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近現代史

胡耀邦平反冤案:敢於觸犯“偉大領袖”

胡績偉

2012年12月13日10:12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要平反冤假錯案,就不僅要觸犯“英明領袖華主席”,更主要是要觸犯“偉大領袖”毛澤東。既然是他老人家欽定的,哪個吃了豹子膽的人敢去太歲頭上動土!正是胡耀邦,他有理有據、理直氣壯地敢於去觸犯這個“逆鱗”,敢於在太歲頭上動土。

胡耀邦(右一)和鄧小平、陳雲在一起(資料圖)

 

文史頻道轉載本文隻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本文原載於《書屋》2000年第4期,原題為:“劫后承重任 因對主義誠”

 

粉碎“四人幫”,我們黨得到了新生,社會主義制度有了復興的希望。但是前途茫茫,人心惶惑,到處險象叢生,我們黨每邁出一步都得進行艱巨的斗爭。

行路難,首先是領路者難。仔細挖掘其原因,主要是我們這支浩浩蕩蕩大軍的司令部的馬克思主義水平不高。抗日戰爭勝利,打垮了蔣介石的八百萬軍隊,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初幾年,曾以為自己水平很高。可是經過反右派、大躍進、反右傾,特別是經過長達十年的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水平大跌落,很多領導人連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常識都搞亂套了。幾千年殘留下來的根深蒂固的封建專制思想,同假馬克思主義的極左思想結合在一起所形成的毛澤東后期的種種錯誤,既是我國以前混亂倒退的思想根源,也是今后開山辟路的思想阻力。

由於對毛澤東的后期思想信奉到十分荒唐的地步:“句句是真理,一句頂一萬句”,“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信仰要信仰到迷信的程度,服從要服從到盲從的程度”,因之它禁錮了人們的頭腦,束縛了人們的手腳。可是,很多人不敢反對,不敢說不,甚至連想都不敢想。我們當時的主要領導人還把這作為領導黨和國家的主要法寶。他們把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錯誤理論繼承下來,把“對資產階級進行全面專政”的專制制度繼承下來,阻礙億萬人民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放開手腳去開辟新天地。

所幸的,我們黨內外並不是沒有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令人痛心的是在以往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對這些英才批的批,整的整,壓制的壓制,摧殘的摧殘,“長征式”和“三八式”的老同志中努力於理論研究的人,健存下來的不多了﹔好在還有若干后起之秀,在歷次運動的反面教育中磨煉了他們,提高了他們的馬克思主義水平。在這支老中青結合的馬克思主義隊伍中,耀邦同志是一位佼佼者,經過初期撥亂反正的斗爭,他很快就被推崇到黨的領袖集團中。

在這百業待興、萬難擋路的情況下,耀邦同志等第一批先驅者抓住重建我們黨的馬克思主義思想路線這條綱,開始逐漸破除毛澤東的個人迷信,開始批判或懷疑一些打著馬列主義旗幟的極左觀點,開始敢於實事求是、從實際出發來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頭腦解放了,手腳放開了,主人翁的意識加強了,億萬人民的主動性、積極性和創造性提高了,人間的奇跡一件又一件的出現了,我國社會主義建設的新時期真的開始了。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這本來是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基本常識,但長期受到壓制和扭曲,耀邦緊緊抓住對真理標准的闡明與討論,成為思想能夠解放的關鍵,成為一切工作能夠開展的關鍵。

文史頻道轉載本文隻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就是說,一切書上寫的,文件上登的,領導人說的,都要經過實踐的檢驗。任何理論觀點、名言、指示、教導,總之,任何“本本”、“條條”,經過實踐檢驗是正確的就堅持,是錯誤的就否定,部分正確的就改進、就發展,一時無法檢驗的就留待實踐繼續檢驗。反對實踐是檢驗真理標准的人則認為:檢驗真理的標准,是經典著作,是中央文件,是領袖的指示,甚至是最高領袖的隻言片語。

幾十年來,我們廣泛流行、習以為常的是后一種主張,它是釀成十年內亂的一個重要思想根源。十年內亂以后,仍然是當時領導層的統治哲學。領袖的話是金科玉律,絲毫也不能違反。當時,人民普遍要求認真總結十年內亂的經驗教訓,可是,一些領導人認為毛澤東是神,他的話是經典,他決定的事神聖不可侵犯,根本無法進行總結。當時,鄧小平等老一輩革命家提出要“撥亂反正”,就是要把多年來搞亂了的是非加以澄清,把顛倒了的黑白顛倒過來,當然也是無法進行的。當時,人民要求為天安門事件平反,不行,因為是毛主席定的案!人民要求鄧小平恢復黨和國家的領導職務,不行,因為是毛主席定的案!人民悼念周總理時要稱他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也不行,也因為是毛主席定了的!人民要求批判張春橋姚文元的反動文章,也不行,因為這些文章是毛主席審定的!十年內亂時定的罪:全國各條戰線的工作都是劉鄧反革命修正主義的“黑線專政”。例如所謂的“教育黑線”就是這樣定的罪。“四人幫”一伙對十七年的教育工作有兩個估計:一是十七年的教育是資產階級專了無產階級的政﹔二是十七年培養的學生,大多數是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以后還說,大多數知識分子是挖社會主義牆腳的。這就給全國教育戰線的教職員和學生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人們要求推翻這些誣陷全國幾千萬工作人員的荒唐罪狀,也不行,因為這也是毛主席審定的!總之,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粉碎了,而他們強加給全國人民思想上、政治上和組織上的枷鎖仍然緊緊地套在脖子上。

這個枷鎖是十分堅固的。當時中央的主要領導人“按既定方針辦”,換湯不換藥地繼承了毛澤東的衣缽。相當多的干部和群眾雖然經過十年內亂的磨難,但還沒有從對毛澤東的現代迷信中猛醒過來,仍然習慣於“按既定方針辦”。

(責任編輯:董倩超、肖靜)

相關新聞

【周有光還書害朋友】“破四舊”時,周有光清理家中藏書,把線裝本《二十四史》等賣給舊書店,剩下的賣給廢品收購站。一部外版《世界美術全集》[詳細]

【赫魯曉夫:讓人們看看勞改營裡都干了什麼】1962年,索爾仁尼琴寫出描寫勞改營的小說《伊凡·杰尼索維奇的一天》。《新世界》的主編收到這篇投稿后[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2月上)
    左宗棠與胡雪岩
    政商關系典范
    清末變局,左宗棠和胡雪岩以低起點起步,分別在各自的領域風生水起:前者以幕僚做路徑成為耀眼的政治明星,最終封侯拜相﹔后者包辦政府採購、插手國家財政,開權貴資本之先河。高官對於資本的倚重,商戰對於政爭的影響,都前所未見……[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