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近現代史

1975年毛澤東點透“四人幫”:我死了江青要鬧事

肖思科

2012年07月27日14:25  來源:黨史博覽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這是毛澤東第一次明確地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出“上海幫”的概念。他同時嚴肅地告訴從上海來的江青、張春橋、姚文元和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四屆全國人大前夕,毛澤東又說:“江青有野心。她是叫王洪文當委員長,她當黨的主席。”1945年初,毛澤東說:“她看得起的人沒幾個,隻有一個,她自己。我也不在她眼裡。”“我死了她要鬧事……”

毛澤東(資料圖)

 

文史頻道轉載本文隻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1979年,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葉劍英在代表中央發表國慶30周年講話時,第一次權威地陳述了解決“四人幫”領導者的概念:“1976年10月,以華國鋒同志為首的黨中央執行全國人民的意志,一舉粉碎了‘四人幫’。”繼而,中國共產黨在《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進行了充分的說明:“在粉碎‘四人幫’反革命集團的斗爭中,華國鋒、葉劍英、李先念等同志起了重要作用。”后來,紅旗出版社出版的《國史通鑒》概括兩方面的表述,如是說:“以華國鋒、葉劍英、李先念為代表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採取斷然措施……”而筆者認為,更為豐富和更具有內涵的看法,是鄧小平在事后回答著名記者法拉奇提問時的一句話:“這是集體的力量!”

毛澤東點透“四人幫”為起事之本

“將來的事隻有天知道!”1976年夏日的一個夜晚,病中的毛澤東向在他身邊值班的幾位中央政治局成員發出感嘆。

這位憂國憂民的開國領袖,在風蝕殘年的感嘆中,道出了中國政治正面臨著歷史的礪煉……

“文革”后期,中共中央上層的確存在著兩種勢不兩立的政治力量:一邊是以老同志為代表的務實派,一邊是以“四人幫”為主的造反派。

1974年7月,毛澤東不得不帶病主持一次特殊的政治局會議。他對與會的政治局委員說:江青她並不代表我,她代表她自己。

接著,毛澤東指著江青說道:她算上海幫呢!你們要注意呢,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呢!

這是毛澤東第一次明確地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出“上海幫”的概念。他同時嚴肅地告訴從上海來的江青、張春橋、姚文元和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

毛澤東一生對宗派主義深惡痛絕。對王明和張國燾等宗派主義他沒放手,建國后對高崗、饒漱石的宗派主義又重拳出擊。為什麼沒有馬上解決“四人幫”的問題,一則是有其理論上的問題,二則是有其依賴性。就其問題的嚴重性而言,也早該進入了要解決的范疇。

有一種說法,認為毛澤東在這次會議上主要是對親者嚴、疏者寬,有一種家長“幫妻教子”式的批評。這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實際上,毛澤東在晚年對江青的問題思考得很多,而且在其他場合也比這次要講得重,講得遠:

1967年9月下旬,毛澤東與江青進行了一次誠懇地談話:“我們黨是無產階級政黨,不能讓別人罵為夫妻黨。我看,你權力越來越大,捧你的人越來越多,這不是好現象。我要求你盡量少出風頭、少講話、少以你名義批東西。”

1974年11月,毛澤東告誡江青:“人貴自知之明!”

 

毛澤東:今天我要罵娘

蔣介石想讓毛澤東當省主席

梁山好漢為何都不近女色?

鄧小平為何至死不回故鄉

溥儀向刁蠻妻子下跪

文藝復興時歐洲色欲橫流

粟裕“一生有一大憾事”

江青講鄧小平好話

(責任編輯:董倩超、肖靜)

相關新聞

錢鐘書被窩裡吃蛋糕】錢先生胃口大開,興致勃勃地坐病床上手托著蛋糕品嘗。偏巧在這個時刻,中央電視台的一位攝影記者,夜襲隊進庄般溜進病房,[詳細]

【張大千:“你是君子,我是小人”】張大千主動挑起了話頭,他笑著對梅蘭芳說:“主人安排我倆坐在一塊好像不太合適啊?”梅蘭芳覺得很奇怪,忙問[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7月下)
    明治維新
    改革派突圍

    上期本刊回顧了甲午戰爭的歷史,崛起的島國日本,打贏了龐大而腐朽的清帝國。日本的現代化進程,源自十九世紀六十年代,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諸多領域,日本全面向西方文明靠攏。明治維新,是改革派對保守派發起的沖鋒,是民主與專制的巔峰對決[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