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

白崇禧為何拒絕指揮國共大決戰?(2)

張潤芝

2012年05月16日11:08  來源:時代周報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白先勇對“拒絕指揮”的評價是:“十月卅日晚父親所作的決定,拒絕指揮徐蚌會戰,可能是他一生中最艱難,但事后看來也是最明智的一次抉擇……徐蚌會戰,乃國共內戰最后決勝負的一仗,成敗責任非父親一人所能擔當。事后看來絕非僅僅是軍事,他作這項決定,需要極大的勇氣與智慧。”



  “按兵不發”與“逼宮”

  兩岸都有史書稱,國民黨軍隊在淮海戰役中失利,蔣介石嫡系部隊損失幾近殆盡,蔣數次命令白出兵救援,白“按兵不發”,“蔣憤擲電話筒、掀桌,痛罵粗話”。白先勇認為,這一段歷史是外界對父親白崇禧最大的誤解:“兩岸各自有各自的史觀,大陸這邊的歷史會是國民黨反動派內訌﹔台灣那邊,徐蚌會戰失敗,蔣介石要負最大責任,但是國民黨的歷史也不好講,要找個‘替罪羊’,說我父親按兵不動。但是父親派了黃維軍團12萬人去,援助徐州、淮海戰役,半路被攔截,黃維被俘虜,這些都是史實。別人都說他徐蚌會戰冷眼旁觀,按兵不動,讓蔣介石失敗,完全不是這回事。我父親怎麼會看著國民黨敗呢?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這麼簡單的道理他不知道嗎?”

  1954年3月,台北的“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上,湖北代表但衡今提案彈劾白崇禧,重點是指控徐蚌會戰父親“按兵不動”,不救援徐州。白崇禧書面答辯如下:“華中轄區奉命調往增援徐州部隊計:黃維兵團所屬之十八軍(胡璉)、八十五軍(吳紹周)、第十軍(熊綬春)及整編第二師(師長何竹本),皆為華中最精銳之部隊,由信陽、確山地區向蒙城方面增援。又二十軍(楊才)、二十八軍(李)兩個軍,亦由漢口地區由長江趕運浦口馳援,另轄區僅有之一個戰車營亦隨往參戰。計兵力五個軍一個整編師,乃系華中主力,均系增援徐蚌,幾乎全部犧牲。”白先勇書中如此描述白崇禧答辯的場面:“在‘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上,父親親自上陳,一一答辯,千余‘國大代表’給予熱烈掌聲,公道自在人心。”

  盡管如此,誤會依然長期存在。當年資深報人潘公展就在《新聞天地》雜志上撰文提道:“華中的大軍視徐淮之告急,若秦越之不相關。”1954年白崇禧寫了一封致潘公展的信登在《新聞天地》上,稱潘文有不實:“總之,大陸陷……匹夫有責,軍人職責,更為重大,崇禧以待罪之身,對我十數萬袍澤戡亂報國、奮斗犧牲之忠勇事跡,誠不忍其無辜湮沒,含冤九泉,掬誠略述,藉答高明。”在程思遠《白崇禧傳》用“冷眼旁觀”描述這一段,而黃維回憶錄中對白崇禧也有怨言。

  淮海戰役后,國民黨政權搖搖欲墜,白崇禧認為隻有請美國出面調停和共產黨議和,形勢方能有轉機。蔣介石當時有退意,但是遲遲沒有宣布引退,白崇禧連發《亥敬》、《亥全》兩封電報,請蔣介石下決議。

  1948年12月24日百虫由漢口發出《亥敬》電:“……故敢不避斧鉞,披肝瀝膽,上瀆鈞聽,並貢芻蕘:一、相機將真正謀和誠意轉知美國,請美、英、蘇出面調處,共同斡旋和平。二、由民意機關向對方呼吁和平,恢復和平談判。三、雙方軍隊應在原地停止軍事行動,聽候和平解決。並望乘京滬平津尚在吾人掌握之中,迅作對內對外和談部署,爭取時間。上述獻議是否可行,仍候鈞裁示遵。”

  1948年12月30日《亥全》電稱:“當今之勢,戰既不易,合亦困難,顧念時間迫促,稍縱即逝﹔鄙意似應迅速將謀和誠意轉告友邦,公之國人,使外力支持和平,民眾擁護和平。對方如果接受,借此擺脫困境,創造新機,誠一舉而兩利也。時不我與,懇請趕早英斷為禱。”

