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41年1月6日 國民黨制造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公告:《文史參考》網上訂閱系統已恢復正常,歡迎訪問

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

1958年反軍事教條主義的背后:毛澤東欲借此樹立權威?

作者:劉統   來源:《同舟共進》2010年第4期

2011年01月06日09:48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29日的軍委擴大會議使得反軍事教條主義由對事不對人到既對事,也對人。在樹立領袖權威方面,彭德懷遠不如林彪能體察毛澤東的內心。以后的大會變成了對劉伯承、蕭克等人的批判會。而且斗爭范圍越來越大,葉劍英、粟裕、李達、陳伯鈞、鐘期光、宋時輪等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批判和打擊。蕭克回憶:“這時已毫無民主可言了,我們隻能坐在被告席上挨批斗,沒有說話、申辯的權力。”

  由於歷史原因,文中述及的問題以往都是禁區,隻在一些當事人傳記和回憶錄中偶爾提及,許多以訛傳訛的不實記載流傳社會,使人們無法了解真相。而這些,今天已經有了結論。

  1958年軍委擴大會議,在全軍范圍內開展了“反教條主義”的斗爭。在當時復雜的國際政治環境和黨內“左”的思想影響下,這次會議錯誤地批判了劉伯承、葉劍英、粟裕、蕭克等一批主持全軍訓練和軍事院校工作的將帥,對解放軍現代化、正規化建設進程造成了不良后果。

  這次會議,由最初的“反教條主義”轉化成一場軍隊內部的政治斗爭,其中有錯綜復雜的歷史和人事因素。由於歷史原因,這些問題過去都是禁區,隻在一些當事人傳記和回憶錄中偶爾提及。許多以訛傳訛的不實記載流傳社會,使我們無法了解歷史的真相。筆者試從1950年代我軍建設的歷史事實中,回顧“反教條主義”的歷史背景和發展演變,以總結經驗教訓。

  劉伯承、彭德懷等人如何看待蘇軍經驗

  新中國成立后,解放軍承擔著保衛國家安全,反擊外敵入侵的重要使命。這就要求我軍從戰爭年代的兵種單一、裝備落后、編制和規章制度不統一以及游擊習氣中改變過來,轉化成多兵種合成軍隊,適應現代化條件下的作戰。經歷了抗美援朝戰爭后,這種願望更加迫切。1952年毛澤東給南京軍事學院第一期畢業學員的訓詞中指出:“我們現在已經進到建軍的高級階段,也就是進到掌握現代技術的階段。與現代化裝備相適應的,就是要求部隊建設的正規化,就是要求實行統一的指揮、統一的制度、統一的編制、統一的紀律、統一的訓練,就是要求實現諸兵種密切的協同動作。”這是我軍建設的基本方針。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當時最現實的選擇是向蘇軍學習。上世紀50年代初中蘇結為同盟,關系密切。特別在抗美援朝戰后,蘇方向我軍提供武器裝備、派出專家顧問,使解放軍在短短幾年內實現了由單一陸軍向擁有陸海空三軍的多兵種現代化軍隊的轉型。那時全國掀起了向蘇聯學習的熱潮,軍隊也是如此。當年在訓練總監部工作的彭施魯少將回憶:“1952年前后,我們在建軍工作的一系列問題上,開始了一個向蘇軍學習的階段。編制體制、兵役制度、條令規程、薪金制度、軍銜制度、獎懲制度等,幾乎全部是仿效蘇軍的做法。當時在總部工作的一些領導還提出過一些不恰當的口號,如‘不走樣地學’、‘高學低用、死學活用、先學后用’等。”這些話,有的是國防部長彭德懷講的,有的是當時主管訓練工作的副總參謀長張宗遜提出的。

  在“全盤蘇化”背景下,解放軍軍事訓練和教育工作不可避免地產生了一些教條主義傾向。有的過分依靠蘇方顧問,有的過於推崇蘇軍制度,並生搬硬套到日常工作和學習中。例如,南京軍事學院曾實行“六小時一貫制”,每天上午連續學習6個小時,晚上加班學。學員感到很疲勞。考試實行口試,由一名主考和兩名陪考向學員發問,被學員稱為“三堂會審”。下級見上級要有報告詞,哨兵換崗時要擊鼓吹號。在軍事學院學習的一些高級將領對這些教條的做法很有意見,認為違背我軍的傳統和作風,應予糾正。

