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近現代史

1959年廬山會議后,朱德因何被降職?

2012年12月10日09:14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面對突然刮起的政治風暴,朱德勸彭德懷作點檢討,不要頂牛,對彭德懷進行了批評,但是朱德堅持原則,沒有亂扣帽子。7月25日,朱德在第四組會上說:高級干部有不同的意見,無論如何要搞清楚。

文史頻道轉載本文隻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本文原載於《世紀風採》

 

中共中央於1959年七八月間召開的廬山會議,從前期繼續糾“左”到后期錯誤地轉為反右,批判彭德懷及所謂以他為首的“反黨集團”,並擴展為全黨范圍的“反對右傾機會主義”的斗爭,這種方向性的逆轉,造成了多方面的嚴重惡果。面對這場狂風惡浪,朱德始終堅持實事求是,不僅對彭德懷的“批評”很注意分寸,而且主動積極地幫助黨中央糾正經濟工作中的“左”傾錯誤,並在適當時機深刻總結黨內斗爭的經驗教訓,為正確堅持黨性原則樹立了榜樣。

錯誤批彭不跟風

1959年7月2日起在廬山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原定議題是總結1958年發動“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以來的經驗教訓,繼續糾正已經覺察的“左”傾錯誤,以求在此基礎上統一思想,爭取更大勝利。毛澤東在會議開始時的講話,對國內形勢概括為“成績偉大,問題不少,前途光明”,表示會議不應有什麼壓力,但同時又強調成績與缺點錯誤相比是九個指頭與一個指頭的關系。會議前期開得比較活躍,在分組討論中,多數人認為“大躍進”運動中產生了“左”的傾向,必須進一步糾正﹔國民經濟比例出現了不協調狀況,必須加以綜合平衡﹔群眾積極性受到挫傷,必須加以保護。也有些人對糾“左”仍有抵觸情緒。這種分歧在討論《廬山會議諸問題的議定紀錄》時,明顯地暴露出來。

彭德懷參加西北組討論,作了多次發言和插話。他認為1958年北戴河會議(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后的三個月內搞了一些“左”的東西,批評了“全民辦鋼鐵”和“吃飯不要錢”等不適當的口號﹔認為人民公社辦早了,片面強調“一大二公”的所謂優越性,結果是欲速則不達﹔指出提議第一書記說了算,不建立集體領導的威信是危險的﹔認為不能濫用黨的威信,要防止驕傲和脫離群眾﹔指出政治與經濟各有不同的規律,思想教育不能代替經濟工作等。彭德懷在得悉會議將於7月15日結束后,深為會議對“問題不少”討論得不夠而焦慮不安。7月12日上午,徹夜未眠的彭德懷直接去找毛澤東當面反映意見,警衛人員告訴他主席剛剛入睡不便打擾。彭德懷連夜給毛澤東寫信,由隨行人員幫助抄寫並於7月14日送交。這封信在首先指出“大躍進的成績是肯定無疑的”前提下,坦率地陳述了對1958年以來發生“左”傾錯誤及其經驗教訓的看法,著重批評了普遍滋長浮夸風的危害,認為“大躍進”的速度太快了,人民公社辦早了,尖銳指出“小資產階級的狂熱性,使我們容易犯左的錯誤”﹔“總想一步跨進共產主義,搶先思想一度佔了上風”﹔“把黨的長期以來所形成的群眾路線和實事求是的作風置諸腦后了”。他還批評了“在有些同志看來,隻要提出政治挂帥,就可代替一切”的錯誤觀點。

毛澤東於7月16日將此信加上《彭德懷同志的意見》的標題,印發給與會人員加以評論。許多同志贊同這封信的基本觀點,也有些人表示反對。其中,黃克誠(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解放軍總參謀長)、周小舟(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同意信的總的精神,同時認為個別話語以不講為好。張聞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外交部常務副部長)在小組會上作了長篇發言,明確支持彭德懷的意見,從理論上深刻批評了“大躍進”的錯誤。針對這種情況,毛澤東在7月23日召開全體會議,嚴厲批判“意見書”中的一些觀點,認為這封信表現了“資產階級的動搖性”,是“向黨進攻,妄圖篡黨奪權的綱領”。於是錯誤地發動對彭德懷以及持相同意見的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在內的所謂“反黨集團”的批判,從而使會議方向突然發生逆轉。

(責任編輯:董倩超、肖靜)

相關新聞

【周有光還書害朋友】“破四舊”時,周有光清理家中藏書,把線裝本《二十四史》等賣給舊書店,剩下的賣給廢品收購站。一部外版《世界美術全集》[詳細]

【赫魯曉夫:讓人們看看勞改營裡都干了什麼】1962年,索爾仁尼琴寫出描寫勞改營的小說《伊凡·杰尼索維奇的一天》。《新世界》的主編收到這篇投稿后[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2月上)
    左宗棠與胡雪岩
    政商關系典范
    清末變局,左宗棠和胡雪岩以低起點起步,分別在各自的領域風生水起:前者以幕僚做路徑成為耀眼的政治明星,最終封侯拜相﹔后者包辦政府採購、插手國家財政,開權貴資本之先河。高官對於資本的倚重,商戰對於政爭的影響,都前所未見……[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