  這就是后來被外界稱為“逼宮”的兩封電報,也有聲音稱正是這兩封電報令蔣介石“被迫下野”。白先勇認為“逼宮”二字,亦不妥當:“當時國民黨政權很危險的,我父親認為唯一能救國民黨政權的就是美國出面調停,跟共產黨劃江而治。不能再打,國民黨的兵已經潰敗了。美國人要出面調停的話,蔣介石必定下野。他就打電報給蔣介石,那時候這也是大忌諱,父親是以國家利益為重的。其實按照我看的李宗仁回憶錄,蔣介石知道大勢所趨,自己已經先提出來下野了。”

  “按兵不發”和“逼宮”,是外界對於白崇禧的誤解,也是蔣介石一直對白崇禧提防的又一顆種子。

  被蔣介石騙到台灣?

  1949年12月,白崇禧退至海南島,當時與他合稱“李白”的李宗仁已經由香港飛往美國。12月30日,白崇禧在海口飛往台灣。坊間的說法是,蔣介石邀請白去台北組閣,承諾給出“行政院長”的官銜,白因此決定飛往台灣,這是“被騙”。白先勇認為,最終選擇到台灣,是白崇禧人生至關重要的一筆:“我父親自己講,這(指去台灣)是向歷史交代,跟‘民國’共存亡。別人說他被騙到台灣去,哪那麼容易受騙?想到台灣去做官,我父親是軍人做‘行政院長’干什麼呢?‘行政院長’有什麼意義?而且他在大陸,國防部長他都做過了,他怎麼會貪職去做這個。他跟蔣介石相交四十年,蔣介石對他什麼樣,他當然清楚。”

  當年的白崇禧有很多歸宿可以選:香港地區,以及美國,甚至是中東伊斯蘭國家,例如“馬家軍”的馬步芳就移居了沙特阿拉伯。李宗仁亦曾警告白“桂系到台灣無用武之地”。

  最終去台,白先勇認為這是“順理成章”:“中華民國誕生他參加了,北伐他完成的,抗戰的重要戰役他參加了,國共內戰打到最后一兵一卒。跟‘民國’共存亡,這是他一生的抱負一生的信仰,到台灣去,這是他自己的節操,從一而終。不錯,是蔣介石寫信讓他去的,但是也是他自己要去的。台灣那時候是最危險的時候,政權風雨飄搖,共軍隨時可以渡海的,很多人讓他不要去,他還跟我媽媽、兩個弟弟到台灣去。后來他死在台灣,是死得其所的,他覺得是死在‘民國政府’的地方。”

  章詒和曾經問白先勇:“戰事結束,勝負分明。令尊大人既反共,也反蔣。在毛與蔣之間,最后還是選擇了蔣。”白先勇對此的回答是:“他沒有選擇毛,也沒有選擇蔣,他選擇的是國,‘中華民國’。”

  白先勇對記者再次談到這一點:“國就是‘民國’,那是他心中的,從辛亥革命、武昌起義以來,他保護的‘民國’。他一生都是為了保護‘民國’打仗。” 

(責任編輯:董倩超)

毛澤東批國宴上燕窩魚翅“花錢多、不實惠”】1949年以后,毛澤東曾批判人民大會堂的國宴吃掉的還沒有扔掉多,燕窩、魚翅花錢多,又不實惠。此后,…更多

戴維斯:我是理想的郝思嘉扮演者】費雯麗在《亂世佳人》中的成功讓另一位好萊塢女星貝蒂•戴維斯非常憤慨,她說:“我不否認,為名噪一時的影片…更多

  1. 有戲——
    北京人藝60年
    人藝是個演劇團體,有“戲比天大”的說法。
    實際上,戲不會比天大,戲要頂到天的時候,也就是排戲演戲的人,命運轉折的時刻。
    曹禺、老舍、焦菊隱、於是之……人藝那些頂尖的藝術大師,他們的人生如戲,他們的戲,也是無常人生的投影。
    我們記得《龍須溝》、《雷雨》、《日出》,更記得《茶館》裡漫天飛舞的紙錢,和祥子拉著車,在烈日與暴雨下奔跑的背影。
    一代又一代戲迷,在首都劇場的舞台下老去。
    他們還在看戲。>>>瀏覽本期目錄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