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2001年2月23日 廈門特大走私案7名案犯伏法           公告:歡迎網上訂閱《文史參考》雜志

人民網>>文史

好人雍正:一世惡名竟來自於自己的功績

2011年02月23日15:55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可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卻隻得到一世惡名,無論是生前還是死后。民間傳說,最集中的是他“改詔奪位”、“骨肉相殘”、“不得善終”三大惡名。

  本文摘自《從歷史看職場》,商振編著,清華大學出版社出版

  雍正皇帝愛新覺羅·胤禎,清聖祖康熙皇帝第四個兒子,大清王朝入關后的第三任統治者。雍正夾在功業顯赫的康熙和乾隆之間,一般都認為他只是承先啟后的過渡皇帝,但我個人認為其在康乾盛世中處於不可或缺的位置。歷史選擇了他,他也交給了歷史一份滿意的答卷。日本史學研究者佐伯治曾評價雍正皇帝說:“康熙寬大、乾隆疏闊,若無雍正整飭,滿清恐早衰亡。”

  雍正在位十三年,對清廷機構和吏治做了一系列改革。如為加強對西南少數民族的統治實行改土歸流,耗羨銀歸公、建立養廉銀制度等,出兵青海平定羅卜藏丹津叛亂,設立軍機處,創立秘密建儲制等。正是他對康熙晚年的積弊進行改革整頓,一掃頹風,使吏治澄清、統治穩定、國庫充盈、人民負擔減輕。這樣一位勵精圖治、致力於富國強民的皇帝,應該擔得上“好人”的評語。

  可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卻隻得到一世惡名,無論是生前還是死后。民間傳說,最集中的是他“改詔奪位”、“骨肉相殘”、“不得善終”三大惡名。從登上皇位,就傳聞不斷,說他謀父、逼母、弒兄、屠弟、貪財、好殺、酗酒、淫色、懷疑誅忠、好諛任佞。民間流傳關於雍正的死因有很多,有說是被呂四娘(呂留良遺孤)謀刺死的﹔有說被宮女縊死的﹔有說服丹藥中毒而死或中風而亡﹔更有甚者說其是被曹雪芹和竺香玉合謀毒死。眾說紛紜的死因,其實正反映出雍正登基后面臨的現狀。

  可一個公認的事實卻是:雍正是封建王朝中最為勤政的皇帝之一,在位13年國庫從接手時的所剩無幾到卸任時的國富民強,老百姓的安居樂業(雍正在位期間沒有一次大規模農民起義),極力整治吏治建立了健全的領導和監督體制。以后人的眼光來看,愚以為雍正的“惡名”正是來於自己的功績。

  雍正即位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清欠,也因此得了貪財的惡名。

  在康熙統治期間,解決了長達八年的吳三桂等三藩的分裂戰爭,收復了被鄭經割據多年的台灣,驅逐了佔據我國黑龍江地區的沙俄勢力,又出征蒙藏平定准噶爾部蒙古貴族分裂勢力的動亂,這一通仗打下來得需要多少銀子?清朝經濟面臨著崩潰的危險:一方面叛亂此起彼伏,剿而不滅,用去大部分財政收入﹔另一方面朝廷內貪污成風,大小官員多以“借款”為由,私自動用國庫銀兩竟高達上千萬之巨!借了錢,又不還回來,這就造成了國庫的“虧空”。國庫裡沒有銀子,就得增加賦稅向老百姓要,要到后來康熙都覺得老百姓太苦了,於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下旨“永不加賦”。國庫隻存銀七八百萬兩,而又不能“加賦”,這就是雍正接手時的財政現狀。

  如果說,打江山要靠槍杆子,那麼,治江山就得抓錢袋子,所以虧空不能不補。雍正為了維持大清帝國的運轉,把眼睛盯在了“虧空”上,要把官員們欠國家的錢收回來。雍正決定從整頓吏制開始,錢糧虧空主要出在官吏貪污上。雍正說:“歷年戶部庫銀虧空數百萬兩,朕在藩邸,知之甚悉。”又說,“近日道府州縣虧空錢糧者正復不少”,“藩庫錢糧虧空,近來或多至數十萬”。於是雍正下第一個法令,就是下達全面清查積空錢糧,要求各地嚴格執行,並責令所有虧空三年內全部補齊,不許派於民間。康熙皇帝去世剛好一個月時,雍正便下令全面清查虧空錢糧。雍正不顧其父“尸骨未寒”,就要對康熙留下的積弊大動干戈,可見事情之緊迫。

  在清欠執行上,雍正的做法很值得稱道。

  雍正從中央直屬機關內選派欽差大臣,同時又從各地抽調一大批候補州縣隨行。這個人選搭配很有意思。首先欽差大臣與地方的聯系不是特別密切,而且就在皇帝身邊,肯定對雍正清欠的決心和信心十分了解,即便是有些孝敬及往來,在這事關自己腦袋的問題上,他不會冒那麼大的風險給別人擔事。而同時又有一批候選官員隨行,對欽差大臣本身就是一種監督。要知道雍正給出的政策是:查出一個貪官污吏,立即就地免職,從調查團裡選一個同級官員接任。這些候補們,眼睛都望穿了,好不容易盼到這麼一個出頭的機會,因此眼睛現在都泛著藍光,死盯著欽差大臣和受查官員,誰“和稀泥”誰就是動了他的“頂戴”,這樣就避免了官官相護。同時,在古代官場有一個循環:上一任虧空,繼任者填補,離任的時候再虧空給下一任,所以虧空總是補不上。可這回繼任者就是來查賬的,還不趁機把前任的虧空賬抹平?再者,如果他查不出虧空也就沒有自己的繼任。因此,從哪方面講,去查賬的人都會“光膀子賣力氣”地徹查到底。

