵,不頒布憲法、依法治國,統治階層的合法性就會遭到最根本的質疑。

  這種大規模的質疑發軔於康梁變法。可惜,康有為的思想介於新舊之間,他破釜沉舟式的改革由於過於激烈而夭折。

  1904年,中日甲午之戰的十年后,曾經狼煙四起的遼東大地爆發了日俄戰爭。當日俄兩個強盜在中國的國土上大打出手時,主人卻隻能無奈而可恥地挂起免戰牌,宣布在這場令全體國人蒙羞的戰爭裡“嚴守中立”。

  然而,這場戰爭卻為清廷突破當時政治改革的瓶頸提供了契機。國人在親眼目睹了東瀛小國將老牌的沙俄帝國打翻在地這個出人意料的結果后,不免又勾起了關於甲午之役痛苦的回憶。

  長期積壓的不滿情緒和變革要求,終於得到了宣泄的機會。戰爭甫一結束,素有清議之名的《大公報》便立刻發文稱:日,立憲國也﹔俄,專制國也,專制國與立憲國戰,立憲國無不勝,專制國無不敗。

  在《大公報》的帶動下,國內報刊的輿論情緒極度高漲,紛紛利用自己的渠道不遺余力地鼓吹立憲勝於專制,“20世紀舉全地球中,萬無可以復容專制政體存在之余地”,立憲自由主義乃大勢所趨,所向無敵,如果“頑然不知變計者,唯有歸於劣敗淘汰之數也。”

  據當年的《東方雜志》載,時人見面莫不談立憲,“上自勛戚大臣,下逮校舍學子,靡不曰立憲立憲,一唱百和,異口同聲”。

  朝中改良派們也傾巢出動,袁世凱、張之洞、周馥等人在輿論的推動下向朝廷上書,請求實行立憲政體。就連當時的駐外大使也紛紛奏請清政府仿效“英、德、日本之制”,“定為立憲政體之國”。在這些上書中,提出了一個相對可行的建議,那就是派遣官員出國考察他國憲政,為中國的立憲做准備。

(責任編輯:吳皓)

1943年初春,黃河決堤,河南遭受特大洪澇災害。寓居重慶的宋慶齡聞訊心急如焚,決定出面籌辦一次國際足球義賽來籌款,各界人士熱烈響應。經過協商,中國方面很快誕生兩支球隊:重慶體育健兒組成的“東平隊”和各地足球名將組成的“滬星隊”。國外方面,…更多

抗戰期間,國民黨政府總參謀長白崇禧聘請著名教授、翻譯家喬大壯當參議,並講明不過問政務,隻做些不相干的應酬文字。有一次,白崇禧將喬大壯的文稿改動了幾個字。喬大壯立即面見白崇禧,嚴厲指責:“閣下是總參謀長,我是中央大學文學教授,各人自有一行。…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下)
    延坪島一聲炮響,不知驚醒朝鮮半島多少人的清夢,整個世界敏感的神經也再次繃緊。自11月底朝韓大炮對話后,連日來不斷升級的實彈軍演,南北雙方已劍拔弩張,外加美日等國的攪局,任何頭腦發熱的沖突,都可能引爆亞太地區這個埋放已久的火藥桶。一切要從60年前說起……[目錄]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