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近現代史

“九一三”前毛澤東高度警惕:命人在北京提前部署軍隊

陳長江 / 文   舒  雲 / 整理

2012年11月26日09:07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13時10分,車停穩了,車門打開,正好看見豐台站的站牌。我把等候在站台值班室的北京軍區司令員李德生、政委紀登奎,北京市委書記兼衛戍區政委吳德、司令員吳忠引上專列,然后退出。他們談話兩個多小時,汪東興陪同。后來陸續看到這幾位領導人寫的文章,才知道毛主席首先了解北京的情況,同時點了林彪的名,然后談了防止武裝政變的必要部署。毛主席保持高度的政治警惕,要李德生在南口布置一個師,防范可能的更大規模的極端行動。

 文史頻道轉載本文隻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本文原載於《同舟共進》2009年第7期,原題為:“‘九一三’前后,我為毛主席站崗”

 

1950年我調到毛主席身邊做警衛工作,從副中隊長、中隊長到副大隊長……整整27年,尤其最后10年,我沒有離開毛主席一步。我的具體工作是:帶好毛主席身邊的警衛中隊,在毛主席住地值班,隨毛主席巡視。我遇到許多困難,不時有某種委曲或種種意想不到的危險,印象尤其深刻的是“九一三”事件。 

【“南巡”動員:“以鮮血和生命保衛毛主席”】

“九一三”事件前,一向自信的毛主席陷入從未有過的苦悶之中。也許是發現什麼征候,或是有什麼預感,他很少笑容,也不再逗趣,吃不下,睡不著。有一天破曉,毛主席出來散步,我像往常一樣急忙跟上。毛主席問我,門口哨兵帶槍彈了沒有?以往毛主席一向不喜歡荷槍實彈,所以我們布哨很少,而且大都便裝。我說不僅帶了手槍,還帶了沖鋒槍和機關槍,子彈也很多,一二百敵人都不在話下。毛主席滿意地點頭,說有壞人,要提高警惕……

1971年8月,中央辦公廳主任兼警衛局局長汪東興和中辦副主任兼警衛局副局長張耀祠要我迅速布置毛主席南巡的隨行警衛。他們強調去年廬山會議的問題沒有解決,現在情況更加復雜,有些地方還在武斗,鐵路沿線的治安也不好,要隨時准備戰斗,並交代這次可能遇到的各種情況以及處置原則、注意事項等。張耀祠說:你們不是第一次外出,但這一次確有許多新情況,可能遇到許多麻煩、困難和危險,很可能是前所未有的,一點也不能大意……兩位主任把這次外出的隨衛任務講得如此嚴重,我並不太吃驚,我對1970年的廬山會議還是有所聞的。有一天,毛主席在中南海游泳池的院裡散步,對我說,軍隊鬧得厲害,有的不聽指揮,要進行改組。我說主席,人民解放軍的干部戰士,沒有一個不聽你指揮的。毛主席說,你不了解情況,不知道啊!

所以,我們這次准備外出的動員和組織工作做得十分仔細,號召干部戰士以鮮血和生命保衛毛主席。 

【南下武漢,忽然點唱《國際歌》】

1971年8月14日,毛主席南下武漢。

毛主席一向不擺架子,不講排場,外出從不要人送行,包括中央領導人在內。這次也不例外,他一上車,專列就啟動了。沿京廣線南下,第一個停車點是石家庄,檢修加水,15分鐘后繼續走。第二個停車點是鄭州,也隻停了15分鐘,8月16日下午到達武漢。毛主席換乘汽車,沿著武漢大街,經蛇山、龜山,過長江大橋,住進東湖賓館梅嶺一號樓。

當晚,毛主席召集當地黨政軍負責人開會。這次外出隻有汪東興跟隨,工作人員也比以往少得多,所以毛主席有什麼重要事情,都讓我們辦。第二天,毛主席開了兩次會,25日、27日又開了兩次會,在此期間他還找劉建勛、王新、劉豐,后來還有華國鋒等人談話。我負責迎送客人,不參加會議。汪東興召集我們隨行分隊開會,傳達毛主席的談話內容,要我們領會精神實質,並強調提高警惕,做好警衛工作,隨時准備打仗。

 

(責任編輯:董倩超、肖靜)

相關新聞

【洪秀全改國號】1862年,洪秀全突發奇想,把國名改名“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國”,以表明天下是洪家之天下。雖說眾將對此都有不滿,但李秀成最后還是[詳細]

【杜聿明:我過去的確是最不聽毛主席的話】沈醉被特赦后,曾帶著女兒沈美娟去拜訪杜聿明。上初中的沈美在讀過“毛選”中的《敦促杜聿明等投降書》[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1月下)
    中外領袖互送什麼寶貝?
    國禮

    新中國外交史上風雲變幻,聚光燈下亮相的除了領導人和外交家們,還有不可或缺的禮品。迎來送往,物是人非,“國禮”見証了大國崛起的歷程,以及世界外交格局的巨變。[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