  雍正這一出手,動靜可真不小,雍正用兩計“殺威棒”徹底粉碎了下面官員“走過場”的希望。首先查處主管財政的戶部有虧空,而且虧空達二百五十萬兩,雍正責令戶部歷任尚書、侍郎、郎中、主事等官吏共同賠償。另外雍正自己的十二弟履郡王曾做過內務府主管,結果內務府也有虧空。當時全國上下都看著這件事情,如果這筆錢追不回來,那清欠將就此不了了之。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雍正向這位十二弟下了手,最后為了還錢履郡王隻好將家中器物當街變賣。雖然履郡王此舉有給雍正難堪的意思,但不管怎麼說你還是要把錢還了,皇上至親尚且如此,還有哪個官員能夠賴賬。但雍正也因此落了個刻薄的惡名。

  從履郡王的事件中,雍正看到了一個問題:官員虧空國庫不是一時虧空的,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債一時還清有困難。雍正元年(1723年)八月,雍正採納了通政司官員錢以塏的建議:抄家。虧空官員一經查出,將其家產查封,家人監控,追索已變賣的財物,杜絕其轉移藏匿贓銀的可能。贓官們的罪一經核實,就把他的家底抄個干淨,連他們的親戚、子弟的家也不放過。雍正下令:“絲毫看不得往日情面、眾從請托,務必嚴加議處。追到水盡山窮處,畢竟叫他子孫做個窮人,方符朕意。”此令一下,全國一片抄家聲,雍正也得了個“抄家皇帝”的封號,甚至連牌桌上都有了一種新打法:抄家和。

  雍正四年,廣東道員李濱、福建道員陶范,均因虧空案而畏罪自殺。想一死了之?沒那麼容易!雍正指出:“官職家財既不能保,不若以一死抵賴,留貲財產子孫之計。”跑了和尚跑不了廟,雍正下令,找他們的子弟、家人算賬!與此相同,廣東巡撫楊文乾、閩浙總督高其倬、福建巡撫毛文銓等,雍正都對犯官“嫡親子弟並家人等”嚴加審訊,最終“所有贓款著落追賠”。個中詳情,《紅樓夢》背景中的江寧織造曹家就是其中著名的例子,這才有后來雍正被曹雪芹和竺香玉合謀毒死之說。在一場暴風驟雨般的專項整治中,虧空沒了,國庫也殷實了,但雍正也因此落了個好殺的惡名。

  在解決了“眼前這點事”的同時,雍正於1723年成立了獨立的核查審計機關“會考府”,這為后來的整治吏治、反腐懲奸做好了准備。同時暗中安插密探,四處巡訪,即使是巷尾街頭的民間瑣事,他都能馬上知道。滿朝文武官員都擔心禍及自身,為人處事都格外小心謹慎。另外雍正還建立密折專奏制度,奏折由一種專用的特制皮匣傳遞。皮匣的鑰匙備有兩份,一把交給奏折人,一把由皇帝親自掌握,任何人都不得開啟,也不敢開啟,具有高度的私密性,故稱“密折”。這一下官員之間互相監督,並可直達聖聽,官員們更是如履薄冰。吏治由此得以清明,但雍正因此落下個懷疑誅忠的惡名,甚至民間流傳出雍正親自設計的殺人工具--血滴子的傳說。

  在這之后雍正又實行了攤丁入畝、耗羨歸公等政策。所謂攤丁入畝,就是按地畝之多少,定納稅之數目。地多者多納,地少者少納,無地者不納。這項措施有利於貧民而不利於官紳地主。耗羨歸公,更是把以前各級官員的以銀兩在兌換、熔鑄、保存、運解中有一定損耗為由,故征稅時有一定附加費的“小金庫”收歸中央財政。動了這些官員的錢袋。

  清欠一事可以講“事關根本”,成功與否決定了清朝能否安定、安全,也正是因為如此雍正才大動干戈。但是由於他近乎“不近人情”的高壓政策,深深得罪了各級官員。應該講這件事情是影響到雍正整體評價的關鍵因素,他犯的非“民怨”而是“官怒”。

(責任編輯:吳皓)

相關新聞

["文革"時李澤厚把手稿藏到下水道裡]李澤厚1954年從北大哲學系畢業后分配進了中國社科院哲學社會科學學部,在政治氣氛濃厚的社科院,他是個異類,…更多 

[羅斯福終於死了]羅斯福和麥克阿瑟之間互不信任。一向自視甚高的麥克阿瑟對羅斯福充滿了嫉恨。1945年4月,在歐洲戰場取得勝利的前夕,羅斯福在辦公室…更多

  1. 新刊(2月上)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在這家人團聚、訪親拜友的歡樂時節,中國昔日領袖級人物辭舊迎新之際留下的許多佳話和軼聞,至今為人所津津樂道。
         “開國元首”毛澤東宴請“末代皇帝”溥儀時,請他吃青椒炒苦瓜,辣出一臉熱汗的溥儀,直說味道“不錯,不錯”﹔……更多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
  2.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3.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