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觀點·評說

為什麼清官有時比貪官更可恨?

李文軍

2012年11月22日10:43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清官是整個社會大加提倡的道德楷模,在現實中卻不見容於官場,這確實讓清官們百思不解:貪官污吏對他們的切齒痛恨能夠不以為意,名臣士林的批評對他們來說卻不啻晴天霹靂。愛惜羽毛的他們最看重的就是清議對自己的褒揚,而這種批評卻無疑是社會精英階層對他們所謹守的東西表示不以為然。

 文史頻道轉載本文隻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本文原載於《百家講壇》(紅版)2009年第10期

 

清官信仰是中國古代法律文化的一大特色,千百年來老百姓對清官樂此不疲的期盼和傳頌,使得這種信仰甚至形成了一種文化。包拯、海瑞等著名清官的名字即使三尺之童也耳熟能詳。作為反映社會普通民眾心理的一面鏡子,宋元時期,清官文學(包括公案小說、話本、雜劇等)開始大量涌現和流行﹔到了現代社會,電視劇中還有大量的清官戲來延續這種傳統。老百姓為他們的“青天大老爺”立廟塑身,四時享祀,香火千年不絕。這既是因為清官自身所具有的可貴品質—清正廉潔、剛正不阿、鐵面無私、體恤民情等等,也從反面說明這樣一個可悲的問題:那就是貪官污吏層出不窮,“滔滔者天下皆是”,老百姓處在被侮辱與被損害的境地,孤立無援,迫切希望有人能為民父母,為他們做主。清官的事跡正是百姓這種心理需求的集中反映,悲觀一點說,是一種畫餅充飢式的心理補償。 

在普通民眾心中,清官可謂是完人,是神的化身,身上隻有耀眼的光環而不可能有哪怕是白璧微瑕的黑子。然而,翻閱古人留下的筆墨,我們卻能發現一個耐人尋味的“群體意識斷裂”—士大夫階層對清官的評價實在是不能令普通百姓滿意,有時甚至大相徑庭。 

晚清小說家劉鶚對這一問題有直接的闡述。他在《老殘游記》中說:“清廉人原是最令人佩服的,隻有一個脾氣不好,他總覺得天下都是小人,隻他一個人是君子。這個念頭最害事的,把天下大事不知害了多少……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我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為了支持這個論斷,他在書中塑造了玉賢和剛弼這兩個以清廉自居但同時又剛愎自用、濫施重刑、草菅人命的酷吏形象,並讓他們辦了許多冤假錯案。

 

 

(責任編輯:董倩超、肖靜)

【金正日禁止朝鮮女性騎車】上世紀90年代,金正日聽說中央部長的女兒因騎自行車被撞死的事后,命令全國上下禁止女性騎自行車。從那時開始,朝鮮警察[詳細]

【張治中:若干年后,這將是一個大笑話】“文革”中,張治中聽女兒張素德講起外面借“破四舊”整人的事情,連連搖頭:“若干年后,[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1月下)
    中外領袖互送什麼寶貝?
    國禮

    新中國外交史上風雲變幻,聚光燈下亮相的除了領導人和外交家們,還有不可或缺的禮品。迎來送往,物是人非,“國禮”見証了大國崛起的歷程,以及世界外交格局的巨變。[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