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文史專題|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蕭紅 越南排華 大老虎 核潛艇 胡耀邦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人民網>>文史>>生活史

打更:古代報時手段 

 田慧敏

2014年08月19日09:43    來源:華西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古代的更夫十分辛苦,晚上不能睡覺,而要守著滴漏(一種記時的東西)或燃香(也是計時的東西),才能掌握准確的時間。

成都打更人(塑像)

 

人們常在古裝電視劇中看到晚上咚!咚!咚!——“鳴鑼通知,關好門窗,小心火燭!”咚!咚!咚!——“寒潮來臨,關燈關門!”咚!咚!咚!——“早睡早起,鍛煉身體!”的情意,這就是打更。

打更,在舊時成都,是個較為普遍的職業。在過去的成都,人們缺少精確的報時手段,晚上的報時就幾乎全靠打更的了。甚至很多農村城鎮都有打更的。那時候大家晚上少有文化娛樂生活,基本上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們聽到更夫的打更聲,便知道了時間,按慣例該做什麼,人們都過著一種按部就班的平靜生活。

別看小小的打更,還有許多門道。比如,打落更(即晚上七點)時,一慢一快,連打三次,聲音如“咚——咚!”,“咚——咚!”,“咚——咚!”﹔打二更(晚上九點),打一下又一下,連打多次,聲音如“咚,咚!”。“咚,咚!”﹔打三更(晚上十一點)時,要一慢兩快,聲音如“咚!——咚,咚!”﹔打四更(凌晨一點)時,要一慢三快,聲音如“咚——咚,咚,咚”﹔打五更(凌晨三點)時,一慢四快,聲音台“咚——咚,咚,咚,咚!”

打更節奏,總體來說是由慢到快,連打三趟便收更結束。但為什麼又不打六更(凌晨五時)呢?因為成都人早睡早起,五更一過便開始起床做家務了,“一日之計在於晨”嘛,就連皇帝也在五更天便開始准備上朝了。另外,還有種說法就是五更天鬼在串,此時不宜驚動他們以免影響他們回不到陰間而在陽間為禍,當然,這是古人的封建迷信了。古代的更夫十分辛苦,晚上不能睡覺,而要守著滴漏(一種記時的東西)或燃香(也是計時的東西),才能掌握准確的時間。

我聽爺爺講過,以前在成都的水井坊、同仁路、寬窄巷、順城街、春熙路等地,幾乎每一條街巷都有一個更夫,一般是夜深人靜之后,他手上提著一面小銅鑼一邊走一邊敲擊,同時根據時令、季節的不同,隨口喊出提醒居家百姓、店鋪商賈們查檢門窗、防火防盜等大家應該注意的事情。成都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打更人一般的裝備是馬燈、銅鑼、蓑衣、斗笠等,到了五六十年代后,又加了水靴、解放鞋、手電、和防身用的器物等。

有時在白天,這些更夫也要出現在街巷,一邊敲鑼一邊口頭傳達官府的通知,或是當地鄉長、鎮長臨時決定的簡單政務,如交稅、納捐、征收壯丁款的期限或召集百姓開會的時間地點等等,這些事務均由打更匠負責鳴鑼通知,這是古成都的一種信息專遞方式。尤其在署襪街、督院街和總府路更常見。

在大邑縣的西來古鎮曾有一個打更匠,名王福寶,他原是一個農民。1941年,川西大旱,赤地千裡,加之又是抗戰最艱難的時期,餓殍遍野,慘不忍睹。當時王福寶才十歲,父母被餓死后,他隨著逃荒的人流來到成都。他舉目無親,便在北門大橋幫人掀板板車,揀渣滓過活,形如乞丐,后經好心人介紹,到青羊宮警察分駐所當了一名打更匠,才勉強有口飯吃。據說王福寶在打更巡邏時,凡是遇到有乞丐、小偷一類人露宿在街頭或商鋪鋪門前、茶館爐灶邊,他舉起手中的鑼錘便打,嚇得這些人拔腿就跑。當然,到春節前后,他也給這些人一點吃的,告訴他們在哪裡討飯最“巴適”。

在雙流縣黃龍溪等地,至今還保留著在古鎮晚上打更的習俗,這讓無數上了年齡的旅游者體驗到一種久違的懷舊感,心中也覺得很是安全踏實。 田慧敏

分享到:
(責編: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