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古代史

童詩裡,有大天地

2018年08月08日00:00  來源:光明日報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推開老家的木門/吱呀吱呀/它在說歡迎回家/刷上桐油/換上春聯/門仿佛年輕了幾歲/它喜滋滋地看著/一家老小跑進跑出/聽鍋碗瓢盆/叮叮當當/離別時/關上木門/它一聲不吭/默默地站在奶奶身后/目送我們漸漸遠去……”7月27日,江蘇省第三屆“童心裡的詩篇”少兒詩會優秀作品詠唱會在江蘇常州舉行。舞台上,無錫市新吳區南星小學六年級學生楊婷吟誦著自己的獲獎作品《老家的木門》。

“短短十幾行詩,卻像一股出山的清泉,蘊含著濃濃的親情和對故鄉深深的愛戀。”江蘇省作家協會詩歌工作委員會原主任孫友田評價道。

“除夕那天凌晨,我們回到老家。村子裡靜悄悄的,當我們走到大門口,門卻‘吱呀’一聲打開了,是奶奶,執著地候在門口迎接我們。原本因為缺少睡眠而昏昏沉沉的我,就在大門‘吱呀’一聲打開的那一刻,完全清醒了,我聞到了家的氣息。”楊婷這般講述她的靈感來源。

用童眼與童心去觀察生活、體會生活,發現生活之美,感知生活的情趣,正是江蘇省打造“童心裡的詩篇”少兒詩會的出發點。本次活動由江蘇省委宣傳部、省文明辦、省教育廳、省作家協會等部門聯合主辦,共收到全國29個省市自治區、港澳台地區,以及來自美國、英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新西蘭等國家的兒童詩歌超過10萬首,從中評選出獲獎作品225首。來自全國各地的專家評委認為,這些獲獎作品真正體現出中國當代兒童詩創作的水准。“在詩歌創作比較小眾的當下,江蘇呈現出了完全不一樣的狀態,這裡的兒童詩歌土壤肥沃,創作充滿生機活力,讓我們看到了詩的希望。”中國作協副主席高洪波說。

根植於生活的母體,兒童詩歌正在破殼生長。

1.來自生活深處的詩意,有動人的氣息

“不管是哪類創作,生活永遠是靈感的源泉。關在屋子裡‘憋’出來的作品,和在生活中通過觀察、感悟、提煉出來的作品,是完全不一樣的。而且,不同年齡段的孩子,有著不同的視角,寫出來的詩都是不一樣的。”作為三屆“童心裡的詩篇”少兒詩會活動的評委、中國兒童文學研究會副會長徐德霞說。

她發現,最近兩屆詩會,成人對於孩子的指導和影響逐漸淡出,孩子的主體意識越來越強,他們善於從有“煙火氣”的生活瑣事中捕捉細節和感人的瞬間,表達的都是他們的心聲。

此次獲獎作者中,年齡最小的是來自江蘇省常州市劉海粟美術幼兒園大班的小朋友吳艾雨。她在和媽媽去旅行的途中,創作了詩歌《星星》:“我在海邊/看到了滿天繁星/我問媽媽/星星為什麼掉不下來/媽媽說/天空是星星的媽媽/她把孩子緊緊地摟在懷裡。”

“很多人都會問,幼兒園大班的小朋友,才六歲,會寫啥?但是吳艾雨是個愛觀察、愛提問的孩子,她提的問題,還真是六歲孩子的視角。而媽媽的回答,也是非常巧妙,充滿了濃郁的愛。”徐德霞認為,《媽媽是個魔術師》《父親是弓我是箭》《奶奶家的絲瓜》《如果爸爸不是警察》等一大批作品,都很鮮活,帶著生活的溫度,是孩子用詩人的眼睛、純真的心靈感悟到的生活,詩歌中充滿了他們對親人的愛和對美好世界的憧憬。

龍亭如在四川省成都市實驗小學戰旗分校任教。她指導學生創作的詩歌《夜》,獲得了本屆詩會二等獎。她說:“作為語文老師,最重要的是要帶著學生一起去發現生活中的美好事物,通過獨特的視角觀察、體會,讓他們的語言變得豐富,文字變得靈動。”

來自於生活深處的詩意,總是富有動人的氣息。有一段時間,龍亭如喜歡給孩子們講《阿佛的故事》。故事裡的主人公阿佛喜歡收集陽光等美好的事物、美麗的色彩。她就引導班裡的學生站在阿佛的角度去看世界,比如說阿佛遇到雨點會怎麼想、怎麼說。

在秋天,學校煮了南瓜湯給孩子們喝,有學生感慨:“哇,我們喝下了一整個秋天!”這給了龍亭如莫大的驚喜,“在孩子們心中種下詩歌的種子,一個不經意的瞬間,詩歌的花朵就已經開得郁郁蔥蔥”。如今,詩歌小畫報、詩歌漫畫明信片等創意傳播詩歌的載體,在龍亭如的班級裡蔚然成風。

2.關注熱門話題,激蕩時代的回聲

江蘇省鎮江實驗學校五年級學生孫莉茜的《朋友圈》,江蘇省淮安市天津路小學六年級學生李萌宇的《我的“支付寶”》……從這些作品的名字,就可以看出少兒在進行詩歌創作時也有著鮮明的時代烙印。

加強現實題材的創作,突出時代感,是本次少兒詩會的又一個特色。大賽組委會副主任、秘書長、本屆優秀作品詠唱會總編導李朝潤認為,加強現實題材的創作,需要注重一個“新”字。

