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文史專題|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蕭紅 越南排華 大老虎 核潛艇 胡耀邦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人民網>>文史>>學者客廳

日本學者杉山正明談蒙元帝國

黃曉峰

2014年07月31日11:02    來源:東方早報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蒙古帝國的解體,在不同地域呈現出不同的樣態,並不是一瞬間的全面滅亡。比如它在俄國全面崩壞后,又經過很長一段時間,俄國作為其自身才首次擁有了獨立性和一體性。俄國的學者盡量輕描淡寫地對待蒙古造成的影響,這並不正確。

杉山正明先生為日本京都大學大學院文學研究科教授,專治蒙元史、中亞史,著有《疾馳的草原征服者》《蒙古帝國的興亡》《忽必烈的挑戰》等歷史專著十余部。他的學術觀點經常出人意料,引發很多爭議。《上海書評》曾刊發姚大力教授的《一段與“唐宋變革”相並行的故事》(2013年1月6日)、羅新教授的《元朝不是中國的王朝嗎?》(2013年8月11日)等書評,對他的看法提出商榷。此次且看杉山正明如何回應這些質疑。

 

您在著作中說元朝不是中國的王朝,似乎在暗示“中國”就等於“漢人居住的地區”。但是任何一個“中國的王朝”都不是單一民族的,而是一種包含了少數民族居住地的混合政體。是否遼金元史本身在給我們暗示出對“中國”的另一種理解?

杉山正明:首先,中國的領土隨著時代變遷逐漸變化,從整體來看不斷擴大,最終才保有了現在的廣大領域。另一方面,中國歷代王朝並非每個都是由相同的人種群體所構成,而是由復雜多樣的人群與地域集合而成。總之,說中國是由各類人群在歷史演變過程中聚集在一起而形成的多元復合體,恐怕再恰當不過。實際上,這一特性並不僅限於中國,它還是貫穿了整個人類史的共通點。當今中國存在五十多個民族這一事實,或許可認為就是其証據吧。

從結果看,蒙古帝國雖出現在中華本土的北方,但卻有著軍事共同體的傳統﹔那些以游牧民為主體的軍事共同體此前已經建立了若干王朝。這些軍事共同體多次侵略所謂的中華大地,在成功征服並實施統治后,出現了一支人類史上罕見的強大的軍事力量,以及以此為基礎的超大領域的支配。這支軍事力量吞並了擁有巨大人力資源的中華領土后,一方面將其作為統治的中核重心地區,另一方面活用中華本土的經濟、產業與技術等力量,結果它不僅囊括了東亞,甚至將更為廣闊的區域納入其陸上版圖,規模為人類史上之最。若詳述其佔有的領域,中亞的草原地帶自不必說,還包括偏北方的俄國、廣義上的伊朗及其周邊、現在中東的東半,甚至延伸到現在歐洲的西部,可以說佔有了亞歐大陸的大半部分。

其實,更早於吞並大陸前,蒙古已開始嘗試海上擴張了。眾所周知,它曾兩度侵略日本(兩次都遭遇失敗,還策劃了第三次侵略)。它除了向越南、佔城國和吳哥王朝一帶,以及現在的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斯裡蘭卡等國方面數次派兵征伐之外,還與攻入伊朗方面的旭烈兀國(忽必烈弟弟的所建)聯合,在從東亞海域到現伊朗方面廣大的印度洋海域上,採取了直接控制東西海上航線的種種嘗試。作為這一野心的結果,蒙古軍還對現在屬於印度尼西亞的滿者伯夷政權發動了相當正式的海上攻擊。順提一句,伊本-白圖泰等的記錄,可以為這一史實提供有力的參考。提到“海道”,人們通常認為是西方人所開拓﹔但實際上,杭州、泉州、廣州等忽必烈直轄的大元朝治下的港口城市,以及旭烈兀國所控制的波斯海岸一帶的海灣城市,包括印度次大陸的東西區域,其存在是人類史上劃時代的標志。

總而言之,在大陸與大洋的西方,蒙古帝國展開了歐亞非一體化的擴張道路。再考慮到以達·伽馬為首的歐洲人在印度洋的海上探險,以及蒙古之后的明清時代日益顯著的海上航行,可以說一種前所未有的擴張主要是從亞洲方面展開的。這一點更值得我們注目。

若綜合考慮上面的說法,那麼“元並非中國王朝”這一觀念或許可說是對錯各半。但作為接收中華領土的結果,蒙古政權進一步充實、擴大了中華本土,這一點卻是明白無誤的事實。也正因為這一點,蒙古以后的明清兩代政權,才得以保持了遼闊的版圖。而另一方面,蒙古帝國作為一個聯合體,領土確實遠遠超過了中華國界,橫跨了由四個屬國構成的超大區域。或許可以說,在十三、十四世紀有關蒙古和中國的關系方面,呈現出了一種二律背反的側面。

如果說“唐宋變革論”主要是基於中國中心的歷史敘述的話,那麼是否有可能在“唐宋變革”和“北族王朝史”之間找到一個歷史敘述的平衡?

