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人物春秋

秦城監獄裡的江青:偷兩個肉包當夜宵

2012年08月02日15:28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江青愛吃包子,不管是甜的、菜的,還是肉餡的,她都喜歡。一天晚飯時,江青偷偷地把兩個肉包子塞進袖子,准備留作夜宵吃,被看守發現,看守她的警衛喊道:“把包子放回去!你隻能拿你現在吃的。”江青羞愧萬分,把偷拿的包子放回原處。

江青在法庭上(資料圖)

本文摘自《江青全傳》,[美]R.特裡爾,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

 

江青關在秦城監獄。一位曾在此服過刑的犯人說:“那裡沒有人,隻有閻王和幽靈”。在這裡,犯人被單獨關押,不給牙膏,以免吃牙膏皮自殺。但是,到了一九七七年底,絕望的江青企圖以另外一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她把腦袋往牆上撞。但是,在她房間裡安裝的橡皮牆,再加上門外窺視口的不斷監視,粉碎了江青的自殺企圖。江青愛吃包子,不管是甜的、菜的,還是肉餡的,她都喜歡。一天晚飯時,江青偷偷地把兩個肉包子塞進袖子,准備留作夜宵吃,被看守發現,看守她的警衛喊道:“把包子放回去!你隻能拿你現在吃的。”江青羞愧萬分,把偷拿的包子放回原處。江青醒悟到,她將面臨一場“三堂會審”,是一種京劇式的審判,其目的是為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復仇。她向檢察官指出:“我現在不是政治局委員了,我只是毛澤東的夫人,我還有另一個角色是被告,僅此而已。”檢查官們走后,江青瀏覽她收到的材料,她注意到,“四人幫”的排名是:王洪文第一,張春橋第二,她第三。她對警衛喊道:“為什麼我不是第一?”

在一九七九年一九八一年,陳雲接管了江青的案子,四十一年前,江青在延安設法進入魯迅藝術學院時,陳雲與她談過話,接下來是彭真在一九八零年夏負責對江青作審判前的訊問,彭真是江青在文化大革命中的老對手,江青現在呆的地方就是他當時的牢房。

“被告江青在一九七四年秋陰謀阻止鄧小平當副總理”。這是十一月二十六日,特別法庭終於開庭。三十五位法官及六百名特邀代表正襟危坐,地點是坐落在北京正義路的中國公安部禮堂。江青身穿素色套裝,依然鎮定自若,從籠子似的被告席圍欄裡可以看見她的手,指頭在從容地活動著,一張一合,幫助她放鬆下來。她在控制自己。她的策略是保持“尊嚴和理智”﹔這第一條指控是容易推脫的——中國人民肯定能理解政治斗爭與刑事犯罪之間的區別。

一個証人出來作証。“誰指使你去長沙向毛主席匯報鄧小平和周恩來的活動的?”這個人哭喪著臉答道:“江青下的指示。”這個証人就是王洪文!他比江青小三十二歲,他要想著未來,所以背叛了江青,承認了一切指控。江青靜心聽了一會兒年輕同伙的訴說,翻起白眼瞪著王洪文。王洪文作証時,她大喊要去廁所,審判中斷一會兒后,王洪文未在法庭上重新露面,這時,江青那種當王當主子的態度忽然又閃現出來,她吼道:“他在哪兒?王洪文在哪兒?”作為江青反鄧小平和周恩來活動的証據,張玉鳳寫的証詞在法庭上讀了,當檢查官宣讀張玉鳳寫的“四人幫”極力要挾毛的証詞時,江青坐得筆直,盯著前面、方正、白淨的面孔像一座雕塑。張玉鳳沒有到庭。

 

 

(責任編輯:張淑燕、肖靜)

相關新聞

陳獨秀為爭“父”字幾動武】陳獨秀被關進南京老虎橋監獄后,他潛心研究文字學。江蘇南通有一位姓程的老先生,因慕陳獨秀之名,特地來監獄看他,[詳細]

毛澤東考尤金:哲學上怎麼解釋飛機起飛落地?】1957年12月,毛澤東帶領中國代表團啟程赴蘇聯,這是他唯一一次坐飛機出訪,也是他最后一次走出國門。[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8月上)
    我不是夢露

    我想成為一個藝術家,而不是性感明星,我不希望別人把我當作電影膠卷上的春藥。

    我這一輩子都在演瑪麗蓮·夢露,我想獲得更多人真心的愛,到頭來卻隻能孤獨離開。[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