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74年3月11日 陝西臨潼農民發現秦始皇兵馬俑      公告:歡迎網上訂閱《文史參考》雜志

人民網>>文史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我是“總統”們的敵人(6)

記者/賀莉丹

2011年03月11日14:51  來源:《新民周刊》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台灣到目前為止,400年來有6個“總統”,蔣介石、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都關過我,陳水扁我把他送進去關了,馬英九當“總統”以后,我一頓飯都不接受他請客,我監督著他,所以,我是“總統”們的敵人。


  目前沒有參選“總統”的計劃

  新民周刊:據說你感到最遺憾的是2000年沒有參選“總統”,是這樣的什麼?

  施明德:不是隻有2000年。我1990年坐牢出來,那時整個台灣,很多民進黨、國民黨的都認為我會去參選“總統”,那時有一個條文規定要大學畢業才能選“總統”,因為我是軍官學校畢業的,據此認為我不夠條件,所以后來有個“施明德條款”,有人就講,國民黨是搞一個“施明德條款”,讓施明德不能選。所以后來這一條就拿掉了。但我從來沒有想過(參選“總統”)。

  我出來的時候,心裡思考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像甘地一樣,甘地一生沒有當過總統、總理,但他對於印度的解放、文明的提升、印度人民自由化的貢獻,大家都知道﹔另一個是,我可以像南非的曼德拉那樣去競選總統。后來,我選擇了像甘地走這條路。

  他們問我,我覺得,我竟然20多年來都沒有想要去競選“總統”,我對不起人民,可以讓這些亂七八糟的人競選“總統”、當“總統”。我相信,如果參選“總統”,我當“總統”,台灣內部藍綠對立一定可以終結,政治的和解、經濟的自由化、兩岸的和平、安定的維持,我認為會比現在都要好很多。20年來,每一次選舉,外界都會講,我要不要選“總統”﹔我到了美國、歐洲、馬來西亞演講,老是有人會問這個問題。但我想,我是一個在追逐理想的人。

  新民周刊:兩條道路,你已經做出選擇了。

  施明德:基本上我是這樣。世界上的事情,不是你個人想要干什麼,就一定能干什麼的。再說2000年的時候,我覺得政權和平移轉,我年輕時候的夢想都實現了,國民黨垮了,自由化、民主化、人權化的台灣出現了,所以陳水扁就職典禮時,在“總統府”,我坐在他后面,大概3米遠,我看他就職,當時我很高興,怎麼會想到不久之后,我真的是徹底失望了,更沒有想到,2006年,我必須站起來領導百萬人的轟轟烈烈的反貪腐運動。很多事情,你光有主觀的願望沒有用,其實還是客觀的條件,整個的形勢。

  新民周刊:直到現在,還有人在猜測你與你的太太陳嘉君女士的政治野心,是否如離離原上草,春風吹又生,你怎麼看?

  施明德:我比較喜歡用對於社會公益、是非的那份熱情(來形容)。野心也不是一個壞的事情。陳水扁都可以當“總統”,為什麼我不可以有當“總統”的願望?我這種願望就叫野心,他就是理想嗎?荒謬嘛。

  很多事情,對於一個未來的理想性、未來願景的存在,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永遠會懷抱在胸的,雖然經過時間、歲月、經驗,很多事情我已經不像當年會積極地去做,但世事都很難料,就像紅衫軍,我沒有想過我必須要重披戰袍,站在第一線。我太太本來就是學運的領袖,她跟我在一起這些年,到法國念書,在家裡負責照顧我跟小孩,但她對於是非、社會公益的堅持,我看台灣很少社會工作者像她那樣有高度的智慧跟熱情。

  我不是政府官員,只是一介布衣,所以我這一生的史料,都要在生前處理好。現在我的辦公室已搬到我住家隔壁,一棟4層樓的房子,將來要變成施明德資料館。這些事對我個人來講比較重要。未來不知道有什麼事情,所以我也不能肯定地跟你講,我太太會或不會(參政),但目前為止,沒有這樣的計劃。我不是一個需要撒謊的人。

  新民周刊:你自己呢,會出來選“總統”之類的嗎?

  施明德:有些事情沒法預料,到目前為止,我沒有這樣的計劃。

  新民周刊:寫書也是你謀生的一種手段麼?

