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史>>近現代史

江青“上吊自殺”的消息為何拖了幾周才公布?

2012年12月14日09:02  

【字號 】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如果西方記者沒有受到《時代》周刊這一未被証實的報道的刺激,而反復再三地向中國各官方機構提出江青命運的問題,這一消息可能永遠也不會公諸於世。假如中國政府曾經決定宣布江青死亡的消息,而拖了幾周才這樣做,那就是既有政治方面的原因。

文史頻道轉載本文隻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本文摘自《江青全傳》,[美]R·特裡爾 著,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

 

在她日趨虛弱的時候,江青更常常想到毛澤東。她在枕邊保存著毛的手跡,衣上別著毛的像章,床頭櫃上放著一張江青和毛澤東在中南海晨起散步的照片。每天清晨,當新的一天開始時,她都要背誦毛的詩詞或閱讀毛的《選集》。清明節到來的時候,她要求去天安門廣場上的毛澤東紀念堂,同時要求允許李訥帶一卷白紙到公安醫院來,她可以給毛做一個花圈。但她的這兩項要求均遭到拒絕。

江青覺得,應該抓緊時間撰寫她的回憶錄。每天早上,讀過毛的書后,她就坐在擺有紙和筆的小桌旁。情緒高興時,為了修正歷史的記錄,她還會就自己正在寫作的手稿題目征求護士的意見。“《毛主席的忠誠戰士》怎麼樣?”她問護士,或者:“《獻給毛澤東思想的一生》!”她還會想到更富有挑戰的題目:“《打倒修正主義,建立新世界》。”

五月十日,江青當著眾人的面撕碎了她的回憶錄手稿,並要求到酒仙橋她的住處去。這一舉動使周圍的人大吃一驚,但是沒有允許她這樣做。五月十二日,因為聽了江青的情況,李訥和她的丈夫來到醫院看望江青,但江青拒絕見她們。五月十三日,她在一張《人民日報》的頭版一個位置上潦草地寫著:“歷史上值得紀念的一天。”二十五年前的今天,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九六六年五月十三日,政治局召開會議。這次會議制定了新的斗爭路線,同時江青被任命為權力很大的文化大革命領導小組的負責人。

五月十四日凌晨一點三十分,護士離開江青的臥室。將近三點的時候,虛弱而絕望的江青從臥室爬到衛生間。她用幾個手帕結成了一個繩套,套在浴盆上方在鐵架上。她用被和枕頭墊在下方,以便自己能夠得到打結的手帕。她將頭伸進繩套,接著又踢開身下的被子等物……

 

(責任編輯:董倩超、肖靜)

相關新聞

【周有光還書害朋友】“破四舊”時,周有光清理家中藏書,把線裝本《二十四史》等賣給舊書店,剩下的賣給廢品收購站。一部外版《世界美術全集》[詳細]

【赫魯曉夫:讓人們看看勞改營裡都干了什麼】1962年,索爾仁尼琴寫出描寫勞改營的小說《伊凡·杰尼索維奇的一天》。《新世界》的主編收到這篇投稿后[詳細]

熱點文章排行

  1. 新刊(12月上)
    左宗棠與胡雪岩
    政商關系典范
    清末變局,左宗棠和胡雪岩以低起點起步,分別在各自的領域風生水起:前者以幕僚做路徑成為耀眼的政治明星,最終封侯拜相﹔后者包辦政府採購、插手國家財政,開權貴資本之先河。高官對於資本的倚重,商戰對於政爭的影響,都前所未見……[詳細]

編輯推薦

關於我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