  在我軍組織的軍事演習和戰役中,蘇軍顧問也與我軍指揮員產生了分歧。1955年攻打一江山島,是我軍首次三軍聯合登陸作戰。戰前制訂方案時,蘇軍顧問援引二戰諾曼底登陸經驗,主張利用夜色掩護實施登陸。前線指揮員張愛萍等認為黑夜登陸難度大,容易造成傷亡,主張白天登陸,爭論得很激烈。結果否定了蘇軍顧問的意見,一戰而勝。1956年軍委組織濟南戰役演習,蘇軍顧問堅持主力由黃河正面反攻濟南,劉伯承元帥則主張由徐州外線迂回敵后,爭持不下。劉帥感覺蘇軍訓練自成系統,我們的傳統戰法與其難以融合,報告軍委請求加強我軍傳統軍事理論教育,將以前的一切教材重新審查,斟酌取舍,同時建議自己編寫軍隊的各種條令和教材。

  劉伯承早年留學蘇聯,系統學習了蘇軍的理論,尊重蘇軍的正規化、多兵種協同作戰經驗。在主持南京軍事學院工作期間,他親自翻譯蘇軍的條令和教材,將其引進到教學和訓練中,同時他也研究中國古代兵書,從傳統軍事理論中汲取營養。他留用一批原國民黨軍將領,讓他們講授軍事基本理論,並組織我軍將領根據解放戰爭的作戰經驗,編寫出一批戰例。公正地說,劉伯承力求博採眾家之長,為我軍的訓練和教學服務。

  實踐証明,“全盤蘇化”帶來了一些消極因素。1956年8月25日,戰役系學員李夫克少將給劉伯承院長寫了一封長信,除了對“六小時一貫制”和考試制度提出意見外,也談到教材中空話太多、內容陳舊等問題。他強調學習現代戰爭理論應該和我軍的具體實際相結合。

  劉伯承正在上海養病,對李夫克來信非常重視。他寫信給院黨委,建議將該信印發各級黨委,展開討論。在劉帥積極倡導下,軍事學院內部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在討論中,有一些同志認為:蘇軍的經驗是先進的,應該認真學習,即使是“批判地吸收”也要先學會了再說。沒有學,怎麼知道哪些應該批判?戰史系教授會主任蔡鐵根大校1956年10月20日給中共中央總書記鄧小平寫信指出:向蘇軍學習已經五六年了,“在程度上說,我們還隻‘升堂’,尚未‘入室’。‘要批判地接受’,‘要學習先進的經驗’,這是科學的。可是當著還沒有學,還沒有學會、學通,甚至還沒有沾過邊的時候,就要來批判,他會批判出個什麼結果來呢?”他說:“我們有不少這樣的人,隻重視自己的經驗,不重視別人的經驗﹔非要自己流血犧牲換來的經驗才叫做經驗,總是輕視別人的經驗。這種思想不是出於盲目的驕傲,便是出於狹隘的經驗主義。這種思想不克服,我們將非走彎路不可。”蔡鐵根的這封信,反映了學蘇問題上的另一派意見,這樣的意見明顯處於少數。

  對於蘇軍經驗,主持軍委工作的彭德懷元帥也經歷了一個由學習到懷疑的過程。起初他全力提倡學習蘇軍,一度設想在部隊中實行“一長制”。經過調查研究后,他主動放棄了這個設想。后來在檢查海防工作時,他對部隊按照蘇軍顧問的意圖部署海岸炮兵極為不滿,認為我軍的空軍力量與蘇軍不同,完全照搬蘇軍的防御體系不符合中國國情,在實戰中是要吃虧的。1955年我軍在遼東半島組織大規模抗登陸演習,他認為演習的過程和文件都是事先准備好的,不符合實戰要求。表示“這作為示范性教學是可以的,但不宜再搞。隻有臨時出情況,才能考驗指揮員的處置才能,同時檢驗官兵素質和裝備是否適合實戰”。當中央號召反對教條主義時,他在行動上緊跟,是發自內心的。

 

(責任編輯:張淑燕)

相關新聞

1968年4月12日晨,人們看到復旦大學圍牆上出現了醒目的大字報:《揪出大叛徒張春橋》,整個上海為之轟動。張春橋見報后,顯得很特別,那天他特意叫理發師給他理發、刮臉,把徐景賢等人叫到辦公室,說:“我從來沒有被捕過,怎麼會是叛徒啊?我過去太寬大了,…更多

民國期間,蔡元培、蔣夢麟、胡適、傅斯年等曾先后擔任北京大學校長,對北大有不可磨滅的貢獻。傅斯年在逝世前曾說:“蔣夢麟的學問雖不如蔡元培,辦事卻比蔡元培高明。而我的學問及不上胡適,但辦起事來,要比胡適來得高明。”接著他批評蔡、胡適兩位校長辦事…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月上)
    長期以來,張聞天的歷史地位和功績曾被忽視。從遵義會議開始,無論瓦窯堡會議、西安事變、釋放劉志丹還是反對毛澤東與江青結婚,張聞天扮演了重要角色。由於各種原因,掌權后的毛澤東對張聞天日漸疏遠。從廬山會議到“文革”期間,張聞天長期受到不公正待遇……詳細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