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近現代史

江青堅持給病危的毛澤東翻身 2天后主席去世

竇應泰

2012年11月29日09:46  來源:黨史博覽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江青來到202住地時,毛澤東正在睡覺。江青不顧醫護人員的勸阻,一定要用毛巾給毛澤東擦拭后背,涂爽身粉,並給毛澤東活動四肢。不久,她即回到臨時住處休息。9月8日凌晨,江青再一次來到了202住地,她堅持要給毛澤東翻一下身。這時,醫護人員提醒她說,主席不宜右側翻身。可是江青不聽勸阻,堅持要給毛澤東翻身,醫護人員隻好把毛澤東翻到右側。翻身后,毛澤東臉色頓時變得發青,呼吸也一度停止。

毛澤東與江青同讀一張報紙(資料圖)

 

本文摘自《黨史博覽》2003年第12期,作者:竇應泰,原題:毛澤東晚年疾病的發展與救治

 

 

在半個多世紀的革命實踐中,毛澤東的所有革命活動,無不與他健康的身體和旺盛的精力緊密相關。但是,毛澤東到了人生的晚年,也和普通老年人一樣,身患多種疾病。本文所披露的是,毛澤東晚年如何發病、如何被救治以及終告不治的詳情。

1972年1月,第一次發生輕度昏迷

 

“文革”以前,毛澤東的身體十分健康,正如當時媒體上宣傳的那樣,“神採奕奕,滿面紅光”。

毛澤東偶爾也得過感冒,並曾患有支氣管炎、胃病等症。與他晚年疾病相關的是1956年毛澤東一度患過肺炎。不過由於當時治療的及時,肺炎很快得到了控制,此病直到“文革”以后才再度復發。最能體現毛澤東身體健康的事,應是1966年夏天毛澤東暢游長江。

1966年以前令毛澤東深感困擾的疾病,是失眠和便秘。失眠,是毛澤東在戰爭年代夜間工作形成的。在指揮三大戰役期間,毛澤東經常會因為戰事的緊張,一天中竟有十幾個小時,甚至二十幾個小時堅守在地圖旁邊。作息時間的不規律和喜歡夜間工作,打亂了毛澤東的生物鐘。進入北京以后,中央除指派專門保健醫生負責督促毛澤東按時睡眠外,又不斷組織專家對毛澤東失眠的問題進行研究,先后制訂了多種治療方案,然而卻收效甚微。此病不愈的主要原因是,毛澤東的工作強度在建國后有增無減。另一原因,是毛澤東過分依賴安眠類藥物,此類藥物的藥量不斷增加,當然會使身體產生抗藥性。盡管保健醫生不斷試圖減少毛澤東的用藥量,又一度以中藥治療,但也沒有收到明顯效果。

1960年以后,毛澤東出現了老年性便秘,這種病到了1970年以后變得越來越嚴重,最后成了毛澤東晚年最受困擾的疾病之一。在毛澤東生命的最后幾年,幾乎很少有順利解出大便的情況,偶爾一次順利解出大便,毛澤東和身邊的醫護人員都會大為高興。盡管如此,失眠和便秘畢竟不能危及毛澤東的生命,真正的病變發生在1970年以后。

毛澤東的身體狀況急轉直下是在20世紀70年代初期。

1970年九屆二中全會結束不久,毛澤東就感到身體有些不舒服。這時的毛澤東已經77歲,他從江西回到北京以后,經常出現低燒和咳嗽,渾身乏力和小便減少等病情也是從前不曾有過的。經過醫生初步診斷,懷疑毛澤東是染上了肺炎,但仍需用X光等儀器進行檢查,方可最后確診。然而,毛澤東在晚年最反感和最不願適從的就是身體檢查。在周恩來的親自勸說下,毛澤東做了一次胸透。這次X光檢查的結果進一步証實,毛澤東所患的疾病確是肺炎。經過醫生的多方調治,毛澤東的肺部感染到1971年春夏之交才始告治愈。1971年8月15日,毛澤東離京開始了巡視大江南北,但不久發生了震驚中外的“九一三”事件!

