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深度·旅行|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鄧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蕭紅 越南排華 核潛艇 胡耀邦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人民網>>文史>>史海鉤沉

中共高崗絕密自殺內幕:牽連太多死了算啦!

2015年11月06日10:10    來源:環球網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那段時間,高崗經常在深夜與李力群長談,今夜談得更多,情緒也很激動。他講自己的經歷,講近幾年發生的事情,講他思想上的矛盾和疑惑等等。他說:“我這輩子做了不少對革命有利的好事,也做了一些對不起黨和人民,對不起你的事情。現在,我的問題牽扯到那麼多人,我怎麼對得起他們呀!不如死了算啦!”

毛澤東、高崗等人在天安門城樓上

在中共中央七屆四中全會之后,高崗被撤消了一切黨內外職務,管教居住。在此期間,他心事重重,焦躁不安,最終他以自殺的方式結束了自己僅僅49歲的生命……

1954年8月,高崗已被管教半年。他寫給中央的《我的反省》已交上去一百多天了,一直沒有回音。從7月初開始,電台陸續廣播各地人大代表的名單,他仔細地收聽著,注意是否有他的名字。他的心情越來越焦躁不安,終日心事重重,少言寡語,行為乖戾。8月10日左右,出現腸胃功能失調的症狀:腹瀉、消化不良等,但卻拒絕治療。

在中央決定對高崗實行管教的同時,還決定在樓上設一值班室,與其臥室僅相距四五米,並讓我(注:作者系原高崗秘書、管教組組長趙家梁)在樓上值班。我住在高崗臥室的斜對面,這樣,可以隨時注意到高崗的每一個微小變化,及時向中央報告,以免發生意外。但意外還是發生了。

事發經過

8月16日,星期天,晴朗無雲,熱氣襲人。

這天沒有學習。高崗吃罷早飯,便在樓上四處走動,從臥室到起居室、辦公室,從走廊這一頭到那一頭,又到值班室、衛士長臥室、秘書臥室……似隨便走動,又像在察看什麼。

上午11點多,高崗的妻子李力群從外面回來,匆匆上樓,6歲的小女兒告訴媽媽:“爸爸在房間裡弄什麼東西,一閃一閃的,還啪啪響。”李力群馬上去臥室,見高崗手裡拿著台燈的電線,站在裝有電插座的牆邊。

“你在這干什麼呀?”

“噢,沒什麼,看看這插座有電沒有。”

李力群一把奪過電線,又氣又急地說:“你呀,你呀,想找死呀!”

高崗很尷尬:“沒有的事……你去報告趙秘書吧,馬上叫人來把我帶走吧!”

李力群意識到高崗有自殺的企圖,但她怕刺激他,對他不利,所以沒有報告此事。湊巧,這天我輪休,副組長趙光華值班,李力群與他畢竟不如與我熟悉,這也是她沒有及時反映這事的一個原因。她只是更加倍警惕,不讓高崗脫離自己的視線。

午睡起來不久,忽然不見了高崗。李力群到處尋找,最后發現他在起居室的小樓梯下面。那裡是通往樓下大廳的過道,半年來一直封閉著,堆放了許多雜物,布滿蜘蛛網和灰塵。高崗去那裡,顯然很反常。

“你是干什麼!”

“我沒干啥,隨便下來看看嘛。”

“你想找死呀!”

“那你馬上去報告,叫人把我抓走吧!”高崗摸透了李力群的弱點。

李力群急得直跺腳:“你呀,你呀!”說著,把他拉了上來。

這以后,高崗拉著幾個人打麻將,李力群依然什麼也沒說。

下午6點,我回到高家,高崗拉我一起打麻將,一直玩到半夜。后來我才明白,他是存心不讓李力群單獨和我接觸,怕她報告白天發生的事情。

直到17日凌晨1點,高崗勉強吃了一碗稀粥,那是16日的晚飯,不久,就上床休息。李力群早已躺下休息。高崗卻毫無睡意,跟李力群談了很久很久。

那段時間,高崗經常在深夜與李力群長談,今夜談得更多,情緒也很激動。他講自己的經歷,講近幾年發生的事情,講他思想上的矛盾和疑惑等等。他說:“我這輩子做了不少對革命有利的好事,也做了一些對不起黨和人民,對不起你的事情。現在,我的問題牽扯到那麼多人,我怎麼對得起他們呀!不如死了算啦!”

在被管教的這半年裡,特別是7月以來,高崗多次講過“不如死了算啦”之類的話,因此,李力群還像往常一樣,沒有特別在意,只是反復勸慰他。

不知不覺間,時間已過了凌晨兩點半,懷著身孕的李力群實在太困乏了,她對高崗說:“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高崗重重地長嘆一口氣說:“睡吧……”

李力群回到自己的折疊床上,很快就入睡了。高崗卻毫無睡意,躺在大床上一動不動。突然,他坐起來,不知從何處摸出一大把“速可眠”膠囊,迅速塞進嘴裡。但要咽下這麼一大把膠囊,可不太容易。他下床,拿起水瓶倒水,卻發現水瓶已經空了。於是,他穿過洗漱間,來到值班室,向值班人員要了一杯溫水,一口氣喝了下去。這時,是凌晨3點20分。

他沒有覺察到,在黑暗與匆忙之中,有一粒膠囊失落在床上,正好被他壓在身子下面。

8月17日,星期一,又是一個大晴天。李力群一覺醒來,已是8點多鐘。她一面漱洗,一面招呼小女兒:“去把爸爸叫醒。”孩子連叫帶推,高崗毫無反應。她大喊:“媽媽!爸爸不理!”

李力群一驚,急忙扑到大床邊,一呼再呼,一推再推,高崗隻沉睡不醒。她驚惶地奔出臥室,猛敲我的房門,大聲呼叫:“趙秘書,趙秘書!快來,快來!”

正在看書的我聞聲大驚,慌忙出屋,因拐彎太猛,重重摔倒,爬起來又跑,沖進高崗臥室。接著,董秘書和值班室的同志也都跑了進來,圍到床邊。隻見高崗仰臥在大床上,蓋著一條毯子,呼吸沉重均勻,一動不動。

李力群繼續一邊推,一邊呼喊著。

我摸一下他的脈搏,很沉很慢,掰開他的眼皮,毫無反應。於是,我們分別向有關方面打電話告急、求救。

大約9點半,北京醫院的領導和醫務人員首先趕到,開始緊張而有序的搶救。

大家聚集在高崗臥室外,焦急地企盼著搶救生效。他的呼吸越來越慢,心跳越來越微弱,終於漸漸消失。

一位醫生將高崗的軀體側轉,發現他身下壓著一粒紅色膠囊,這正是他平時服用的“速可眠”。醫生說:“普通人吃8粒就有生命危險,常用此藥的,16粒也可致死。”他又察看高崗的背部,指著一片紅褐色的斑痕說:“這是死斑,是真死的症狀。”於是停止搶救。此時是上午10點17分。

11點左右,政務院秘書長習仲勛、中央組織部副部長馬明方、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一起趕到。他們來到高崗床前,看了仰躺著的遺體,聽了管教人員和家屬的簡單匯報,表情凝重,一言未發。臨走時囑咐我們:“弄點冰來,把遺體保護好。”

分享到:
(責編:王子一鳴、周斌)

更多>>