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

紅軍長征:是倉促逃跑,還是戰略轉移?(3)

易鳳林

2012年06月19日08:54  來源:黨史文苑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由於“左”的思想禁錮的主要原因,長期以來人們一直認為,中央紅軍主力長征是毫無准備的,是逃跑主義﹔而對於如何堅持留守蘇區的斗爭,更是沒有准備,完全放棄了蘇區。這些觀點,現仍然散見於林林總總的黨史圖書和黨史文章中,給這段歷史增添了一層迷茫。那麼,中央紅軍到底是倉促逃跑,還是有准備的戰略轉移?蘇區是有准備的留守堅持斗爭,還是完全放棄?

    10月上旬,博古主持召開了中央書記處會議,通過討論決定:紅軍主力突圍轉移后,在中央蘇區成立中共中央分局和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辦事處,並且組織中央軍區。中央分局由項英、陳毅、賀昌、瞿秋白、陳潭秋五人組成,項英為書記,瞿秋白為宣傳部長,陳潭秋為組織部長。為了能更好地領導蘇區斗爭,后來中共中央又增加了鄧子恢、張鼎丞、譚震林、梁柏台、毛澤覃、汪金祥、李才蓮等七位同志為中央分局委員,並成立了少共中央分局,李才蓮任少共中央分局書記。中央政府辦事處由陳毅擔任主任,梁柏台任副主任,謝然之(后叛變)任秘書長。中央軍區則由項英擔任司令員兼政委,賀昌任政治部主任,龔楚任參謀長。中央分局和中央政府辦事處總的任務是領導留守蘇區的紅軍和群眾,開展游擊戰爭,保衛蘇區﹔同時牽制敵人兵力,掩護紅軍主力突圍。

  10月9日,周恩來接到陳毅報告自己的傷情和要求做手術的信后,當即和朱德命令衛生部長賀誠取出已裝箱的醫療器械,派兩名醫生為陳毅手術。次日,周恩來於百忙之中親自趕到醫院看望陳毅。陳毅躺在床上,左腿打著石膏。見到老朋友、老上司,陳毅非常激動,同時也滿腹疑慮。周恩來以實情相告,通知他紅軍主力馬上要轉移,到湘西去與紅二、六軍團會合。他傳達了中央成立中央分局和中央政府辦事處的決定,並鄭重地宣布了中央對陳毅的任命。周恩來深情地對陳毅說到:“中央決定留下你堅持斗爭,你斗爭經驗豐富,特別是有井岡山斗爭的經驗和蘇區幾次反“圍剿”的經驗,相信你一定能夠依靠群眾,依靠黨的領導,堅持到勝利。”陳毅術后第二天即10月10日下午,忍著傷痛躺在擔架上到了中革軍委駐地,見到了博古等中央領導人。博古見到陳毅后,立即與他握手,表示因為工作太忙,一直沒有去看望他,深感抱歉。博古對中央安排陳毅留在蘇區的原因進行了解釋:此次轉移本想把他抬走,但因他在江西搞了七八年,有名望,黨內軍內群眾中都活動得開,項英到中央蘇區兩三年,又沒有打過游擊,所以留下他負責軍事,幫助項英工作。陳毅當即表示同意,願意服從黨中央的決定。這樣,中央最終確定項英和陳毅作為留守蘇區的主要領導人。他們倆個都是具有豐富斗爭經驗與才干的中共中央高層領導人,深孚眾望,可見當時中央的決定是相當正確的。

  除項英、陳毅之外,中央還留下了其他一些重要領導人,例如瞿秋白,賀昌,陳潭秋,毛澤覃,何叔衡,張鼎丞,鄧子恢,譚震林,陳正人,阮嘯仙、周建屏等。各省負責人等到野戰軍要出動時也全部換動和最終確定。這些領導人絕大部分不僅能力出眾,而且政治立場堅定,在群眾與軍隊中都具有極大的影響力、號召力與凝聚力。

  在軍事方面,中共中央也是煞費苦心。

  在保守軍事秘密的前提下,中共中央有條不紊地對留守蘇區的革命斗爭進行了具體部署和准備。

  同年9月13日,為了使留守蘇區的紅軍能在新的斗爭形勢下進行游擊戰爭,中革軍委發布了《組織各級軍事部的命令》,決定對中央蘇區各級蘇維埃政府軍事部和地方武裝的指揮系統進行改組,凡是留在敵佔區或即將被敵佔領區的縣區軍事部,立即改為縣區游擊司令部和游擊政治部。紅軍主力轉移時,帶走了絕大部分兵力,因此蘇區各地方都不同程度地出現兵力薄弱的問題。為了解決這個突出問題,中革軍委於9月30日發布了《鞏固和擴大地方部隊及自給問題的訓令》,要求各地方大力擴充和鞏固兵員,為即將到來的游擊戰爭作好准備。

  為了保衛蘇區與掩護紅軍主力轉移,中共中央決定留下紅軍獨立第二十四師作為主力部隊堅持斗爭。該師師長周建屏,政治委員楊英,政治部代主任袁血卒,下轄三個團,即第七十、七十一、七十二團,約2000人槍。還留下了一些紅軍獨立團,其中有:歸中央蘇區直接指揮的獨立第三團、第七團、第八團、第九團、第十一團、第十五團、第十六團﹔歸江西軍區指揮的獨立第一團、第二團、第三團、第四團﹔歸福建軍區指揮的獨立第十九團、第二十團﹔歸閩贛軍區指揮的獨立第十二團、十七團、十八團﹔另外還有其他軍區的一些獨立團。各縣還有一些獨立營,保衛隊等。紅二十四師和地方部隊總兵力約16000余人。紅軍醫院的傷病員也留在蘇區,繼續接受治療,共約2.5萬余人。與此同時,中革軍委還劃定瑞金、會昌、雩都、寧都之間的三角地帶為基本游擊區和最后堅守的陣地。

(責任編輯:董倩超)

商業部長王磊吃飯未付全款被批】1980年,當時的商業部長王磊在豐澤園飯庄吃飯未付全款,菜價為124.92元,而他隻付了19.52元。此事被揭發后,處理…更多

林登·約翰遜:每四個總統中就有一位死在崗位上】約翰·肯尼迪在選擇林登·約翰遜為競選搭檔后,對他的助理說:“我才43 歲,我不會死在崗位上…更多

  1. 我們的兄弟王小波
    非典型性精神偶像
    1952年,王小波出生於北京,迄今剛好六十年。而他的離開,也已經十五年了。被稱為“自由主義作家”的他,以漫不經心的態度來消解這個世界的荒唐,這種智慧成就了這個時代的非典型性精神偶像,為人類尊嚴發聲的人會永遠被紀念。…更多
    ·
    王小波曾擁有怎樣的生活
      一個自由主義者的陰陽兩界
    ·你不知道的王小波,他哥知道
      關於王小波的若干關鍵詞
    ·今天,為什麼要紀念王小波?
      我們的兄弟,我們的愛與自由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