  施明德:對我來講是。這兩年,我們都在家裡頭寫書、編書,我出了兩本書《總指揮的告白》跟《叛亂·遺囑》,賣得都很好,這對我來講很重要。

  我還要去為了生活去努力,我沒有“18趴”,我甚至於兩次入獄、不到600萬元(台幣)的賠償金都不要,我當了“立法委員”、黨主席,都沒有退休金,我不能總是讓我太太來養啊。所以還是要靠自己。不過這樣也讓我活得很有尊嚴,我不需要靠人民的納稅錢,我還是很用心、用功地整理書、寫書,在大學教書,到各地去演講,這些變成我生活上的最大來源,而且比較安定。

  我不像很多政治人物,出版的書都是別人捉刀的,我出版的書都是我自己寫的,我認真地寫,大概一天寫兩三千字至四五千字,功力不如當年了。我還是沒法打字,手寫的,我的秘書幫我打字。這樣也好,手寫的,才是我真的寫的。我手稿都留著,我太太也說,以后來拍賣,當作遺產也不錯。(笑)新民周刊:你對你的小孩,最看重的是什麼?

  施明德:我這兩個小孩,已經有兩年多不到學校念書了,都在家自學,念“施塾”。我太太對台灣的教材非常不滿意,認為跟不上時代,而且很多是不需要的。這個事情我和我太太看法是一致的。我們教育小孩,不告訴她們學什麼,將來會賺很多錢這些,我們希望培養小孩有冒險犯難的精神,有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堅定的信仰、一種非常清晰的價值觀。我常跟小孩講,做任何事情,你要追求的、堅持的是價值,而不是價格,生命的意義就是堅持信仰,敢為你的信仰去奮斗。我不教我的小孩做那種唯唯諾諾的人,她們都很敢於表達她們的立場。

  我們家有企業界、學界、文化界的精英分子來,現在教她們歐洲史的是姚立明。她們9歲、10歲就一起開始上經濟學,林忠正(台灣前“金管會主委”)教。羅大佑到我家來,他跟我是十幾年的非常好的朋友,她們也會跟他談一些音樂的話題。

  新民周刊:在未來,你最看重誰對你的評價?

  施明德:每一個人的歷史,都是自己寫的,你怎麼為人處世,怎麼堅持原則,怎麼犧牲、奉獻,怎麼為自由、民主、和平去奮斗……點點滴滴總會留下來的。我相信,歷史會還我公道的定位。

  本來我生日的時候要出版一本英文書《總統們的敵人》,但來不及了。台灣到目前為止,400年來有6個“總統”,蔣介石、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都關過我,陳水扁我把他送進去關了,馬英九當“總統”以后,我一頓飯都不接受他請客,我監督著他,所以,我是“總統”們的敵人。

  我本來應該被槍斃的,打出的子彈,卡住了。我認為上天賜給我最大的恩賜,不是讓我活到今天,而是讓我活得到今天,能夠懂得寬恕,懂得包容。恨就是無形的心牢,所以我心中真的沒有敵人。我就是告誡,你錯了,我反對你﹔隻要你改正了,OK。一個包容的人,心中沒有敵人,沒有敵人,就不會有任何畏懼。你懂得寬恕,所以你心中沒有任何包袱,懂得感恩。

  我想,我能活到今天,真的感謝上蒼,我感謝很多朋友,我有一個非常愉悅、美滿的家庭,上天真的對我太好了。台灣很少有像我這樣的,歷經滄桑,最后還能得到這樣愉悅、美好的結局的。

(責任編輯:吳皓)

黃侃在門上挂了一個小木牌,上面寫“座談不得超過五分鐘”。有一次,女學生舒之銳和程俊英去黃侃處借閱雜志,見到木牌后即准備離去,黃侃說:"女學生…更多

吳佩孚的同學王兆中前來依附,吳給了個上校副官。王不滿足,稱自己“文武兼資尤富於政治常識”,要求到河南當縣長。吳批了個“豫民何辜”后原件發還。…更多

  1. 新刊(3月上)
      不管你是喜歡還是厭惡,憎恨還是恐懼,一百多年來,黑手黨已經在美國的歷史上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痕跡,那些臭名昭著的惡棍甚至數次登上《時代》雜志的封面,為美國這個標榜自由和民主的國家,烙上了屬於自己的印記。
      他們控制著拉斯維加斯和好萊塢,將無數社會名流、影壇明星玩弄於股掌之中﹔在牟取…更多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本書對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涌現的思潮進行反思,運用大邏輯大視野的審讀和人物活動事件脈絡的細節化書寫,對五種主要思潮的歷史、現狀和影響作出獨立、深刻的剖析。
  2.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筆者以通俗輕鬆的筆法切入歷史截面,試圖在那些鮮活的故事裡,探尋一些歷史的真實原貌,並進行多角度評讀,品味一下那些不曾遠去的影像……
  3.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  百年激蕩,回望辛亥。大革命,過場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歷史的燦爛群星。都督的樣兒,黨人的棒兒,名士的案兒,俠客的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