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近現代史

毛澤東與賀子珍延安永訣,嘆息她“腦子壞了”

2012年12月12日10:08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毛澤東緊鎖眉頭,使勁吸著煙,心事重重。他沒有直接回答水靜的問話,而是自言自語似的說:“咳,希望能一拍即合。”晚上9點,一輛吉姆轎車徑直開進“180號”院,緩緩停在台階下面。已經在那裡等候的毛澤東衛士封耀鬆,打開車門,小心翼翼地扶出賀子珍,水靜在另一面扶著,一起進屋,直上二樓。


1937年春,毛澤東與賀子珍在延安(資料圖)

 

本文摘自《紅牆見証錄二》,尹家民 著,當代中國出版社,2009年11月

 

在7月16日以前,廬山會議還是開得比較輕鬆的,確有“神仙會”的味道。根據會議的安排,白天開會、讀書、看文件,晚上看戲或跳舞,星期天休息。開會之余,有人游覽風景名勝,有人做詩填詞。特別是毛澤東的《到韶山》、《登廬山》兩首詩由周小舟、胡喬木二人傳出后,山上更是詩風大盛。

毛澤東的心緒也是平靜而輕鬆的。他甚至懷揣著一個多年的願望:那就是能否秘密會見一下闊別已久的賀子珍。

賀子珍是1947年從蘇聯返回中國的。據說毛澤東當時准備讓她仍回到自己身邊,說這是歷史造成的,還是要按中國的老傳統解決。可是后來組織上又決定不讓她進北京。在行動上,她無疑要服從組織,而思想上她仍對主席一往情深,思念不已。在1954年9月全國第一屆人大期間,她打開收音機,照例收聽每日新聞,突然,一個十分熟悉的聲音從收音機裡傳出,她凝神細聽,這不是毛澤東在說話嗎?是他,是他……砰的一聲,她昏倒在沙發上。經過搶救,她雖然蘇醒了,而精神上的健康,再也無法恢復。患了精神分裂症的賀子珍在上海時,時好時壞,她提出到江西南昌住些日子,仍不見好,復發的症狀越來越重。發病時,她疑慮、恐懼,處於高度的緊張狀態,總認為有人要謀害她。厲害時,不吃不喝,木然而坐,兩眼發呆。她的體質完全垮了下來,與年輕時挺拔秀麗的模樣相比,簡直是換了一個人﹔她若不發病時,仍然是干干淨淨、整整齊齊,頭腦也清醒,但不能談得太久……

毛澤東對此多少有些耳聞。他又是個懷舊念情的人,心裡總不免想起她。1954年,賀子珍聽到他在廣播裡的聲音發病的事他也聽說了,輕易不落淚的毛澤東流淚了。賀子珍到江西后,毛澤東讓他倆的女兒嬌嬌(李敏),多次到南昌來看她,而且總要帶些賀子珍喜歡吃的東西和難買的藥品。毛澤東還多次給賀子珍寫過信,有時是讓李敏帶信,信的開頭總是稱呼賀子珍為桂妹,因賀子珍生在桂花飄香的季節,小名就叫桂花。據江西省委第一書記楊尚奎的夫人水靜分析,毛澤東詞作中《蝶戀花·答李淑一》中的楊、柳都有所指世人皆知,而“吳剛捧出桂花酒”中的“桂花”應是賀子珍。(以下參見水靜:《特殊的交往--省委第一書記夫人的回憶》,江蘇文藝出版社)。

7月7日中午,楊尚奎回到家裡鄭重地對水靜說:“你馬上收拾一下,今天下午就動身回南昌。”

“什麼事,這樣急?”

“去把賀子珍同志接到廬山來,和朱旦華一道去。毛主席要見她。”朱旦華是毛澤民的原夫人。

水靜幾乎叫了起來:“啊,這可太好了!”她一直希望有這樣一天。她也曾就此事問過楊尚奎:“主席為什麼不跟賀子珍見一面呢?這對他來說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楊尚奎搖頭,很嚴肅地說:“你不要把見見面這種事看得太簡單了。毛主席是全黨全國的領袖,他的一舉一動都應該是人民的表率﹔他也要受中央的約束,而他的紀律性是很強的﹔再說,一旦江青知道了,即使只是見見面,也會大吵大鬧,那影響多壞呀!”水靜以后就不存指望了,當事情真的要發生時,她都不敢相信了。

“你聽我說,”楊尚奎做了一個制止水靜大聲說話的手勢,說:“這是一個特殊的任務,主席強調要絕對保密。汽車上山之后,不要到這邊別墅區來,要直接開到我們安排好的住處去。”他又叮囑,在見到主席之前,不要讓賀大姐知道是主席要見她,以免她過於激動而觸發舊疾,他說這也是主席親自交代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張淑燕、肖靜)

相關新聞

【周有光還書害朋友】“破四舊”時,周有光清理家中藏書,把線裝本《二十四史》等賣給舊書店,剩下的賣給廢品收購站。一部外版《世界美術全集》[詳細]

【赫魯曉夫:讓人們看看勞改營裡都干了什麼】1962年,索爾仁尼琴寫出描寫勞改營的小說《伊凡·杰尼索維奇的一天》。《新世界》的主編收到這篇投稿后[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2月上)
    左宗棠與胡雪岩
    政商關系典范
    清末變局,左宗棠和胡雪岩以低起點起步,分別在各自的領域風生水起:前者以幕僚做路徑成為耀眼的政治明星,最終封侯拜相﹔后者包辦政府採購、插手國家財政,開權貴資本之先河。高官對於資本的倚重,商戰對於政爭的影響,都前所未見……[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