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79年2月17日 對越自衛反擊戰打響          公告:歡迎網上訂閱《文史參考》雜志

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

上海青幫的覆亡和三大亨的結局

秦寶琦

2011年02月17日10:02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清王朝無法解決幫會問題,民國政府也解決不了黑社會問題。新中國建立后,政府對上海的幫會採取了令其自行解散的政策,在上海灘霸道多年的青幫壽終正寢:黃金榮願意悔過卻難以自新,杜月笙晚年淒涼客死香港,張嘯林暴斃在軍統槍口下。

 

 本文摘自《江湖三百年》,秦寶琦 著,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1年1月



  幫會和黑社會的存在和發展,是歷代當權者所面對的一個難以解決的社會問題。清王朝無法解決幫會問題,民國政府也解決不了黑社會問題。新中國成立后,同樣也面臨著如何解決幫會和黑社會這個社會性難題。

  中國共產黨人和人民政府是代表勞動人民利益的,認為幫會和黑社會的一般成員,原本也是下層社會的窮苦人民,由於他們的基本利益和生存權利的不得保障,才被迫鋌而走險,走上和主流社會相悖離或對立的道路﹔即使是上海黑社會的青幫三大亨,也都是窮苦出身。因此,要解決幫會和黑社會問題,必須從解決底層社會勞動人民的生存問題入手。新中國成立初期,建立了工會、農會等勞動者的組織,幫助廣大窮苦百姓解決就業和生活問題。幫會以往那種互助和抗暴的功能已經失去了作用,幫會的組織也就不再有存在的理由,因此人民政府便命令幫會和黑社會自行解散,對於有罪惡的幫會頭子則予以懲處﹔對於一般幫會成員,則幫助他們解決生計問題,使之重新回到勞動人民當中。一般的幫會和黑社會的頭子失去了群眾基礎,成了光杆司令,也就無法同共產黨和人民政府相抗衡,隻好接受改造,重新做人,成為自食其力的勞動者。至於上海青幫三大亨,由於各自的原因,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得到了不同的結局。

  一  黃金榮:悔過卻難自新

  1949年4月2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橫渡長江,佔領南京,結束了國民黨政權,陳毅率領的第三野戰軍准備進駐上海。4月27日,杜月笙、王曉籟、金廷蓀等人已經前往香港,黃金榮究竟何去何從?他面臨著十分矛盾的心情。他明白他對於共產黨人來說,無疑是個有罪的人:他在四一二事變當中,曾積極參加反革命活動,屠殺了不少共產黨人﹔后來自己又為法國租界當局服務了多年,是外國帝國主義的走狗﹔在充當青幫頭子的幾十年當中,干了大量欺壓百姓和危害社會的事,成為上海黑社會的龍頭老大。因此擔心如果留在上海,共產黨肯定饒不了自己。當時很多人勸他前往香港,但他擔心身體吃不消,他說:“我的年紀已經80多歲了,死在香港倒不要緊,隻怕路上生了急病,豈不要死在半途!”又對心腹說:“楊虎講,共產黨的領袖知道我,可以既往不咎,並且寫了條子,由楊虎轉交給我,我可以在解放后交給上海的負責人,不會捉我。”這樣,黃金榮最后還是下決心留在上海。

  不過,他還是做了兩手准備:一方面決定不參加國民黨撤離前的大搜捕、大屠殺,掩護一些地下黨員,支持他們接管上海,並且讓門生搜集幫會頭目的情報,將一份400名幫會頭目的名單交給共產黨的地下組織,以便對其進行控制,防止他們進行搗亂﹔又讓管家黃振世將他知道的國民黨財產加以登記,請楊虎轉交給地下黨﹔他還告誡弟子不要參與國民黨逃離前的破壞活動。另一方面他則讓兒媳李志清把他所有的金銀、外匯等財寶帶往香港。盡管黃金榮自稱他對李志清攜帶錢財前往香港一事並不知情,但從后來的許多事表明,這乃是黃金榮的另外一手准備。李志清在香港不僅匯錢給他,而且還按照他的指示,在香港、澳門購買了房產,甚至還拍了照片,在照片后面寫好姓名、年齡、籍貫和住址,並讓李志清在香港為他申請了去台灣的入境証。

  上海解放初期,黃金榮照常經營他的產業,如大世界、黃金大戲院、榮金大戲院等,每月都有一筆不菲的收入。黃金大戲院出租給華東文化部下屬的大眾劇團,每月收入約數百萬元(舊幣)。黃金榮還有幾處房產,也都由門徒承包,對外出租,租金數目可觀。黃金榮在生活上也沒有太大的變化,鴉片照抽,澡堂照泡。解放初期人民政府之所以沒有對他加以懲處,是因為新中國成立前夕中共中央領導人就已經對幫會組織有過明確方針,即隻要他們不出來搗亂,不干擾上海解放后的社會治安,老實接受改造,就不動他們。特別是對於黃金榮、杜月笙這樣的幫會頭面人物,採取“觀察一個時期再說”的方針,目的是“努力使上海不亂”。上海市長陳毅和分管政法工作的副市長潘漢年,認為黃沒有逃走,沒有破壞,說明他至少對中共不抱敵意。他現在不問外事,就不必把他當做專政對象,隻要他表示態度就行。所以,解放初期一直沒有動黃金榮。1951年年初,鎮壓反革命運動開始后,黃金榮的日子開始難過起來。一封封控訴信、檢舉信,遞向上海市政府和公安機關,懇請政府對黃金榮加以處理。在人民群眾的強烈要求下,人民政府開始著手處理黃金榮的問題。上海市人民政府委派盛丕華、梅達君、方行三為代表,出面召見黃金榮,向他說明既往政策不變,但希望他能寫“悔過書”公開登報,老實認罪。黃金榮讓龔天健執筆,寫了一份自白書,1951年5月20日發表在上海《文匯報》上,全文如下:

