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46年1月3日 國民政府承認外蒙獨立  公告:《文史參考》網上訂閱系統已恢復正常,歡迎訪問

人民網>>文史

狡兔未死走狗烹

1911年盛宣懷被判死刑:得罪既得利益者 后果很嚴重

雪珥

2011年01月04日08:42  來源:《中國經營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1911年10月27日,大清國“資政院”通過了一份特殊的決議,要求朝廷對郵傳部部長盛宣懷“明正典刑”。堂堂國家立法機構,天天高喊憲政與法制,卻越過了立法與司法之間的基本界限,在証據闕如的前提下,以“人民”和“憲政”的名義,以100多人投票表決的方式,判處一位國家高級領導人死刑。這當然是世界議會史上的一個奇觀。

  1911年10月27日,大清國“資政院”通過了一份特殊的決議,要求朝廷對郵傳部部長盛宣懷“明正典刑”。堂堂國家立法機構,天天高喊憲政與法制,卻越過了立法與司法之間的基本界限,在証據闕如的前提下,以“人民”和“憲政”的名義,以100多人投票表決的方式,判處一位國家高級領導人死刑。這當然是世界議會史上的一個奇觀。

  消息一出,震撼世界。當天,英國公使朱邇典、美國公使嘉樂恆、德國公使哈豪孫、法國代理公使斐格威緊急覲見大清國總理大臣、慶親王奕劻 ,對盛宣懷的人身安全表示極度的關注。

  慶親王保証,朝廷絕不會處決盛宣懷,其生命安全完全有保障。但各國公使根本就不相信,認為軟弱的大清政府完全可能犧牲盛宣懷作為替罪羊。當天深夜,四國使館各派遣2名軍人,在美國公使館漢文翻譯丁家立及英國公使館翻譯率領下,組成一個全副武裝的國際特混衛隊,護送盛宣懷前往天津租界。

  呼風喚雨的盛宣懷黯然發現,自己終於走入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絕境。曾經在官商兩界的左右逢源,成了左右為難,裡外不是人……

  得罪既得利益者

  你砸別人的飯碗,別人就有可能砸你的鍋,區別並不在於道理,而在於實力。

  作為一位精通顯規則及潛規則的政治高手,盛宣懷顯然不可能不知道有很多高壓線是不能碰的,比如鐵路國有,雖然大可作為,但是,絕對不能得罪既得利益集團。大清國本質上並不是一個講理的國家,如果不能“花花轎子人抬人”,那就隻能講究叢林原則,店大欺客,客大欺店,你砸別人的飯碗,別人就有可能砸你的鍋,區別並不在於道理,而在於實力。

  盛宣懷通常是隻講實力的,而這回,碰巧實力和道理都在他的一邊,他自然更是得理不饒人。當年,載澤、端方等考察歐美憲政歸來,認為立憲政治“利國利君利民,唯一不利官”,這和如今的鐵路國有政策幾乎完全一致,唯一不利的,就是之前寄生在鐵路上的既得利益集團。盛宣懷乃至整個大清朝廷,唯一的錯誤就是:仁政所能惠及的廣大民眾,都是沉默的大多數,而改革所要傷害的少數既得利益者,卻是掌握了資源、話語權、以及斗爭技巧的富有戰斗力的團體。

  川路公司的國有化進程,既得利益群體為了獲得政府對300萬兩違規炒股損失的認可,不惜高高舉起民族主義的大旗,無中生有、激化矛盾。而各級政府官員,抱著自己的小九九,試圖渾水摸魚,利用民眾運動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顛覆勢力加緊滲透,離間官民。這三種力量,最后導致保路運動失控,而盛宣懷成為矛盾的原點和焦點。

(責任編輯:吳皓)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前夕,杜月笙避往香港,當時他既不想去台灣,也不想留在大陸。后來他托香港《新聞報》一位姓錢的總編給大陸那邊寫信,結果,那位錢先生當天喝了一瓶半威士忌,同時給大陸和蔣介石兩邊寫信,並醉醺醺地裝錯了信封。結果可想而知,…更多

1937年7月30日,天津淪陷。日本人事變前就把平津高校作為重要征服目標而虎視眈眈,這時便將南開大學置於炮火之中,開始了精神上的征服。31日,蔣介石約見南開大學主要創辦人張伯?,以悲壯與堅毅之情表示:“南開為中國而犧牲,有中國即有南開”。…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月上)
    長期以來,張聞天的歷史地位和功績曾被忽視。從遵義會議開始,無論瓦窯堡會議、西安事變、釋放劉志丹還是反對毛澤東與江青結婚,張聞天扮演了重要角色。由於各種原因,掌權后的毛澤東對張聞天日漸疏遠。從廬山會議到“文革”期間,張聞天長期受到不公正待遇……詳細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