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69年1月4日 消除種族歧視公約生效   公告:《文史參考》網上訂閱系統已恢復正常,歡迎訪問

人民網>>文史

李世民隱瞞了什麼:囚慈父於后宮 曾有弒父之心

2011年01月04日16:22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對於李世民篡改歷史的行為,今天有一部分讀者很不願意承認。這點我們完全可以理解,畢竟很多人心中都有一個“偉人情結”,沒有人願意看到千古一帝李世民的光輝形象因此受到玷污。但是,我們在崇拜偉人的同時,更需要尊重事實。

  本文摘自《歷史中國:唐原來是這樣》,王覺仁著,現代出版社出版

  玄武門之變是李世民一生中最為重大的轉折點,它將李世民一舉推上了大唐帝國的權力巔峰,同時也將他推上了一個彪炳千秋的歷史制高點。然而,不可否認的是,這個骨肉相殘的悲劇事件無疑也使他背上了一個沉重的道德包袱——終其一生,李世民也未能真正擺脫玄武門之變留下的心理陰影。

  我們說過,這樣的一種負罪感在某種程度上被李世民化成了自我救贖的力量,成為締造盛世貞觀的潛在動力之一,但是與此同時,這種強烈的道德不安也驅使著李世民把權力之手伸向了他本來不應染指的地方。

  在幾千年的中國歷史上,這個地方歷來是“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的,然而這一次,唐太宗李世民卻非進不可。

  形象地說,李世民“非法進入”的是“歷史殿堂”的“施工現場”。

  准確地說,是李世民執意要干預初唐歷史的編纂。

  進而言之,就是李世民很想看一看——當年那場骨肉相殘的悲劇事件,包括自己當年的所作所為,在史官筆下究竟是一副什麼模樣!

  為此,當玄武門之變已經過去了十幾年后,李世民終於還是抑制不住內心的強烈沖動,向當時負責編纂起居注的褚遂良發出了試探。

  貞觀十三年(公元639年),褚遂良為諫議大夫,兼知起居注。太宗問曰:“卿比知起居,書何等事?大抵於人君得觀見否?朕欲見此注記者,將卻觀所為得失以自警戒耳。”

  遂良曰:“今之起居,古之左、右史,以記人君言行,善惡畢書,庶幾人主不為非法,不聞帝王躬自觀史。”

  太宗曰:“朕有不善,卿必記耶?”

  遂良曰:“臣聞守道不如守官,臣職當載筆,何不書之?”

  黃門侍郎劉洎進曰:“人君有過失,如日月之蝕,人皆見之。設令遂良不記,天下之人皆記之矣。”(《貞觀政要》卷七)

  李世民打算調閱起居注的理由是“觀所為得失,以自警戒”,聽上去很是冠冕堂皇,也與他在貞觀時代的種種嘉言懿行頗為吻合,可是褚遂良知道——天子的動機絕非如此單純!退一步說,就算天子的出發點真的是要“以自警戒”,褚遂良也不願輕易放棄史官的原則。所以,他毫不客氣地拒絕了天子的要求,說:“從沒聽說有哪個帝王親自觀史的。”

  李世民碰了釘子,可他還是不甘心地追問了一句:“我有不善的地方,你也記嗎?”這句話實際上已經很露骨了,如果換成哪個沒有原則的史官,這時候估計就見風使舵,乖乖把起居注交出去了,可褚遂良卻仍舊硬梆梆地說:“臣的職責就是這個,干嘛不記?”而黃門侍郎劉洎則更不客氣,他說:“人君要是犯了錯誤,就算遂良不記,天下人也會記!”

  這句話的分量夠重,以至於李世民一時也不好再說什麼。

  這次的試探雖然失敗了,但是李世民並沒有放棄。短短一年之后,他就再次向大臣提出要觀“當代國史”。這一次,他不再找褚遂良了,而是直接找了當時的宰相、尚書左仆射房玄齡。

  貞觀十四年(公元640年),太宗謂房玄齡曰:“朕每觀前代史書,彰善癉惡,足為將來規誡。不知自古當代國史,何因不令帝王親見之?”

  對曰:“國史既善惡必書,庶幾人主不為非法。止應畏有忤旨,故不得見也。”

  太宗曰:“朕意殊不同古人。今欲自看國史者,蓋有善事,固不須論﹔若有不善,亦欲以為鑒誡,使得自修改耳。卿可撰錄進來。”

  玄齡等遂刪略國史為編年體,撰高祖、太宗實錄各二十卷,表上之。

  太宗見六月四日事,語多微文,乃謂玄齡曰:“昔周公誅管、蔡而周室安,季友鴆叔牙而魯國寧。朕之所為,義同此類,蓋所以安社稷、利萬民耳。史官執筆,何煩有隱?宜即改削浮詞,直書其事。”(《貞觀政要》卷七)

  李世民這次還是那套說辭,可在聽到房玄齡依舊給出那個讓他很不愉快的答復后,他就不再用試探和商量的口吻了,而是直接向房玄齡下了命令:“卿可撰錄進來。”在這種情況下,房玄齡如果執意不給就等於是抗旨了。迫於無奈,房玄齡隻好就范。結果不出人們所料,李世民想看的正是“六月四日事”。

  看完有關玄武門之變的原始版本后,李世民顯得很不滿意,命房玄齡加以修改,並且對修改工作提出了上面那段“指導性意見”。這段話非常著名,被后世史家在眾多著作中廣為征引,同時也被普遍視為李世民篡改史書的確鑿証據。

(責任編輯:吳皓)

相關新聞

紀曉嵐躲在案帘之內忍了一會兒,聽屋內確無異常動靜,以為乾隆皇帝走了,便撩起案帘,探頭問道:“老頭子走了嗎?”一句話頓時惹怒了一直坐於案旁的乾隆皇帝:“紀昀,休得放肆,什麼老頭子,別的罪過可以饒恕,你憑何稱朕老頭子?若講不清道理,立即處死…更多

毛澤東對斯大林強國主義和民族利己主義的極為不滿,認為他大吹自己,說什麼中國的勝利是在他的理論指導下取得的。毛澤東在1958年7月同蘇聯駐華大使尤金談話時毫不客氣地說:“斯大林對於中國所做的這些事,我在死以前,一定寫篇文章,准備一萬年以后發表”…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月上)
    長期以來,張聞天的歷史地位和功績曾被忽視。從遵義會議開始,無論瓦窯堡會議、西安事變、釋放劉志丹還是反對毛澤東與江青結婚,張聞天扮演了重要角色。由於各種原因,掌權后的毛澤東對張聞天日漸疏遠。從廬山會議到“文革”期間,張聞天長期受到不公正待遇……詳細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