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47年2月28日 台灣“二·二八”起義           公告:歡迎網上訂閱《文史參考》雜志

人民網>>文史

最頑固戰犯黃維的27年“改造”:至死都想去台灣?

口述/黃慧南  文/周海濱

2011年02月28日09:39  來源:《民主與法制時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我是罪大惡極的戰犯,解放后受到寬大和改造……”9月29日下午5時,黃維平靜而顯蒼老的話語從一台老式的卡帶錄音機裡傳了出來。這是上世紀70年代末國際台錄制的對台廣播。音色未變,斯人已去。

  作為最后一批被釋放的戰犯,在這27年裡,他為何拒絕被改造?黃維是否真如外界所言,至死都想去台灣?

  2010年9月29日,在黃維逝世21周年后,他的次女黃慧南道出了父親的改造歲月和晚年生活。

  在黃慧南家中,我們一起聽黃維將軍在上世紀70年代末的對台廣播。在這個需要仔細聆聽的嗓音中,黃維回顧了作為戰犯的27年。他對國民黨不想背叛,對共產黨不想離棄,但又始終想保持獨立的人格。

  “我是罪大惡極的戰犯,解放后受到寬大和改造……”9月29日下午5時,黃維平靜而顯蒼老的話語從一台老式的卡帶錄音機裡傳了出來。這是上世紀70年代末國際台錄制的對台廣播。音色未變,斯人已去。

  作為父親的黃維,在黃慧南這個從出生之時便從未謀面的女兒那裡,曾經沒有佔據位置,但是女兒卻強烈地感受到父親對自己強烈的“在乎”。而對黃維“在乎”的人,是他執著的妻子蔡若曙。令人唏噓的是,蔡若曙27年的渴盼和等待,終於迎來了丈夫,但是團聚僅一年之后,蔡若曙黯然投護城河離開了人世。

  上海,17歲的我第一次見到父親

  我第一次見到“父親”是在1965年。那天,我正在上海北郊中學的教室裡上課,在讀高二,突然被教導主任叫了出去。

  “你父親來了,現在住在錦江飯店,你去看看他。”

  “我不去!”我毫不猶豫地回答。我感覺這個人與我是不搭界的,我一點都不想去見。

  但是,教導主任說這是給你的一個政治任務,你要幫黨做工作。一見到父親,我很心平氣和地喊了聲“爸爸”,他從上到下打量著我,然后找些話題聊天。比如,現在在哪兒上學、讀高幾、生活怎麼樣,以后准備學什麼等等。我說,以后想學醫。父親並沒有反對。

  我當時心裡想“也沒那麼可怕”。本來以為爸爸的形象很猙獰,他被說成放毒氣的殺人魔王。我看到他覺得這個老人挺和藹的,不是那樣的人。

  我爸爸等一批戰犯被組織到各地參觀,乘專列先到杭州,然后到上海。安排與家屬見面是改造的手段之一,我們聊天時還有穿便衣的陪同人員在旁邊做記錄。組織參觀非常有效,他逐漸改變了對共產黨的認識,思想開始有所轉變。

  我們和父親聊了很久,還一起吃了午飯。但是,我對他還是感到十分陌生,甚至不關心他在上海要待幾天。我也不知道父親離開時,母親還在懷著我。

  后來,我才知道那是1948年的夏天,爸爸帶著媽媽、兩個哥哥、姐姐正在廬山避暑,突然接到命令,要立即下山趕回武漢。

  “徐蚌會戰”,傳來父親陣亡消息

  在武漢,爸爸籌辦了新制軍官學校並任校長兼陸軍訓練處處長。這個學校是根據美國顧問團的建議而成立的,准備仿照美國西點軍校的體制建校,培養國民黨陸海空三軍高級軍官。

  1948年8月,國民政府國防部在首都南京召開的軍事會議打亂了爸爸的計劃。國防部決定對軍隊進行全面調整和編配,組建若干個兵團,以兵團為基本作戰單位,集中兵力固守戰略要地。1948年9月,蔣介石組建十二兵團,並讓父親擔任司令。父親辦軍校正漸入佳境,他不想干,但這是蔣介石的命令。

  就這樣,父親隻好答應去就任。他在南京覲見蔣介石時說:“校長,等打完這一仗,我還想回去辦軍校!”蔣介石應允了。

  10月底,在漢口組建完成的十二兵團轉移至河南確山、駐馬店等地集結待命。部隊長途行軍,人困馬乏之際,解放軍11月6日發起淮海戰役(國民黨方面稱“徐蚌會戰”)。12月15日,第十二兵團除副司令胡璉等人逃脫外,整個兵團徹底覆滅。

  在父親離開近半年后,母親蔡若曙等到的卻是父親在“徐蚌會戰”中陣亡的消息。媽媽聽說爸爸戰死了,覺得天都塌下來了。

  父親被俘后,國民政府宣布黃維陣亡,並舉行了盛大的“追悼會”。眼看事已成定局,國民黨撤退到台灣,母親1948年底帶著襁褓之中的我和三個並未成年的兒女去了台灣。

  幾個月后,母親偷偷回了一次大陸。憑著直覺,她不相信父親會死。終於,她得知父親被俘了。

(責任編輯:吳皓)

[柳亞子面責蔣介石] 柳亞子是堅定的國民黨左派,1926年5月,在國民黨的二屆二中全會上,他當面責問蔣介石:“到底是總理的信徒,還是總理的叛徒?…更多 

一次,梁從誡和啟功、季羨林幾位老先生在會議的間歇說起死后的事,“如果有人致悼詞,我們都聽不見了,那多可惜。”結果,幾位老先生就輪流躺在桌子上…更多

  1. 新刊(2月上)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在這家人團聚、訪親拜友的歡樂時節,中國昔日領袖級人物辭舊迎新之際留下的許多佳話和軼聞,至今為人所津津樂道。
         “開國元首”毛澤東宴請“末代皇帝”溥儀時,請他吃青椒炒苦瓜,辣出一臉熱汗的溥儀,直說味道“不錯,不錯”﹔……更多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
  2.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3.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