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近現代史

鄧小平自述:我這一生最緊張的時刻

2012年10月09日09:51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我這一生,這一個時候最緊張。聽到黃河的水要來,我自己都聽得到自己的心臟在怦怦地跳!隻有我和(你)劉伯伯看了這份電報,看完后立即就燒毀了。當時,我們真是困難哪,但是,我們二話沒說,立即復電中央,說半個月后行動。用十天作千裡躍進大別山的准備,時間已經很短了,但我們不到十天就開始行動了。當時,真正的是二話沒說,什麼樣的困難也不能顧了!

晚年鄧小平(資料圖)

 

本文摘自《鄧小平的三起三落》,趙曉光 著,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1月

 

 

我這一生,這一個時候最緊張。

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把兩頭的敵人吸引到中間來,而我們的戰略反攻,實現了中央軍委、毛主席的戰略意圖。首先過黃河,一下消滅敵人四個師部、九個半旅,旗開得勝,那氣勢是很了不起的。過黃河實際上就是開始反攻。

——1989年11月20日鄧小平會見編寫第二野戰軍戰史的老同志時的談話

 

我這一生,這一個時候最緊張。聽到黃河的水要來,我自己都聽得到自己的心臟在怦怦地跳!隻有我和(你)劉伯伯看了這份電報,看完后立即就燒毀了。當時,我們真是困難哪,但是,我們二話沒說,立即復電中央,說半個月后行動。用十天作千裡躍進大別山的准備,時間已經很短了,但我們不到十天就開始行動了。當時,真正的是二話沒說,什麼樣的困難也不能顧了!

——鄧小平對子女的談話

 

1947年3月,蔣介石將全面進攻解放區的戰略改變為重點進攻陝北、山東解放區的戰略,其間,胡宗南率部攻佔了延安。盡管這是一座毛澤東等故意留下的空城,蔣介石也滿心高興,乘飛機到延安的地面上站一站。他覺得佔領了中共中央、毛澤東住過10年的地方,這本身從精神上就可以鼓起自己部隊士氣,而打落人民解放軍的士氣,連同進攻山東的戰況,蔣介石自以為是勝券穩操了。

可是,毛澤東不會白白讓蔣介石攻佔延安,他也要派部隊到南京附近看一看。他決心不等完全粉碎國民黨的重點進攻,就立即進入戰略反攻,即以主力打到外線,將戰爭引向國民黨統治區,於是,他選擇了劉伯承、鄧小平率部擔任這一偉大的歷史重任。

1947年6月30日深夜,劉、鄧率4個主力縱隊共12萬人,在強大炮火掩護下從8個渡口,150公裡的地段強渡黃河。這種情景雖然和兩年后鄧小平等領導的渡江戰役規模比之為小,但氣勢也是“很了不起的”。頃刻間,國民黨賴以防守的“黃河戰略”即告破碎。蔣介石急忙趕到黃河南岸鄭州,調兵遣將,企圖迫使劉、鄧十幾萬人馬背黃河作戰。而劉伯承說:“此時不打,更待何時?”鄧小平則借古喻今:“我們絕不去學韓信。在對待生死的問題上,我們隻能有一種選擇。為著人民利益,我們要生存下去,讓敵人去跳黃河!”於是,劉、鄧指揮部隊適時發起了魯西南戰役。

魯西南戰役,是人民解放軍轉入戰略進攻的序幕之戰。雖然國民黨軍調集了10個整編師、25個半旅,18萬余人,又出動戰斗機、轟炸機1500余架次,但我軍以15個旅兵力,經過28天的連續作戰,殲敵4個整編師師部、9個半旅6萬余人,迫使敵人先后從西北、山東、中原等地調集7個整編師、17個半旅馳援魯西南。從而有力地配合西北和山東我軍粉碎敵人重點進攻的作戰。

據說,美軍顧問組魏德邁將軍離華前曾對蔣介石說:我看到共軍攻破了足抵“四十萬大軍”的東方“馬其諾防線”。他們連續28天的戰斗,消滅了“國軍”9個半旅。說他們“西竄”,實際他們在南進,說他們“失蹤”,實際他們在反攻!這可以說是為劉鄧大軍做的“總結”吧。

 

 



 

(責任編輯:張淑燕、肖靜)

相關新聞

【傅雷打橋牌掀桌子】1931年,從巴黎留學歸來剛到上海時,傅雷常與友人搓麻將、打橋牌消遣。原本純粹的娛樂活動,傅雷卻看得非常認真。[詳細]

【彭德懷:我已經是政治上的僵尸了】1966年5月下旬,彭德懷視察完川東大足重型汽車廠工地后,突然接到西南三線建委的電話,讓他馬上返回成都[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0月上)
    1942新世界
    1942年,戰爭陰雲籠罩世界。這樣一個看似普通的年份,其實無論以何種意義考量,都是在混沌中孕育新秩序的一年。
     ……
    在最好的時代和最壞的時代,美國人都愛說一句話,這句話印在星條旗飄揚的《LIFE》雜志封面上:“United We Stand(團結讓我們巍然屹立)。”這句話也許全世界都適用。[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