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22年3月4日 香港英軍制造“沙田慘案”   公告:歡迎網上訂閱《文史參考》雜志

人民網>>文史>>世界史

冷戰的起源:到底是誰的野心在作怪?

2011年02月28日13:43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斯大林本來盡可以像一個致力於保護蘇聯國家利益的民族主義者那樣行事,而不必讓自己看上去是在急著推動世界共產主義革命。但是斯大林頑固強硬,對資本主義的包圍過度疑慮,對世界輿論又缺乏顧忌,使得西方難以和他在冷戰中打交道,也無從判斷究竟哪些屬於蘇聯合法的安全需要,哪些又屬於蘇聯共產主義擴張的狂熱使命感。

   

                        

丘吉爾(左)、杜魯門(中)與斯大林(右)的合影

 

    本文摘自《冷戰到全球化:意識形態的終結?》,(美)R.R.帕爾默 喬·科爾頓 勞埃德·克萊默 著,牛可 董正華等 譯,世界圖書出版公司北京公司,2011.3

 

  第二次世界大戰后隻有美國和蘇聯尚有余力雄踞於當世。美國本土沒有受到戰爭破壞,經濟上更是前所未有地強大。雖然美國對其很大部分的戰時軍事力量實施了復員,但最初隻有它擁有原子彈。蘇聯在戰爭中遭受了極大摧殘,有兩千多萬人喪生,但它仍然是一個令人生畏的軍事強國,擁有400萬人的軍隊,它在中歐和東歐所控制的人口和地域遠遠超過了1939年以前的邊界。人們開始普遍地把這兩個國家稱為超級大國--也就是巨型大陸領土國家,掌握著龐大的資源,使包括歐洲的老牌大國在內的其他所有國家都相形見絀。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浮現出的這種兩個超級大國並存的國際體系中,其中一個會很容易把另一個確認為唯一的危險敵國。在這種局面下外交上的平衡很難維系,因為一個超級大國會視另一個超級大國的任何行動為可能的侵略和挑舋﹔而在不了解對方力量的情況下,其中一方會夸大對方的力量和危險性。1945年以后,美蘇之間的關系就處於這種令人不快的境地。更有甚者,自1917年布爾什維克革命以來,資本主義民主政治和馬列主義的共產體制之間就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意識形態敵對。這種不斷擴大的外交、地緣政治和意識形態上的利益沖突最終被冠以“冷戰”之名,這是因為盡管敵意和對抗尖銳激烈,但卻從未導致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發生公開和直接的軍事沖突。

  在“二戰”結束時,任何人都不可能了解,乾綱獨斷的斯大林,還有他在克裡姆林宮裡的扈從到底相信什麼,想得到什麼。或許他們認為,蘇聯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沖突一定會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到來。或許他們對在東歐和世界其他地方尋求市場的美國資本主義野心勃勃的目標憂心忡忡,又或者因美國壟斷了原子彈而焦慮不已。無疑他們自己看到了一個機會,可以來鞏固對戰爭中獲得(也可以說是收復,因為這些領土中有一些是新生的蘇維埃國家在“一戰”結束時喪失掉的)的領土的控制,並且為蘇聯的國家安全建立一個周邊緩沖帶。無疑,他們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局面中看到了推進國際共產主義事業的機會。

  先不論蘇聯人採取的行動是為了保護國家安全,還是為了實現共產黨統治之前的俄羅斯的古老野心,抑或是在世界范圍內推進共產主義,反正杜魯門總統及其幕僚,還有絕大多數美國人都相信,蘇聯篤定要牢牢控制中東歐,進而要在全世界范圍內發起進攻。美國政府由此制定了一套全球性的“遏制”戰略,美國及其盟國可藉以“遏制”來自蘇聯的新的侵略。盡管美國政府主要是針對蘇聯的擴張和擴張威脅採取直接的軍事步驟,但在美國還是有許多人把地球上幾乎所有的復雜的社會和政治動蕩歸咎於克裡姆林宮首先發起的行動。

  在歐洲,大戰臨近結束時,蘇聯軍隊佔領了東歐和易北河以東的德國。美國、英國和法國軍隊佔據了德國的其余部分、奧地利的大部分和意大利的全部。戰爭期間,哪個國家的軍隊佔領了一個地區,就由這個國家行使政治權力。以這種方式,由於紅軍橫掃中東歐大片土地,所以蘇聯人也就在這些地區施加了政治控制,有1億人被置於蘇聯的支配之下。美國卻也在對意大利的佔領中把蘇聯排除在外,使之無從承擔積極角色(在亞洲對日佔領中亦復如此)。對蘇聯而言,對一國的佔領就意味著要全面控制該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意味著它有權按照自己的樣子塑造被佔領國。在另一方面,西方各國卻曾經希望建立多元和民主的社會,而這些社會還要對西方的貿易和影響敞開大門。戰爭期間美國人和英國人本來已經做出讓步,承認蘇聯在它從納粹手中解放的東歐的支配地位,但是沒有多久,他們就對波蘭和其他東歐國家淪為蘇聯支配下的共產黨國家感到不滿。然而對斯大林而言,這種轉變卻是確保邊界線上的“友好政權”的唯一途徑。早在1945年的波茨坦會議上,杜魯門就開始譴責蘇聯人違背了在東歐國家舉行自由選舉的承諾,並在德國的聯合佔領問題上不合作。美國的外交官們開始相信,蘇聯對東歐的控制與德國納粹和意大利法西斯在20世紀30年代的侵略是一樣的,而杜魯門本人也經常將此二者相提並論。斯大林本來盡可以像一個致力於保護蘇聯國家利益的民族主義者那樣行事,而不必讓自己看上去是在急著推動世界共產主義革命。但是斯大林頑固強硬,對資本主義的包圍過度疑慮,對世界輿論又缺乏顧忌,使得西方難以和他在冷戰中打交道,也無從判斷究竟哪些屬於蘇聯合法的安全需要,哪些又屬於蘇聯共產主義擴張的狂熱使命感。

(責任編輯:張淑燕)

相關新聞

1926年2月,梁啟超因尿血症久治不愈,不顧朋友反對,住進協和醫院,施行割腎手術。不料,所割之腎,經檢查並無病變,而尿血症也未見康復。…更多

袁世凱死后,蔡鍔發表了挽聯:辛亥革命,你在北,我在南,野心勃勃,難容正人,懼我怕我,竟欲殺我的﹔海內興師,上為國,下為民,雄師炎炎,…更多

  1. 新刊(3月上)
      不管你是喜歡還是厭惡,憎恨還是恐懼,一百多年來,黑手黨已經在美國的歷史上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痕跡,那些臭名昭著的惡棍甚至數次登上《時代》雜志的封面,為美國這個標榜自由和民主的國家,烙上了屬於自己的印記。
      他們控制著拉斯維加斯和好萊塢,將無數社會名流、影壇明星玩弄於股掌之中﹔在牟取…更多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
  2.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3.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