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近現代史

張學良飽受騷擾之苦:請可憐可憐我,晚上放我走

2012年10月09日08:40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我到上海的時候,我到人家裡,她家請客。她給我寫過一個紙條,我說過嗎?紙條上寫的:請你可憐可憐我,今天晚上你不要走。我就給那個紙條改了兩個字,請你可憐可憐我,今天晚上你放我走。這是誰,這不能說,不能講,這個人已經死了。

張學良(1901年6月3日∼2001年10月14日),陸軍一級上將,曾發動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周恩來對其評價是:“民族英雄、千古功臣”。(資料圖)

 

 

本文摘自《張學良口述歷史》,張學良 唐德剛 著,中國檔案出版社出版

 

我從來不追女人的,很少,沒有。可以說一兩個女人我追過,其他的我沒追過。都是女人追我。

——張學良

1.賢妻良母於鳳至

那個遼源州的商務會長啊,后來就是我的岳父,他跟我父親非常地好,他看中了我父親。人們常說慧眼識真金,他說我父親這人可不是個平常人,他將來一定會有作為,就給我訂親家。我太太比我大三歲,就訂親了。我們那時候都要訂親,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什麼樣的,所以,我跟我太太就是不太和氣的。

我的孫子、孫女好多呢,那些亂七八糟的都是我太太把我放縱的。

我跟你說什麼道理,我跟我太太啊,我不喜歡我的太太,我們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跟我太太說,你嫁錯了人,你是賢妻良母呀,可是張學良不要這個賢妻良母。我是上戰場的人,那打起仗來,真不知道誰能回來誰回不來。我跟你說,她對我很好啊,怎麼好?我給你說個中道理,你們大家大概都不知道,我太太生我的這個第四個孩子的時候,就得了很重的病,差不多是不治之病。

那時,她的母親還在,那我父親很喜歡我這個太太,我父親跟她的父親也很好,所以我們做了親。她比我大三歲,那會她病得已經差不多了,中外醫生都束手了,都說她一定要死了,那麼,她給我扔下四個小孩子呀。於是,我岳母和我母親她們就商量,我太太有一個侄女,就要我娶她這個侄女,以便給她照料她的孩子。

這我就反對,我跟她們說,她現在病這麼重,真要我娶她的侄女,那我不就是這邊結婚,那邊催她死嗎?那叫她心裡多難過?我說,這樣,我答應你們,如果她真的死了,我一定娶她侄女,你當面告訴她,她自己要願意,願意她侄女將來給她帶孩子,管著孩子。這樣呢,大家放心了。

她后來病就好了,沒死。那麼她就為這件事情很感動,所以對我也就很放縱,就不管我了,拈花惹草的。她也知道我和她不大合適。

(后來)她隨我到南京,又到了上海,我的太太拜這個宋老太太為干娘,那時候都興認干親,我太太是宋老太太的干女兒。

[編者注]於鳳至曾拜宋美齡的母親為干娘,宋母認她為四女兒。

有人開玩笑說,張學良跟趙四小姐恩愛。其實,如果不是把張學良關起來了,他可能早就去找別的女朋友了。

我跟你說,我這個生活呀,就到了三十六歲,假如沒有西安事變,我不知道我還會有什麼經驗呢。

 

 

(責任編輯:張淑燕、肖靜)

相關新聞

【傅雷打橋牌掀桌子】1931年,從巴黎留學歸來剛到上海時,傅雷常與友人搓麻將、打橋牌消遣。原本純粹的娛樂活動,傅雷卻看得非常認真。[詳細]

【彭德懷:我已經是政治上的僵尸了】1966年5月下旬,彭德懷視察完川東大足重型汽車廠工地后,突然接到西南三線建委的電話,讓他馬上返回成都[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0月上)
    1942新世界
    1942年,戰爭陰雲籠罩世界。這樣一個看似普通的年份,其實無論以何種意義考量,都是在混沌中孕育新秩序的一年。
     ……
    在最好的時代和最壞的時代,美國人都愛說一句話,這句話印在星條旗飄揚的《LIFE》雜志封面上:“United We Stand(團結讓我們巍然屹立)。”這句話也許全世界都適用。[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