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文史參考》雜志專區——你能看到多遠的過去,就能看到多遠的未來

《文史參考》:難於評價的司徒雷登

特約撰稿 | 陳遠

2012年10月16日10:37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第一個問題似乎不難解決,如前所述,他是燕大的創辦者,之后出任美國駐華大使,最后又在美國度過余生。但解決第二個問題卻並非易事。黃宗江先生還健在時,記得有一次我採訪老人,老人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小子膽子夠大的,敢寫司徒雷登,這可是毛主席否定過的。盡管是玩笑話,但也體現出當時人們對於此課題存在的疑慮。

本文原載於《文史參考》2012年第20期(總第68期)瀏覽本期目錄,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1949年8月10日,司徒雷登搭乘美國駐華使館B-17專機回到美國,永遠地離開了他為之工作五十年的中國。

 

 

五十年前,司徒雷登在美國華盛頓逝世。作為燕京大學無可爭議的創辦者和靈魂人物,他在中美兩國的外交史和教育史上都刻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值得我們今天再來認真思考和總結。不過,司徒雷登在國內之所以婦孺皆知,卻不完全是因為他創辦燕京大學的經歷,更多是因為毛澤東的文章《別了,司徒雷登》。因為創辦燕京大學而在國際上獲得極大聲譽,司徒雷登被馬歇爾看中,做了美國駐華大使,成為馬歇爾系統中的風雲人物之一。也正因為大使生涯,司徒雷登在國共之爭結束后被取得勝利的中共視為美國對華政策的執行者,遭到毛澤東無情而又辛辣的諷刺:司徒雷登走了,白皮書來了,很好,很好。這兩件事都是值得慶祝的。

在筆者多年研究燕京大學的過程中,經常需要面對的兩個問題就是:司徒雷登是誰?如何評價司徒雷登?


傳教士在中國

第一個問題似乎不難解決,如前所述,他是燕大的創辦者,之后出任美國駐華大使,最后又在美國度過余生。但解決第二個問題卻並非易事。黃宗江先生還健在時,記得有一次我採訪老人,老人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小子膽子夠大的,敢寫司徒雷登,這可是毛主席否定過的。盡管是玩笑話,但也體現出當時人們對於此課題存在的疑慮。

即使拋開政治因素,如何評價司徒雷登,依然是一個相當困難的問題。眾所周知,在近代,基督教是伴隨著西方列強的入侵來到中國的,教會學校在某種程度上,也正是在當時不平等條約的庇護之下得以創立和發展起來的。長期以來,“教會大學研究的使命就是要徹底揭露帝國主義侵略的罪惡,提高人民反帝斗爭的意志。”在其自身發展的歷史中,西方傳教士確實一直佔據著強勢話語。但是,正如章開沅先生所論述的那樣:過去人們曾經將中國教會大學單純看作是帝國主義文化侵略的工具,殊不知它也是近代中西文化交流的產物,它的發展變化是近代中西文化交流史的重要組成部分。回顧歷史,正是這些在院系調整中被撤銷了的教會大學,把現代教育模式和女子教育帶入了中國﹔也正是這些教會大學,對近代中國科技教育的發展起到了非常積極的作用。如何評價教會大學,一直是當下教會大學研究者的困境。在當時的教會大學中,沒有哪所學校能夠像燕京大學這樣如此深地介入中國的社會和政治甚至外交的各個角落。另外,燕京大學在其發展的歷程中,其與中國的合拍及不合拍,也讓評價這所曾馳名中外的大學的掌舵人顯得困難重重。

就與西方世界的關系而言,自首批傳教士來華,上個世紀上半葉的中國,與外界處於一系列緊張的沖突之中,其一是種族和文化觀念的沖突,其二又有民族沖突和國際沖突,在中共建政之后,意識形態方面的沖突又成為首要的問題。燕京大學的發展過程,恰巧和中國與外界的一系列沖突合拍,這使燕京大學自誕生起就處於一系列的沖突當中。傳教士一開始在中國舉步維艱,義和團運動、反基督教運動、收回教育權運動等等,正是這一系列沖突的外在表現。而化解這些沖突,正是與燕京大學“合二為一、甚至互為代名詞”的司徒雷登無法避免的歷史任務。

(責任編輯:肖靜、張淑燕)

【傅雷打橋牌掀桌子】1931年,從巴黎留學歸來剛到上海時,傅雷常與友人搓麻將、打橋牌消遣。原本純粹的娛樂活動,傅雷卻看得非常認真。[詳細]

【彭德懷:我已經是政治上的僵尸了】1966年5月下旬,彭德懷視察完川東大足重型汽車廠工地后,突然接到西南三線建委的電話,讓他馬上返回成都[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0月下)
    再見,司徒雷登
    1962年9月,司徒雷登在華盛頓逝世,他一手創立並為之奮斗半生的燕京大學,早已風流雲散,成為教育史上的傳奇。五十年過去,我們再度認識他,這位教育家、外交家、熱愛中國的美國佬,再見,司徒雷登[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