處理“九一三”事件期間,毛澤東的肺炎再次復發,而且比1970年10月的症狀還要明顯。對正常人來說較為容易克服的一般性病菌,也會在毛澤東的肺部發生感染。在冬春之交,北方的天氣嚴寒多變,毛澤東不斷地感冒、咳嗽,濃痰也越來越多。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採取注射抗菌素來有效控制肺部感染,或者同時以人參等補藥增強體質,也許毛澤東的病情會很快得到緩解,甚至有徹底治愈的可能。但是,毛澤東拒絕補藥已是多年的習慣,他也反對通過注射抗菌素來治療肺炎。醫生就隻能採取口服抗炎藥的辦法為毛澤東治療。

口服抗炎藥雖然可以控制局部炎症,但卻無法徹底醫治毛澤東的肺部感染。這樣,在春寒料峭的1972年1月初,毛澤東的病情變得越來越重。這時,最明顯的症狀是,他的行走能力變得比往常遲緩和沉重。在室內行走也要有護士攙扶,室外散步在嚴冬時節被徹底取消了。

毛澤東的運動量不斷減少,1972年初,醫護人員發現毛澤東的腿部開始出現輕度的浮腫,兩小腿和足踝部都有明顯的壓痕。毛澤東的血壓也不斷升高,以前,他的血壓多年來始終都維持在高壓130毫米汞柱、低壓80毫米汞柱的正常范圍。可是到了1972年1月,毛澤東的高壓在最高時竟然升至180毫米汞柱,低壓也大多徘徊在100毫米汞柱左右。血壓的居高不下從而導致了毛澤東的體力下降。他每日須遵醫囑臥床體息,便秘的症狀也在加重,有時兩三天才解一次大便。這期間,毛澤東的胃口又不好,食量的減少也影響了他的抵抗力。

1月10日下午3點,陳毅的追悼大會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毛澤東臨時決定前往參加。當時由於沒有考慮到有病在身的毛澤東會親自參加,所以一時無法解決追悼大廳溫度較低的問題。加之毛澤東又是匆忙作出決定,醫護人員也沒有充足的時間加以准備,當時毛澤東隻在睡袍外邊罩上了件灰呢大衣,這難免讓毛澤東受到寒氣的侵襲。

參加完陳毅的追悼會后,毛澤東的身體變得更加虛弱。肺部感染也明顯加重,並伴有低燒症狀。兩天后,毛澤東雙腿浮腫的情況開始加重,浮腫的部位又開始向上蔓延。醫生在檢查中發現,毛澤東肺部雜音不斷加大的同時,又出現了心律不齊等症狀。盡管疾病呈現出發展的趨勢,可是毛澤東仍然不同意注射抗菌素,隻同意口服抗炎藥。

由於不斷的咳嗽,毛澤東已經不能再像從前那樣在床上平臥而眠了,他在夜間隻能倚坐在臥室的沙發上睡覺。1月18日,毛澤東突然發生昏迷,這讓身邊的醫護人員大為不安。毛澤東出現昏迷,是自他患病以來從沒有過的情況,醫護人員不敢疏忽,這樣就驚動了正在人民大會堂開會的周恩來。

周恩來親自趕到中南海游泳池毛澤東住地,探望病中的毛澤東。這時,毛澤東已經醒來。考慮到毛澤東的病情,周恩來馬上決定成立專門的醫療小組為毛澤東治病。除原來毛澤東身邊的醫護人員外,又臨時從北京醫院、阜外醫院、北京中醫院和中南海門診部等單位,抽調有治療經驗的內科醫生多名,直接負責對毛澤東病情的檢查和診治工作。

這個由北京幾家醫院著名內科專家組成的醫療小組,對毛澤東較為嚴重的肺病進行了會診。醫療小組根據毛澤東精神疲憊、咳嗽加重、氣喘多汗、血壓偏高和1月18日出現昏迷等病況分析,一致認為應對毛澤東進行一次全面的身體檢查。周恩來也特別指示醫療小組,最好盡快為毛澤東進行一次包括心電圖和X光胸透在內的系統檢查,以期對毛澤東的病情作出最后確診。

(責任編輯:張淑燕、肖靜)

相關新聞

【洪秀全改國號】1862年,洪秀全突發奇想,把國名改名“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國”,以表明天下是洪家之天下。雖說眾將對此都有不滿,但李秀成最后還是[詳細]

【杜聿明:我過去的確是最不聽毛主席的話】沈醉被特赦后,曾帶著女兒沈美娟去拜訪杜聿明。上初中的沈美在讀過“毛選”中的《敦促杜聿明等投降書》[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1月下)
    中外領袖互送什麼寶貝?
    國禮

    新中國外交史上風雲變幻,聚光燈下亮相的除了領導人和外交家們,還有不可或缺的禮品。迎來送往,物是人非,“國禮”見証了大國崛起的歷程,以及世界外交格局的巨變。[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