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古代史

潘金蓮為何不能“甘於寂寞”恪守婦道?

2012年11月22日14:50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不幸的是,武鬆出現了,這個景陽岡上的打虎英雄與潘金蓮的丈夫武大郎形成了太鮮明的對比:一個是凜凜一軀堂堂一貌,一個是身材矮小形容猥瑣﹔一個是英雄蓋世萬夫不擋,一個是窩窩囊囊手難縛雞。任何一個女人,任何一個身心正常的女人,先嫁武大后遇武二,都不可能不心潮起伏。

    本文摘自《天下無賊》,張望朝,中華書局,2009年5月版

 

 

潘金蓮一直就是蕩婦的代名詞,不管人們給予她多少同情和理解,她的形象總是好不起來。比如,你可以憤憤不平說出許多潘金蓮的好話,可我要說你是潘金蓮,或者說你的女人是潘金蓮,你一准兒不高興。

潘金蓮的悲劇源於當時的法律制度。當時的法律制度不是以人權為本,而是以王權為本,因而潘金蓮沒有什麼人權可言,更沒有什麼女權可言。以人權為本的法律制度,其出發點是人,其最終歸宿也是人。人的需求,人的利益,是其首要的關注和關懷,因而人權至上的理念必然貫穿於其全部原則、規則和概念之中。

以王權為本的法律制度,其出發點和落腳點不是普通的人,而是以國王或者皇帝為代表的統治集團的利益。在這樣的法律制度下,人隻能作為勞動工具被統治者所統治,其正當權益是不可能得到充分尊重和保護的。在當時的法律制度下,一個女人連決定自己婚姻與愛情的權利都沒有,潘金蓮的人生怎麼可能不是悲劇的人生?

潘金蓮一出場就放射出人格亮色--沒有因為張大戶是個有錢人而違心依從於他。今天不是有不少的漂亮女人在傍大款嗎?張大戶是大款,可潘金蓮就是不傍,她隻傍她喜歡的男人。古今對比,潘金蓮是不是很有幾分可貴?你不傍我是不是?好,我把你送給武大郎!讓你一輩子傍在一個又矮又丑又窩囊的男人身邊。潘金蓮要麼順從張大戶,要麼嫁給武大郎,何去何從呢?魏明倫先生的川劇《潘金蓮》用唱詞道出了一個女人的心聲:

這邊是愚人丑陋,

那邊是衣冠沐猴。

兩邊皆苦酒,

一嫁終身愁。

可有三條路來走?

有,投進荷塘萬事休。
潘金蓮想到了死,一死萬事休,一切煩惱和痛苦都沒有了。然而——

草木有情啊,風月好,

妙齡如花啊,才開頭。

人生路上再走走,

苦酒和淚吞下喉!

怎麼可以去死呢?在張大戶與武大郎之間,她選擇了武大郎。

武大雖丑,非禽獸,

豪門黑暗,似墳丘。

寧與侏儒成配偶,

不伴豺狼共枕頭!

(責任編輯:張淑燕、肖靜)

相關新聞

【金正日禁止朝鮮女性騎車】上世紀90年代,金正日聽說中央部長的女兒因騎自行車被撞死的事后,命令全國上下禁止女性騎自行車。從那時開始,朝鮮警察[詳細]

【杜聿明:我過去的確是最不聽毛主席的話】沈醉被特赦后,曾帶著女兒沈美娟去拜訪杜聿明。上初中的沈美在讀過“毛選”中的《敦促杜聿明等投降書》[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1月下)
    中外領袖互送什麼寶貝?
    國禮

    新中國外交史上風雲變幻,聚光燈下亮相的除了領導人和外交家們,還有不可或缺的禮品。迎來送往,物是人非,“國禮”見証了大國崛起的歷程,以及世界外交格局的巨變。[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