杉山正明:迄今為止的研究,動輒從相互對立的角度來把握唐宋變革論和北族王朝史。而實際上,如田余慶所注意到的一樣,在拓跋政權和其后的中華世界中,多民族化和多元復合文化是顯著同時進行的。其實,唐宋變革是令人刮目相看的演變。與這種變革的成果同步,北族王朝這一軍事優先的混合體,實際也形成了組織。結果,這兩種變化並行不悖,相互影響,共同向著下一個歷史階段前進。

高度評價南方繁榮的文化區域和那裡的“文明主義”,而貶低北方的粗野和武力的軍事優先主義,這不僅是中國學者的通病,日本的中國史學家也有此傾向。所以,綜合地把握兩者,進而描畫出一幅時代的立體畫像,此點非常必要。也隻有如此,才能體現出歷史研究者的真正水准吧。至少我認為,圓融無礙地將以上特征納入歷史敘述,是十分可能的。也惟有那種敘述,才是歷史的原貌。

如果說我們可以在世界史的視角下來理解蒙元王朝的成功,那麼應該如何在世界史的視角下來理解蒙元王朝的失敗和迅速崩潰?蒙元的崩潰是許多偶然因素的集合,還是有一些內在的必然性?

杉山正明:蒙古帝國的解體,在不同地域呈現出不同的樣態,並不是一瞬間的全面滅亡。比如它在俄國全面崩壞后,又經過很長一段時間,俄國作為其自身才首次擁有了獨立性和一體性。俄國的學者盡量輕描淡寫地對待蒙古造成的影響,這並不正確。毋寧說,俄羅斯直到近日,還背負著蒙古統治下的深暗陰影。從這點至少可以說明,蒙古對俄國的支配,並非“短期內的失敗”,而是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再比如,伊朗、中東方面的旭烈兀國(伊利汗國俗稱),從表面上看已經解體,但繼承了其大部分區域的薩法維王朝,實際隻不過是蒙古的后繼國家而已。而作為其后身的卡扎爾朝,亦是如此。更有史實說,在以成吉思汗后裔之“駙馬”聞名的帖木兒取得統治權后,從歐亞大陸中部開始,擴張至俄羅斯及中東地區。如果他能多活一兩年,也許這員老將率領的騎兵就要踏進永樂帝統治的大明帝國的領土了。

話又說回來,以蒙古帝國為中心的大元朝(即中國立場下的元王朝),看似比任何一個蒙古帝國的屬國滅亡得都快。比如前面提及的永樂帝,通過佔據舊元朝的軍國體系,做上了皇帝。如此觀察,我們是否應該說,元王朝是在短期內覆滅的?不過,蒙古帝國的各個屬國存活時間雖長短不一,但它們都在亞歐大陸東西各個方向留下了深刻的痕跡。比如,眾所周知,發兵自察合台汗國的巴布爾,創立了橫跨阿富汗到印度的廣闊帝國。作為一支蒙古政權,它與英國對印度的統治相互重合,同以泰姬陵為首的著名建筑一起,長久存於后世。

綜上所述,“元王朝的失敗和迅速崩潰”,隻能說是一種著眼於中華領域的觀點。而在歐亞史和世界史中,蒙古帝國則具重大意義。倘若眺望現在的北京,北京也好北京城也好,其實絕大多數建筑物和城市建設,可以說都是蒙古帝國留下的遺產。總之,我們不得不說,“元王朝的失敗和迅速崩潰”這種說法,多少有些片面。另外還有一點不可忽視。就十三、十四世紀的科學水准而言,當時的運輸、交通、通信系統還很不發達,難以支持橫跨歐亞東西大陸這樣一個巨大帝國和巨大體系。但是,當時的蒙古勢力不僅涵蓋了大海,還控制了歐亞東西大陸的相當大的部分,顯然,這在人類史上是一個巨大的飛躍。

分享到:
(責編:張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