  我小時候,在私塾讀書,十七歲到城隍廟姊夫開的裱畫店裡學生意,二十歲滿師,在南門城內一家裱畫店做生意,五年后考進前法租界巡捕房做包打聽。那時候,覺得做裱畫司務沒出息,做包打聽有出息。現在想來,做包打聽,成為我罪惡生活的開始。

  我被派到大自鳴鐘巡捕房做事,那年我二十六歲,后升探長,到五十歲時升督察長,六十歲退休,這長長的三十四年,我是一直在執行法帝國主義的命令,成為法帝國主義的工具,來統治壓迫人民。譬如說賣煙土,開設賭台,危害了多少人民,而我不去設法阻止,反而從中取利,實在真不應該。

  蔣介石是虞洽卿介紹給我認識的。國民黨北伐軍到了上海。有一天,張嘯林來看我,他們發起組織共進會,因為我是法租界捕房的督察長,叫我參加,我也就參加了。就此犯了一樁歷史上的大罪惡,說起來,真有無限的悔恨!后來法租界巡捕房的頭腦費沃利,命令禁止共進會在法租界活動,一方面張嘯林要借共進會名義,發展他們的幫會勢力,所以對我不滿意,我因為職務上的關系,就和他們鬧意見,從此與張嘯林避不見面,不久,我就辭去法巡捕房職務,退休在漕河涇了。我在法巡捕房許多年,當然有些勢力,有許多人拜我做先生,我也收了很多門徒,門徒又收門徒,人多品雜,就發生了在社會上橫行霸道,欺壓善良的行為。

  我年紀大了,照顧不到,但無論如何,我是應該負放縱之責的,因而對於人民我是有罪的。

  解放以后,我看到共產黨樣樣都好,人民政府是真正為人民的政府。幾十年來,帝國主義軍閥官僚國民黨反動派盤踞下的上海,整個變了樣子。政府裡根絕了貪污,社會上也沒有敲竹杠仗勢欺人的事情。我今年八十四歲,已經二十多年不問世事了。但經過了這個翻天覆地的變化,看了偉大的人民力量,再檢討自己六十歲以前的一切行為,感到非常痛苦。一方面我對於人民政府對我的寬大,表示深切的慚愧和感謝,一方面我願向人民坦白悔過,懇切檢討我的歷史錯誤,請求允許我立功贖罪。

  我堅決擁護人民政府和共產黨,對於政府的一切政策法令,我一定切實遵行。現在,正是嚴厲鎮壓反革命的時候,凡是我所能知道的門徒,或和我有關系的人,過去曾經參加反革命活動或做過壞事的,都應當立即向政府自首坦白,痛切承認自己的錯誤,請求政府和人民饒恕﹔凡是我的門徒或和我有關系的人,發現你們親友中有反革命分子要立即向政府檢舉,切勿徇情。從今以后,我們應當站在人民政府一邊,也就是站在人民一邊,洗清各人自己歷史上的污點,重新做人,各務正業,從事生產,不要再過以前游手好閑,拉台子,吃講茶乃至魚肉人民的罪惡生活,這樣,政府可能不咎既往,給我們寬大,否則我們自絕於人民,與人民為敵,那受到最嚴厲的懲罰,是應該的了。

  現在,幸蒙共產黨的寬大為懷,使我有重新做人的機會,在毛主席旗幟下,學習革命思想,徹底鏟除帝國主義的封建思想意識,誓再不被反動派利用,決心學習自我批評及自我檢討,從今以后,願為人民服務的人民。

  最后,我敢向上海市人民政府和上海人民立誓,我因為年紀大了(今年八十四歲),有許多事,已經記憶不清,話也許說得不適當,但是我的懊悔慚愧與感激的心,是真誠的!是絕不虛偽的。

  黃金榮  公元一九五一年五月


  黃金榮在生活上也必須有所改變,不能再繼續抽鴉片,而且政府派人告訴他,應該參加勞動。考慮到他已經80多歲,在身體條件允許的條件下,早晨可以到“大世界”門口去掃馬路。黃金榮對於在自己昔日獨霸的“大世界”門前掃馬路,自然極其不滿,但也無可奈何。當他拿著掃帚出現在大世界門口時,眾多記者為他拍了照片,這張照片刊登在上海主要報紙上后,很快傳遍了全國乃至全世界!

  黃金榮由於心情恐慌,不久即病倒了,最初整天坐在太師椅上,后來隻能躺在床上。1953年6月9日下午,黃金榮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步,終年86歲。

(責任編輯:張淑燕)

陳毅愛看戲,有一回到昆明,在舞會上他咬著秦基偉的耳朵嘀咕:“老兄,你不要光讓我們跳舞,給我演兩出小戲嘛!”秦基偉問:“老總,你愛看什麼戲呢?…更多

 一位朋友問美國總統肯尼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您是怎樣成為英雄的?”肯尼迪想了想,說:“這可由不得我,是日本人炸沉了我的船。”…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2月上)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在這家人團聚、訪親拜友的歡樂時節,中國昔日領袖級人物辭舊迎新之際留下的許多佳話和軼聞,至今為人所津津樂道。
         “開國元首”毛澤東宴請“末代皇帝”溥儀時,請他吃青椒炒苦瓜,辣出一臉熱汗的溥儀,直說味道“不錯,不錯”﹔……更多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
  2.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3.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