“既鼓勵孩子們寫一寫司空見慣的花草樹木,同時也鼓勵孩子們多寫一些與當下生活和時代相關聯的作品。文學創作要關注時代,兒童詩也不例外。”李朝潤說。

“別人家的小孩”的說法在社會上廣為流行。在成人世界,這個說法多少有些戲謔、調侃的成分,但在江蘇省江陰市實驗小學六年級學生邢佳嘉看來,卻別有一番滋味。

一次節日聚會上,媽媽和親朋好友對話的內容,成為邢佳嘉的創作素材。於是,她寫下了這首《別人家的小孩》:“媽媽/在您的口中/住著一個別人家的小孩/她練琴不倦/拿獎拿到手發軟/她奧數天才/沒有難題解不開/她乖巧可愛/從不給大人添麻煩/哈哈媽媽/告訴您一個秘密/在我的心裡/也住著一位別人家的媽媽/她酷愛鍛煉/總保持完美身材/她廚藝精湛/常燒出精美小菜/她人意善解/從不絮叨和嘮煩/其實/我們都很平凡/但我們依然是彼此的最愛/讓我們多一些忍耐/用濃濃的愛/將小小的缺點沖淡。”

教育家孫雲曉認為,這是一首現實題材的兒童詩歌,小作者把自己和同學成長過程中遇到的問題,通過獨特的視角進行了真實的反映和抒發。“《別人家的小孩》看似簡單,卻反映出了當今社會普遍存在的家庭教育問題。這首詩能夠叩中天下父母之心,它的最大魅力在於把深深的代溝變成了彩虹橋。當父母給了孩子榜樣,孩子就會將心比心,與父母有效溝通,相互包容、摯愛。”孫雲曉說。

《別人家的小孩》關注的是熱門的家庭教育話題,北京市海澱區北達資源中學初一學生楊宇涵創作的《妹妹,我想對你說》關注的是二孩政策實施以來對家庭氛圍的影響。媽媽生了個小妹妹,作者先是對小妹妹說,“你是我生活的侵略者”,還是“母愛的共享者”。慢慢她改變了說話的口氣,因為她發現小妹妹不僅“是我快樂的賜予者”,而且還是“我永遠的陪伴者”,最終感受到“父母終有一天會老去/而我們互相還會有個最親的伴兒/我有我妹/你有姐”。

童詩裡,有大天地,裝滿孩子們誠摯的心聲,也激蕩著時代的回聲。

李朝潤表示,從此次少兒詩會評選出來的獲獎作品,可以看出評委會以及主辦單位的導向,具體來說,就是作品要反映當前社會普遍現象,富有時代特色,同時要感情真摯、積極向上,弘揚正能量。

3.激活詩心,給生命涂上別樣的底色

作為“童心裡的詩篇”少兒詩會的起源地,江蘇創辦了全國首份少兒詩歌刊物《少年詩刊》,融詩歌的展示、交流、推廣於一體。200多所中小學積極加盟的“江蘇詩歌教育聯盟”在南京成立,帶動了一大批學校建設詩歌校園文化的步伐。一大批少年兒童步入詩歌創作的行列,為詩歌寫作的繁榮與多樣化創造了新的可能性。

陪同孩子前來參加吟誦會的家長邢女士認為,“童心裡的詩篇”少兒詩會給孩子搭建了很好的展示文學才華的平台,有助於推動文學新人的涌現。先不說這些孩子能不能成為作家,未來會不會走上文學創作之路,最起碼讓他們喜歡上了文學,領會到了寫作的樂趣,給生命涂上了一層別樣的底色。

“在學業壓力普遍較大的現實環境下,有些學校和家長未必會同意自己的孩子花很多精力在詩歌或文學創作上。然而,在孩子的生活中,除了學業之外,還有讓生命更豐富、更精彩的方式,那就是詩歌,這是與學業並行不悖的兩個台階。”本屆少兒詩會評委、《兒童文學》雜志主編馮臻認為,詩歌創作能夠讓孩子們感受到生活的美和豐富性,提升綜合素養和審美情趣,使生命邁向更深廣的領域,讓孩子終身受益。

三屆少兒詩會期間,舉辦了多場詩人進校園活動。7月27日晚,高洪波、馮臻等作家走進常州龍虎塘小學,和小詩人、家長、老師交流詩歌創作心得。馮臻鼓勵現場的孩子們要堅持詩歌創作,不要輕言放棄。

“詩歌的篇幅短小,體裁輕盈,能夠直抒內心世界,孩子容易駕馭。少年兒童創作詩歌,最難能可貴的就是天然去雕飾,所以在文學創作中,孩子們應該要解放自己,把所想所思所感悟忠實地落到紙上,慢慢積累,就會有大的收獲。”馮臻說。

(本報記者 蘇雁 本報通訊員 蔡萊莉)

(責編:張淑燕、周斌)

相關新聞

【段祺瑞的兒子難當】段祺瑞對兒子段宏業要求很高,督責甚嚴。某日,他命人擺好圍棋盤,父子倆對弈,結果做兒子的輸了。段祺瑞見狀老羞成怒,大罵[詳細]

【瞿秋白:我就是那權當充數的耕田“犬”】瞿秋白曾給自己取了一個“犬耕”的筆名。魯迅問他原因,瞿秋白回答說:“我不是政治動物,搞政治,無力量[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6月上)
    日本“冷兵器時代”困局

    1945年,佔領日本的盟軍對原日軍的各種軍事裝備進行徹底的銷毀,雖然借朝戰機緣,日本重整軍備,但被禁止使用彈道導彈、戰艦、航空母艦等更具侵略性的武裝,“冷兵器時代”成為扼制日軍事力量的一種隱喻[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